以色列实业家史代夫•维特海默(Stef Wertheimer)称,高科技企业家不是唯一能够达成十亿美元收购交易的人。维特海默认为,靠技术盈利无可厚非,然而国家应该鼓励更多企业家创办制造企业,正如其一手创建的刀具制造公司伊斯卡( ISCAR)。

在接受以色列时报专访时,维特海默对政府以牺牲工业和制造业为代价来推动高科技发展的政策表示惋惜。

他说:“技术固然重要,然而你会发现就算成功的技术类新创企业最多也只会雇用几十个人。技术行业永远不会像制造业那样对就业市场带来影响。”

维特海默在第33届以色列机械工程年会(ICME2015)场外接受采访时作出以上评价。在热衷移动技术、软件开发而不是制造业的以色列商界,这类会议十分少见。

但在一般的移动技术会议上,参会的几百家公司中没有一家可能会像伊斯卡公司这样在以色列北部的Tefen工业园雇用近3000名员工。而这个数字远不算多,伊斯卡在其世界各地的工厂雇用的员工达到了1.2万名左右。

维特海默说,以色列经济领域非技术类工人数量超过技术类工人,相比未来科技行业所能创造的就业机会,工业可能在这个方面会有更大的优势。

“我看到很多技术类公司在国内开发技术再卖到国外,但是我没有看到修建新的工厂。这一点让我担忧,这意味着我们没有创造可以保障以色列人幸福生活的就业机会。”

维特海默于1952年建立了ISCAR Metalworking公司,并一直是该公司的大股东。直到2006年,美国亿万富豪沃伦•巴菲特通过其Berkshire Hathaway投资公司,以50亿美元买下维特海默公司80%的股权。2013年5月,巴菲特又以20.5亿美元买下剩余股权。估计拥有50亿美元财富的维特海默是以色列富豪之首。

和维特海默刚开始创建伊斯卡的时候相比,时代已经不同了。那时盛行犹太复国主义的理念,人们甘愿更加努力地工作。“那时以色列人民努力让想法变成现实,学术界、政府和产业界对此以及对我们进行的其他建设国家的活动给予支持。”已步入耄耋之年的维特海默如此说。已88岁高龄的他比这个国家还要年长很多。

他说,随着时间推进,一切都变得更好了。以色列人也不再埋头苦干,而是转向“传统的”犹太职业——做买卖。在2000多年颠沛流离的时间里,基督教国家和穆斯林国家通常不允许犹太人拥有土地,因而犹太人苦心经营商业。学术界和政府也随大流,重点培养商业方面的人才。当以色列发现高科技的时候,企业家们争先恐后涌入各种技术领域,大学开始培养相应的人才,政府也成立项目来帮助他们。

工业和制造业在转变过程中丧失了地位。当被问及制造业岗位减少的问题,政策制定者们的回答毫无新意:中国。以色列就像美国一样,不可能跟亚洲那些依靠低工资和规模经济的国家竞争,因此连尝试竞争的必要都没有。“大规模”生产最好是选择高科技,凭借高水平的教育和技能,以色列在这方面享有优势。

但这个说法建立在错误的前提下,维特海默说,一个国家不一定要成为第二个中国才能在制造业领域竞争。

“有的国家能够把制造业转变成先进的技术领域。”他说,“韩国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他们的制造业就是靠发达的技术手段发展起来的。”学术界和政府分别培养这些行业所需的人才,并发放补贴、贷款和其他财政激励,从而支持制造业发展。

维特海默说,其他国家也成功地做到了这一点,就像芬兰、瑞士和德国。它们没有一个是第三世界国家,而且都有相当不错的生活水平和社会福利。”

他说:“我们有很多东西要向他们学习。”

2015年ICME的主持人为埃米尔•齐夫阿夫(Amir Ziv-Av)博士。他是一家以其名字命名的顶尖工程公司的负责人。

他说:“提升以色列在制造领域的竞争力对经济至关重要。许多国家为了节约成本纷纷将制造业转移到亚洲地区,对于一个国家而言这并不是理想的解决方案,而且对制造业者也往往不是最好的出路。以色列的制造业还有很大的提升效率的空间,可大大降低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