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情况下,提供几乎免费的场地、免费的创意、免费的帮助并保证行动自由——对于一个有抱负有创造力但资金不足的初创企业而言,这听起来好得令人难以置信。

但是灯塔创新(Lighthouse Innovations)加速器的确是真实的。加速器部分项目由企业家和“超级天使”阿莫斯•塔默尔(Amos Talmor)带领。

“以色列还有其他加速器,都有各自的作用和目的。我们的目的不仅仅是建立一个加速器,还希望能建立一个科技社区,从而让以色列科技不局限于特拉维夫到荷兹利亚市这片地区,扩大其发展范围,并将更多的具有创造力的人才汇聚在一起。”

入选Lighthouse的公司需要交纳名义上的会员费用,但符合条件的企业将会免费获得会员资格,还将享受由Lighthouse提供的价值高达100万美元的服务。不符合免费资格的企业每月则需交纳75美元的会员费,相对而言也几乎是免费。

这种免费模式使得Lighthouse在以色列乃至世界各地的加速器中独一无二。不同于与其他加速器,参加Lighthouse的企业在加速器内想待多久就可以待多久;加速器不设毕业日期(有演示日,但企业也是在准备好了的情况下才需要参与);除了企业或者企业家和导师私下制定的目标外,没有设置要求达到的任务或者目标;此外,也不会为了给新企业让路而给原有企业施加加速压力。

“我们认为,如果一家初创企业将每件事情都做正确了,会在合理的时间内自主决定从加速器毕业。”塔默尔说,“但不同人对‘合理’有不同理解,我们希望确保企业在离开加速器之前已经准备好进入市场。”

为了帮助企业做好准备,Lighthouse提供一系列广泛的服务,比如提供帮助初创企业完善技术的导师、市场营销计划以及吸引客户的方法。导师中有部分在以色列高科技产业中享有盛名,比如什洛莫•纳塔夫(Shlomo Nataf)、哈尤特•优格(Hayut Yogev)、利奥尔•库查维(Lior Cochavi)、朗•纳巴罗(Ron Nabarro)教授、米里亚姆•赖纳(Miriam Reiner)教授、沙伊•希勒(Shai Shiller)以及律师约纳坦•克林格(Yonatan Klinger)。

塔默尔本人在这个行业中有很丰富的经验,在比如ECI 等其他公司从事过管理工作,在TipRanks、Saguna、Covertix、 Koranga、全球ePay、Storewiz、Kenshoo、HopON、 Simple Order 等其他公司从事过投资工作。

“Lighthouse的企业和企业家可以利用的资源有:一个有效的生态系统、我手头上丰富的联系和其他有关联的个体。这些联系将会有助于连接初创企业和投资者,同时我们也会帮助企业给投资者留下好印象。”

Lighthouse为会员、企业家和初创企业免费提供超高速无线网络、云存储空间、会议室、秘书服务、厨房服务和无限的咖啡。而法律服务、私人会议区域和其他先进的设施需要额外付费才能使用,但大多数早期的初创公司不太可能需要用到这些服务,塔默尔表示。参加该项目的公司不仅在物质上收益,在精神上同样如此。塔默尔的投资合作伙伴伊杜•马诺尔(Ido Manor)表示。

“这是一个协作的空间——我们对参与者唯一的要求是他们以团体为先,并参与到周围发生的一切当中。我们在商务、管理和其他问题上进行小组讨论和研讨会,这将有助于让参与企业变得更好更强。我们的经验证实了一加一等于三——合作和协作越多,团体会越强大,个体初创企业的收获也更多。” 马诺尔说。

“我们不是一个房地产公司,从我们收取的费用或者提供的免费服务来看,大家都能清楚知道我们的目的不是从中获利。我们的目的在于建立一个可以促进创新的生态系统和环境,建立一个可以为企业家提供丰富的活动和支持的中心基地。” 马诺尔说。

经营这个占地1500平方米的全新基地(位于Ra ‘anana工业园区,,4月将正式落成)的资金来自马诺尔和其他众多的投资者以及企业家。和马诺尔一样,这些投资者和企业家都决心提高以色列创业生态系统的成功率。基地可以容纳大约350人,有个人企业家也有小型的早期创业公司,公司数量有100家。

“资源先到先得。几个星期前我们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个帖子,随后收到了非常多的请求,这是件好事,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从申请人中挑出有想法的优秀团队,帮助他们在加速器系统下迅速发展。”塔默尔说,“其他加速器有的设有严格的技术模式,比如项目内所有的初创公司都属于医疗技术领域,其中大多数还收取远远高于我们的高额费用。甚至在某些科技公司举办的免费加速器项目中,初创企业的股份会被作为酬劳分给为其提供帮助的公司。”

“有太多规则需要企业家去遵守,这阻碍了他们的创造力。我们的想法是创建一片企业家可以专注于他们的项目的乐土,在他们创造的时候满足他们的物质需要。”他补充道。

至于回报,塔默尔表示,需要等待初创企业继续发展取得成功才能知道,如果企业愿意和他以及其他投资者分享成果,就是最好的结果。

“我们并没有希望收回投资,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塔默尔说,“但如果我和我们的合作伙伴投资了正确的公司,回报可能是这个项目投资的许多倍,所以我们肯定会积极投资参加Lighthouse的企业。”

虽然以色列有许多加速器,塔默尔认为Lighthouse发展这种模式的时机已经成熟。“以色列是一个创业国家,但有关数据显示绝大多数初创企业都在起步阶段就夭折了。” 塔默尔说,“100家企业里面可能只有两家最终会取得成功,这对我来说是一桩丑闻,也是一场悲剧,因为我们有能力提高这个数字。这就是Lighthouse的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