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世界首批关注心脏病和睡眠窒息症之间存在联系的企业之一,目前全球只有Itamar Medical为心脏科医生提供了监控、治疗和管理患者睡眠窒息的平台。

首席执行官吉拉德•格里克(Gilad Glick)表示,该平台受到了心脏科医生的欢迎。

“经过多年支持心脏病和睡眠问题之间存在直接联系的理论后,医疗机构认可了我们的想法。世界各地的心脏科医生也踊跃参加了我们就这个课题在特拉维夫举办的国际研讨会。”格里克说,“通过我们的‘总睡眠解决方案’(Total Sleep Solution),心脏科医生和其他领域的医生首次能用简单的方法,采取重要但难以实施的医护解决方案来照顾心脏病患者。”

格里克在特拉维夫上周举行的第十三届国际死海研讨会期间接受了采访,研讨会主题为“心律失常治疗及预防技术创新”。活动期间,Itamar举办了自己的迷你研讨会“睡眠窒息症和心律失常”,回顾了近期突出显示睡眠问题和心脏疾病之间存在密切关联的研究,并向心脏科医生介绍了把睡眠管理并入心脏病患者治疗计划的方法。

约十年前,开始断断续续有这方面的研究,现已在过去五年收集了海量数据,显示出睡眠窒息不仅和心脏病有关,而且就是心脏病的诱因之一。

“今天看来,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格里克说,“我们在迷你研讨会上介绍的研究非常清楚地表明,睡眠窒息是心脏病的诱因和影响因素之一。窒息越严重,心脏病就越严重;窒息越轻微,心脏病也越轻微。”

睡眠窒息患者在睡着时会呼吸困难,症状包括在睡眠期间短促浅呼吸、呼吸困难和气喘,甚至长达数秒或数分钟没有呼吸。人体一天24小时都需要氧气。一般来说,自主神经系统会在人睡着时负责呼吸。当身体得不到足够的氧气时,会导致日间疲劳、严重打鼾、肝及心脏疾病等问题。

睡眠窒息最常见的形式是阻塞性睡眠窒息症(OSA)。患者通常是中老年人(大部分为男性),但也包括超重或肥胖的年轻人。他们的肌肉张力小,形成了较窄的呼吸管,限制了进入身体的空气流动。

因缺氧而窒息不是阻塞性睡眠窒息最危险的部分,如果一个人不能呼吸,他可能会立刻醒来。更大的危险是患者心脏病发或中风,随着进入血液的氧气减少,身体会更努力泵血,为所有器官和系统提供所需的氧气。由于心脏花了更大的力气泵血,阻塞性睡眠窒息患者患上心血管病的风险更大。

据估计,15个50岁及以上的美国人中就有一人患有某种形式的阻塞性睡眠窒息,其中很多人到65岁时患上心脏病的风险更大。研究表明,如果睡眠窒息患者不进行治疗,中风和心脏病猝死的风险将增加一倍,死于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则增加500%。

为检测阻塞性睡眠窒息,Itamar Medical几年前研发出一种设备,用于测量动脉中的血液流动,测定心脏在睡眠中的工作负荷。该技术名为外周动脉张力(PAT),可测量动脉功能和血液流动速度及健康状态;对应的设备是WatchPAT,当患者睡眠中血流速度加快到表明心脏超负荷工作的程度时,可发送警报,并根据该公司开发出来的算法,显示睡眠窒息的出现和程度。

虽然PAT技术本身可以帮助心脏科医生确定病人是否患有阻塞性睡眠窒息,但如何治疗窒息又完全是另一回事。

“窒息的传统疗法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对人体创伤很大,需要插管、传感器及其他设备。”格里克说,“心脏科医生还不具备治疗阻塞性睡眠窒息的能力,他们也没有时间和意愿将其并入心脏病治疗。利用传统疗法的治疗结果最多只是缓和病情,也就是说只有约一半阻塞性睡眠窒息患者能够治疗成功。但我们的‘总睡眠解决方案’系统为心脏病科医生提供了一个总控平台,可让他们在治疗心脏病患者时并入阻塞性睡眠窒息治疗。”

通过Itamar研发的可穿戴监控器WatchPAT,该系统可读取数据并将其上传到云端服务器,对设备佩戴者的心脏和阻塞性睡眠窒息等生命体征进行分析。如果出现问题,系统将通知合适的看护人员,可以做出干预,防止阻塞性睡眠窒息进一步发展。

到目前为止,“总睡眠解决方案”系统已被全球60家医院采用。格里克表示,此外还有数百位心脏科医生和其他医护人员采用了该系统。

“我们在进行大量研究并与心脏科医生磋商后开发了这个系统。我们会对医生进行培训,教他们使用该系统。”格里克说,“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因为他们有了可为患者提供的服务,帮助解决加重心脏病患者病情的重大医学问题,而且也不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学着处理一项新的医护工作。我们为他们做了所有工作——从诊断到设计治疗方案再到确保患者配合度。”

“美国约有350万人患有睡眠窒息。”格里克说。“数据表明,大部分患者最后都需在心脏中插入导管或进行心内直视手术。如果不对心脏病患者的睡眠窒息进行治疗,他们活下来的几率最高为60%。但经过睡眠窒息治疗的心脏病患者的存活率达80%,意味着他们至少能活一年。仅美国就有数千万心脏病患者,由于医生没能把睡眠窒息和患者的心脏病联系起来,其中有多少人是先患上睡眠窒息的也不得可知。显然,世界需要这个系统,难怪心脏科医生都对我们所做的工作非常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