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以色列国家审计长在一份报告中批评道,以色列军队的大部分地面作战部队,即其预备役部队都没有得到充分的训练,甚至可能无法完成战时任务。

“训练时长、内容以及方式都不能保证预备役部队完成所有必备技能的训练,也无法达到作战时要求的熟练程度。”国家审计长约瑟夫•沙皮拉在一份国防部检查报告中写道。

他进一步指出,这一事态的发展可能会影响部队“完成任务”的能力。

以色列的常备军规模相对较小,因此发生战争时,或在执行大规模军事行动时,以色列政府会召集预备役部队支持战斗部队,而这种情况在以色列每一次战争中都会出现。

然而近年来,由于军队预算在国家预算中所占比例减小,预备役部队的训练内容和强度也出现缩水。军队预算在赎罪日战争(又称第四次中东战争)后一度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8.7%,而2012年仅为6.7%。

预备役部队缺乏备战能力在2006年第二次黎巴嫩战争中表露无遗,引起了接下来几年的训练热。但2012至2013年,由于预算紧张,军队再次决定减少预备役部队的训练。

该报告指出,2013年期间,地面作战预备役部队只完成了旅部训练的半数目标,而营部训练目标只完成了四分之三。

2014年六月,所有预备役部队训练都暂停了数月,直到最后一个季度才恢复训练。

该报告引用国防部长摩西•亚阿隆的话表示,2014年六月,由于“严重的预算危机”,“预备役部队及其备战训练正遭遇灾难性的严重打击。”

国防军对该报告作出回应称,此举是“为了实现训练效率最大化”,从而在预算受到限制的情况下满足军事需要。

在对审计署报告表示欢迎并承诺“给出必要的答复”后,军方声明表示其“正在努力”为2015年预备役部队训练设立专项基金。

审计署报告分为十章,不仅调查了以色列航空公司以及负伤退伍军人的治疗情况,还对以色列敏感地带的持续保护不力发出警告,而这些地区或将成为以色列未来武装冲突的目标。

调查结果表明,“虽然民众受到的威胁越来越多,但应对这些威胁的措施却没有实质的进步。”

沙皮拉还发现,自2004年以来,以色列国防部所做的工作主要以理论为中心,“还没有采取切实的措施”,尽管以色列敌人已经把后方而不是以色列部队作为首要攻击目标。

审计署办公室一直认为,就这一点而言,第二次黎巴嫩战争也为以色列的领导者敲醒了警钟。

2007年七月,即第二次黎巴嫩战争爆发后一年,当时的国家审计长米哈•林登史特劳斯就后方备战情况发布了一份报告。他写道,在持续34天的战争中,“很多错误”显然是政府以及若干安全部队在处理敌方向以色列平民发动的持续攻击时犯下的,“其中一些错误造成了非常可悲的后果”。作为补救方案,政府应该成立一个“中央和全国性质的组织”,“在平时以及紧急状况下统管后方事务,包括制定协议和部队架构建设及训练”。

2011年,出于上述原因以及政治权益,以色列政府成立了国土防卫部。该部门有自己的预算、员工和办公室,但不具备立法权力。

三年后,该部门由于几乎毫无建树,部长于2014年四月辞职,该部门也随即解散,成为了历史。

如今,为了让国防部切实履行保卫后方家园的职责,沙皮拉督促内塔尼亚胡总理为以色列敏感地带制定防御政策,并让国防部指派一人负责该项目。出于“保护国土安全”的考虑,他在公开文件中省略了建议的具体细节。

沙皮拉与其被视为内塔尼亚胡对手的前任相比更显温和,他建议以色列国防部办公室主任为地面作战预备役部队设立最低训练预算,还建议国防部长批准提出的相关要求并将其提交至内阁和议会的外交和国防委员会。沙皮拉写道,“如果不这么做,议会和各级政治阶层对预备役部队备战情况的监督能力将会被削弱,而预备役部队的备战能力也无法达到(法律 )要求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