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特拉维夫年轻人计划缓解以色列住房危机,发展过去被人们忽视的以色列边远地带。“诺亚行动”(Noah Initiative)的本•托普尔(Ben Topor)表示,他们计划作为一个社区团体迁往偏僻的内盖夫奥法基姆小镇。

“我们想要发起一场全新的运动,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在奥法基姆小镇找到了解决办法。”托普尔表示,“我们是想创立一个组织,开辟一个新地区,为年轻人提供住房的同时也为国家发展做贡献。”

从收入水平和生活成本的比例来看,以色列可以说是全球住房成本最高的国家之一。在以色列人口密集的中心地带购买一套房子或公寓已经超出了许多民众的能力范围。自2006年以来,以色列公寓房价一年涨幅高达6.23%。现在,以色列人要想在本国买一套房需要花费大约148个月的工资;而法国一套房的价格相当于法国人76个月的工资,美国一套房的价格相当于美国人66个月的工资。特拉维夫一套普通三居室公寓售价314万谢克尔(约合83万美元),而特拉维夫一间不贵的公寓首付款也要40万谢克尔。与此同时,自2008年以来,以色列的房租也已经上涨了约60%,特拉维夫房租上涨幅度更是超过了72%。以色列全境总人口约800万,其中住出租房的人口超过200万。

2011年,在社会公正抗议行动中,这一问题更是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当时,一群年轻的以色列人在特拉维夫市漂亮时髦的罗斯柴尔德大道和以色列各地搭起了帐篷营地,对以色列的高昂房价发起了抗议。约有40万人最终参加了这次示威活动。

2011年抗议活动期间,现年28岁的托普尔正在特拉维夫大学学习经济学和东亚研究。此前,他曾在以色列国防军情报部队研究部门呆过六年。他说,他提交过一篇关于年轻城市和新城市是如何加速国家经济发展的研究报告。他和一些朋友一起,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以色列边远地带创建一座全新的城市,向年轻人提供更多他们买得起的房屋。

他们把这个计划称为“诺亚行动”( Noah Initiative)。托普尔说,在希伯来语中,“Noah”意为“舒适”。这个词代表了这个团体希望在以色列住得舒服一点的愿望。而且,他们一开始是在特拉维夫市的Noah咖啡馆设计这一计划的。此外,这个名字还寓指圣经里的诺亚方舟,他们希望能够带上一对一对的夫妇搬去新社区。

他向他的朋友和在军队里认识的熟人说了这个想法,接着又见了一些政府官员。

他说:“当时他们把我们的想法丢了回来。”

毕业后,托普尔在特拉维夫市Cukierman投资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他的企业家精神给这家公司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部分原因是他打造的“诺亚行动”计划。托普尔说,他是在一个富有企业家精神的家庭中长大的。他的父亲是一个拥有许多专利的发明家,比如电脑休眠模式就是他父亲拥有的专利之一。

2012年,他开始在Cukierman担任分析师。现在,他已经成为了公司绿色技术部门的负责人。公司重点关注国外投资,其中大部分投资方都在欧洲、美国和中国。绿色技术这类领域的以色列工业公司通常很难找到投资方——投资方通常都是非常专业的人士,而且所在地往往不在以色列,托普尔如是说。今年,福布斯以色列版将托普尔列入了“30位30岁以下的年轻人(30 Under 30)”榜单。

Cukierman帮助这些以色列公司制定战略、与外国投资方取得联系,从而帮助他们获得投资、实现收购并购。

“以色列投资资金很多,但是这些资金主要都投入了计算机网络领域,特别是技术和通讯领域。因此,对于工业领域清洁技术行业的以色列企业而言,在国际市场上筹集资金就更难了。”托普尔说,“以色列有许多创新,但是他们没有赞助方为企业提供资金。”

托普尔学过中文。他说,中国最感兴趣的还是投资、收购农业等传统行业的成熟企业,这部分是为了缓解中国经济的下滑。Cukierman就设有Catalyst基金,投资那些符合这一中国市场模式的以色列公司。

托普尔在Cukierman积累的绿色技术方面的工作经验如今为他开展“诺亚行动”计划提供了帮助。现在,这一计划的目标已经不再是完整建立一座新的城市了,而是在毗邻内盖夫北部奥法基姆小城(这座城市有约2.4万人口)的地方打造一片有约1,100个住宅单元的新住宅区。此前,“诺亚行动”团队得知这座城市正在建设一个火车站,而火车站周围的地区相对而言还有待开发。

托普尔说:“我们正利用一扇现在刚刚打开的机会之窗。以前,火车还没有通到南方,内盖夫北部去年之前都一直没有通火车。现在,如果有人想要在特拉维夫市工作,他们就能在内盖夫和市中心之间通行了。”

托普尔表示,他们想要打造一个绿色社区。比如说,这个社区计划使用利用废水的水利基础设施,而且届时整个区域都会进行有组织条理的安排,以便居民在大多数情况下通过步行就能前往周边地区。

这个社区将会被命名为“诺亚之城”(Noah Quarter),社区内将会有774套公寓和330个住宅。公寓平均售价65万谢克尔(约17.2万美元)。近期,政府批准了这些计划,组织者们正在与奥法基姆市政当局协商。他们希望能在一年后开始建设——如果在那之前他们能够拿到所有的建筑许可的话。

托普尔说,相对而言,目前边远地带的居住成本人们还负担得起,不过,“诺亚行动”正在计划作为一个已经成型的年轻社区一同搬迁至新住宅区。

“这个计划创新的点就在于社区的规模大小,”托普尔说,“我们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年轻人群体,人数有数百人。这是一个社区集体迁移的举措,这很让人兴奋。”

目前已有约600人登记注册,表示要搬到这一社区了。他们现在正在启动一项已经得到资金支持的推广活动。登记签约者平均年龄为28岁,其中有大约一半都是来自以色列中心地带的民众。

一开始,有些人对于吸引年轻人从以色列中心地带前往边远地带,从特拉维夫前往较少文化出路的地方这一行为表示担忧。这一计划或许可以和一群曼哈顿人集体迁往宾夕法尼亚州郊区地带的行为相提并论。不过,托普尔说,以一个社区为单位进行搬迁并创建某些东西这一想法已经引起了人们的兴趣。

“现在,由于火车站的存在,人们正逐渐接受居住地距离市中心一小时路程远的事实。所以说,就算有人在特拉维夫工作,而且想过高质量的夜生活,火车也足以实现他的这一愿望了。这里距离特拉维夫路程一小时,距离下一个火车站所在的城市贝尔谢巴路程15分钟。”

目前,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负担得起的房价是最有吸引力的一点。不过,这一计划的长期目标还包括帮助更多像奥法基姆这样的偏远地带更加偏僻的社区。大卫•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以前常常提到他对内盖夫地区发展的高度期望。“诺亚行动”网站引述了他说过的一段话。

托普尔说:“(我们的)首要目标是帮助年轻人买到他们买得起的房子,而第二个目标则是要发展以色列这个国家,帮助需要年轻人和新鲜血液的边远地带。”

一些签约登记了的人现在已经在奥法基姆生活了,托普尔说,他们是受到“诺亚行动”的启发才住到这个地区来的。目前这里的居民们对于增加这一迁移活动会给这一地区带来的社会和经济价值很感兴趣。托普尔还没有听到过有人担心这一地区房价上涨或者已经住在这里的人会受到任何潜在的伤害。

“诺亚之城”第一批居民大多数都是在特拉维夫市或贝尔谢巴市工作的,但最终,这一社区计划成为绿色技术的孵化器,帮助发展内盖夫地区。

托普尔说:“我们想要吸引水、农业和可替代能源等绿色技术方面的企业家,因为我们认为,内盖夫地区对于这些技术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这里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是太阳能技术创新的绝佳之所。”

此外,国外还有一些投资方有兴趣对这一社区进行投资,包括来自中国的投资方。

托普尔表示,如果能够成功的话,他们的这一模式可以在任何地方实施。

“对于其他边远地区而言,这会是一场概念上的印证。”

身为一名土生土长的特拉维夫人的托普尔说,他自己未来将会搬去内盖夫地区,他对此感到很荣幸。

————-

相关阅读:

以色列计划在内盖夫沙漠建11座新城

以色列国防军南迁带动就业、消费及人口流动

以色列南部城市数千人抗议裁员 呼吁政府加大投资

以色列投入10亿美元在内盖夫建太阳能发电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