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住房市场已完全失去理性。以色列人根本买不起房,租房价格也一路疯涨。在特拉维夫的一些地区,房价仅仅在过去2到3年便翻了一番。

走运的话,花上50万美元,你可以在耶路撒冷的中心位置购买一套光线充足,60平米带两间卧室的公寓。在特拉维夫则更贵一点。对于一个夫妻双方平均总月收入为2万谢克尔(略高于5千美元)的以色列家庭来说,这样的房价遥不可及。

以色列财经媒体环球报的一项调查发现,一套五室公寓的价格是以色列平均工资的191倍,而在经合组织(OECD)国家这个数字是96。这还是2012年的情况。

多年来,以色列的官员没有腾出更多的建筑用地来根除这些问题,而是草率推出一系列计划,表面上看是为了降低房价,实际上令房价不降反升。

他们通过抽签方式给年轻家庭购买经济适用房的机会,并且要求房产商建造一定比例的廉租住房,才能获得新项目的建筑权。

以色列财政部长摩西•卡隆(Moshe Kahlon)推出了一系列针对投资买房的税收,这不可避免地进一步推高房价。这些税收也促使那些有资金的以色列人转而投资海外房产。每次有以色列人在本国购置新房或装修,都能为建筑师、建筑工人、电工和水管工人带来工作机会。反之,如果他们到海外投资房产,这些工作机会也将流失。

市场混乱

许多位于主要社区的房产土地权为不同教会所有,这使以色列住房紧张形势雪上添霜。这些土地有的租期很短,到本世纪30年代初到期。但是,没有人确切地知道土地到期之后的情况。也没有人知道到时能否以可承受的价格续期。在这种过渡时期,城市许多这样的房产越来越难以出售。购买这种房子意味着未来可能需要支付更高的费用,购房者怎么可能花一大笔钱冒这样的风险呢?结果就是,房屋供应越来越少,价格越来越高。

此外,耶路撒冷市政府无法劝说本地房产的外国业主出租房屋。你可能认为这些外国业主是其他国家的犹太复国主义者,为了团结起来,他们想在耶路撒冷购置房屋,以此在这个复兴的犹太主权国家分得一杯羹。他们可能会在每年的大型犹太节日抛开日常生活琐碎,来到这座圣城做短期停留。如果你确实这么想的话,市政府就会迫不及待提出异议。在他们看来,这些海外业主是危险的侵入者,远非以色列的爱国者。他们把海外业主那些空荡荡的房屋称之为“幽灵公寓”。多年来,市政府尽力劝说外国业主至少把房屋租出去。租给谁呢?租给学生。好像这样一来,业主真的就会把这些地处圣城耶路撒冷、价值几百万美元的房屋租给学生,并且希望这些学生保持房屋原样。哦,对了,还希望他们每年搬出去两三次,每次几个星期,因为业主想回来过逾越节、新年和/或住棚节(均为犹太节日)。

市政府现在想到一个办法,就是检查水电费账单,这给外国业主带来更大麻烦。如果账单费用过低,意味着业主没有充分利用房屋,需要缴纳的市政税率更高。是的,你没看错,业主几乎没有享受过市政服务,但需要支付更高的市政税。

解决方法

而事实上,以色列的住房危机有法可解,而且方法相当简单,简而言之:建造更多房屋。

方法就是这么简单。简化行政手续,腾出建筑用地——不仅是在中部城市特拉维夫和耶路撒冷这些人口密集、绿地空间严重不足、住房需求很高的地区,而且也特别应该在北部和南部地区建造房屋。首先按照以色列首位总理大卫•本-古里安一直主张的方法:移民至南部的内盖夫地区,那里的面积占以色列国土总面积的55%。受富有开创精神的本古里安大学的推动,该地区中心城市贝尔谢巴正经历转型。而军队逐渐把多项训练和后勤活动转移到南部,也正加速其转型。内盖夫目前虽然有大片施工,但仍蕴含着巨大潜力。政府还将进一步优化交通基础设施,分配土地建造房屋。

本-古里安一直认为这是战略所需。实行上述措施将给以色列带来巨大好处,符合本国根本利益,将减轻中心地区的房价压力,逐步恢复市场理智,让更多的以色列人买上房子,加强他们的个人安定感,从而更加坚定地扎根于以色列。这项措施也将为偏远地区带来更多基础设施和行业。这些地区远离市中心,被戏称为“边缘地带”。实行这项措施,将消除人们的顾虑,特别是在内盖夫地区,人们担心国家正失去对部分地区的人口控制。

如果以上这些看似常识,那么你可能会问,为什么现在不实行呢?几年前又为什么不实行呢?原因在于能力不足、目光短浅、某些行业的特定利益关系和腐败问题。

一方面房价不断攀高,另一方面新建设项目的土地分配程序冗杂,效率低下,带来的后果便是,多年来,越来越多的以色列人横跨“绿线”,前往约旦河西岸地区定居点和1967年后建成的,地处扩张后的耶路撒冷的犹太社区。

多年来,耶路撒冷贝京高速一直在延长,穿越首都各个地方变得更简单、更快捷。如今,你可以驱车从特拉维夫向南,进入443公路,经过Modiin (以色列中部小城市),轻松进入邻近的定居点,然后直接开上贝京高速,继续穿过耶路撒冷来到南部于1967年之后建立的吉洛(Gilo)社区。只有一个交叉路口隔开了贝京高速和一条隧道,这条隧道往南延伸出耶路撒冷,通往西岸地区的一个定居点古什埃齐翁和西岸城市希伯伦。该交叉路口目前正在建设中。

交通与住房政策一样:以色列的政策制定者抱怨高房价,推出的税收又起了反作用,却坚决限制国内建筑用地的配额,但同时又增加了“绿线”外的经济适用房。认为住房危机是更深层次的政治计划的一部分,这也许情有可原。在以色列——特拉维夫,耶路撒冷,加利利买房,还有比这更彰显犹太复国主义吗?莫非以色列政府多年来实际给出的回应一直是这样:到西岸地区的定居点买房?

这样可能出现的后果是,使“绿线”外的人口增长到危及以色列境内人口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