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森是IBM的一个超智能认知计算平台。大多数人认识它是因为它在2011年的智力问答游戏节目《危险边缘》中击败了一直以来的擂主。正如它在回答节目中深奥的问题时所展现的能力,它现在为奥地利巧克力卷设计的食谱,即神奇的牛肉巧克力组合,在去年的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西南偏南”艺术节上,经厨师品尝后被评为冠军。

自从在节目《危险边缘》中获胜后,沃森的性能又改善了很多,大部分技术是在以色列完成。机器人“沃森厨师”是IBM和美国烹饪教育学院共同合作的产物。以色列的团队帮助它完善了刚刚推出的“认知烹饪”能力,同时IBM在海法的实验室也在致力于多项有关沃森的重大研发项目。

最重要的项目之一就是“沃森健康云”,将为“专注于寻求健康和幸福的医生、研发人员、保险人员和公司提供安全开放的平台。”IBM在海法负责大数据和认知分析的主管阿亚•索弗说。

“我们让沃森有能力研读医疗文献,而且现在它可以将自然语言加工技术应用于现实应用中。”索弗说。如果说沃森上过烹饪学校,而且以优异的成绩毕业(通常专业厨师会对食谱竖起大拇指),“那么你可以说沃森也成功完成了医学课程的学习。”

IBM海法全球技术业务部的创始人之一加比•塔尔说,沃森不仅是一个大数据平台,它还接受信息以及学习利用信息。“研发沃森的目的就是展示人工智能,以及使用和理解自然语言。”

沃森不仅是一台超级电脑,它还是一个平台。塔尔说:“它提供一种解决方案,将高级分析能力应用于各个行业当中,包括医疗、金融和客户服务。”

公司称,开发这一系统的目的就是使其能够“思考”,使用人类使用的共同的认知框架来做出下列决策:观察、解释、评论和决策。

IBM正在利用这一系统在其它领域探索新的解决方案,从烹饪到医药。IBM在海法的研发团队的擅长领域就是医药。“我们和医疗专家,尤其是肿瘤专家合作广泛。我们使沃森具备人工智能来处理医学数据,并且做出推荐。我们把沃森看作是医疗工作者的助手,提供一些解决棘手问题的观点,帮助医生在充分了解信息的基础上做出更加明智的决策。”

索弗说,沃森在医学领域需要了解的东西很多。随着个人健康追踪器、联网医疗设备、可植入技术和其他收集人体实时信息的技术越来越广泛地应用,平均每人在一生中很可能创造十亿兆字节的健康数据(相当于3亿本书)。但是除了数据本身无法管理以外,这些数据集都是碎片化的,而且不容易分享。所以来自不同电子资源、医疗病历、诊所研究或个人基因排列的数据一般不会放在一个平台上分析。

缺乏数据之间的配合分析意味着数据的相关性——如药物在特定情境下的功效,或外在环境特征如何影响人体的身体状况等这些问题,都无法得到分析,而相关分析可能会挽救人们的生命。IBM高级副总裁、负责研发和解决方案的主管约翰•凯里说,通过整合所有数据源,分析它们的具体特征,了解细节以及探索疾病形成的机理,沃森可以对医疗领域的发展做出重要的贡献。

“所有这些数据无论是对于患者还是医疗服务的提供者来说,都有些难以招架。但同时它也蕴藏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可以改变我们管理身体健康的方式。我们需要更好的方法来挖掘和分析实时信息,造福患者的同时改善全球的健康水平。只有IBM拥有具备高级认知能力的沃森,因此可以聚集生态系统中的各种合作伙伴、实践家以及研发人员来共同实现变革,提供一个开放、安全和可升级的平台,实现以上目标。”

甚至在“沃森云”上月被推出之前,美国的医院和医疗研究中心如斯隆-凯特纪念医院、德克萨斯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和梅约诊所就已经开始使用这个平台来研究肿瘤学的问题。这一平台目前还被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和纽约基因组研究中心用来分析基因的顺序,这对治疗或防御一系列疾病可能具有关键意义。

“制药企业采用沃森平台来探索各种疾病、症状、营养、环境因素等之间的关系,目的是用比以往更加综合的方法来治疗疾病。”索弗说,“信息会以清晰的图表和报告的方式呈现,所有都可以在云上获得。软件通过结果来学习和记忆数据,以提高其认知能力来展示更加准确的结果。”

为了获得原始数据,IBM公司和苹果、强生以及美敦力公司合作创建了提供健康建议的平台,同时这个平台还可以收集有关个人健康、医疗和健康设备的信息。分析这些信息将会提供新的见解,实时的反馈以及建议,有助于改善从个人健康到急慢性病护理等各个方面。

索弗说,“沃森云”和“认知烹饪”仅是这个系统运用的两个方面。在规划蓝图上,它还有很多其它方面的运用。而海法有望成为这些领域的主要合作伙伴。“比如,我们正在开发一个系统,可以汇聚所有维基百科的信息来讨论一个具体问题。我们的项目‘沃森辩论家’是自然语言加工的下一阶段,系统可以就一个问题阅读正方和反方的观点,例如接种疫苗是否是一件好事等,为双方提供不同的论据。”

索弗说,IBM公司在世界范围内有500名员工致力于沃森技术的开发,其中100人在海法工作。“我们已经将开发沃森技术定位为公司的重点。”索弗说,“我们日后处理数据的方式将会发生主要的变化。五年之后我们和数据的互动方式会和现在大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