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国家审计长在5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直指以色列各医院床位以及医疗设备严重短缺的问题,表示该境况已把500多名病人的性命置于危险之中。

这份措辞严厉的报告猛烈抨击医疗卫生系统缺少合格的急救医护人员以及医院环境过度拥挤,并表示在人满为患的医院里,不仅无法保障病人的隐私,还增加了患者感染的风险。

该报告还指出环保部没有切实执行防污染法律。

国家审计长约瑟夫•沙皮拉在提交给以色列议会议长尤利•埃德尔斯坦的报告中控诉道:“由于医院病床短缺,500多名病患正面临着更高的死亡风险。”

沙皮拉写道,急救专科医生在职率仅达30%,而剩余的职位空缺均由其他专科医生填补。他表示,填补空缺的其他专科医生“认为因急救专科医生紧缺导致的误诊是部分病人死亡或残疾的原因。”

审计长发现,未达标的住院条件也是医疗卫生系统的一大问题,不仅导致病患的隐私权得不到保障,还增加了感染的风险。沙皮拉还提及医院缺少合适的病服,并表示部分医院供应的食物是凉的。由于病房短缺,医院还常把病人安置在走廊或者甚至是餐厅看诊,而且在公共区域有时也没有挂上保护病人隐私的床帘或窗帘。

该报告表示:“上述住院条件根本无法保护病人隐私,不仅有损病人尊严,还会将病人置于不必要的危险之中,如遭受感染等。”

近年来众多电视报道表示,由于病房稀缺,老龄病人也只能睡在医院走廊的病床上,而且病房收纳的病人已远远超过其承受能力。随后,沙皮拉也发布了这份报告。

该报告还指出了内科可悲的现状。医生经常超负荷工作,而且以色列每百万病人就得共用三台核磁共振仪,相比之下,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平均水平为每百万病人共用14台核磁共振仪。

以色列高超的医疗技术吸引了一大批海外“医疗旅游者”前来找技术精湛的外科医师看病和进行复杂的手术。沙皮拉表示,“对医疗旅行者的接待降低了综合性医院对本国民众医疗服务的质量。医院本就设备紧张,而且首要任务是为以色列公众服务,但医疗旅游却占用了医院的资源和基础设施。”

沙皮拉还支持环保组织的观点,批评环保部未能切实执法,管制工厂遵守法定排污量。

该报告表示,环保部未能履行监控排污的职责,没有在权限范围内对违法工厂采取惩戒措施,包括罚款以及法律措施等。

该报告提及的问题厂家包括海法的工厂,而海法成了最近几次示威活动的风暴中心,当地居民出于对自己健康的担心,要求政府减轻污染程度。示威活动爆发前,卫生部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当地居民尤其是儿童惊人的高患癌率和污染有关

环保部可依据四年前颁布的《空气清洁法案》对工厂进行处罚。该部门通过测试样本来监控污染排放量,而样本应由工厂提供或由环保部视察员突击采集。

根据沙皮拉的报告,上述两种方式都未采集到足够的样本。例如,2013年视察员并未对海法地区的工厂进行突击检查,此前两年的突击检查次数仅为环保部工作计划的一半。

沙皮拉写道,环境保护部没有利用自己的权力处置违法工厂,尤其是法律措施,法律措施通常有着更大的震慑力,因为环保部可追究工厂管理人员的个人责任。而将近一半的调查活动最终都发展为非法污染法律诉讼案件,而这些诉讼都是对海法地区的工厂提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