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通讯社——以色列食品科技初创企业SuperMeat的创始人希望大家在吃肉时不会感到内疚,因为吃的将不是动物的肉。

SuperMeat正在开发一项技术,通过生物工程从动物细胞中培养人造肉,生产“真正不伤害动物的肉”。该公司于去年12月成立,在周一发起在线众筹活动。

试想象一下没有鸡肉的鸡胸肉——先从活禽身上提取细胞,放到机器中发育,再通过营养丰富的原料培养出来。

通过巧妙的营销手段、名人代言和媒体报道,该公司在以色列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但培养肉不断增加的知名度也让以色列两个群体提出了面临着棘手的问题:遵守洁食教规的犹太教徒和纯素食主义者。

SuperMeat联合创始人兼联合首席执行官科比•巴拉克(Koby Barak)表示,SuperMeat生产的培养肉可供犹太人和素食主义者食用,而他有支持者可以证明这一点。巴拉克自己也长期吃素,还是一位动物权益保护者。

“我和大约10个拉比谈过,没有看出任何问题。培养肉符合洁食标准。”巴拉克向犹太通讯社表示,“绝大多数素食运动非常支持培养肉,我们感谢他们真心的支持。”

但对拉比和素食主义者来说,关于SuperMeat具体是怎么回事和培养肉整体发展的争论还远未尘埃落定。

SuperMeat不是第一家培养肉公司,但其是第一家重点培养非养殖鸡肉的公司。其他公司已经成功生产出牛肉,另外至少有一家公司正在培养猪肉。在2013年因做出首个培养肉汉堡而登上头条的马克•博斯特(Mark Post)向犹太通讯社表示,他希望能在四到五年内先行把自己近日打上Mosa Meat牌子的产品推出市场。

SuperMeat认为自己的独特之处在于其由公司创始人之一兼研发主管雅科夫•纳米亚斯(Yaakov Nahmias)开发的专利技术。纳米亚斯还是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生物医学工程师。

生产过程如下:通过无害的方式从鸡身上提取细胞,再将细胞放入一个模拟鸡生物环境的特殊机器,使细胞能够自行发育组装成肉。

巴拉克表示,这一过程或将彻底改变世界的饮食习惯,大大缓解环境恶化、动物虐待和全球流行病的问题。其他肉类也可以用差不多相同的技术培养出来。

SuperMeat在众筹网站Indiegogo上的融资目标是10万美元,巴拉克希望此次融资能够向投资者证明消费者的兴趣。其中,该公司还需通过这些投资者筹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

SuperMeat与素食者和动物权益保护者有着同样的担忧。毕竟公司许多员工都来自这两个群体。和巴拉克一样,SuperMeat联合创始人兼联合首席执行官伊多•萨维尔(Ido Savir)成为素食主义者和动物权益保护者已有近二十年之久。两人都辞去了在以色列高科技行业的工作,共同创立了公司,把所有时间都投进培养肉事业。

以色列不断高涨的素食主义和动物权益保护运动的深厚根基为SuperMeat赢得了街头信誉。素食主义者和餐馆老板奥里•沙维特(Ori Shavit)、以色列倡议组织The Vegan North和269的领导人都是该公司的铁杆粉丝。

“我很敬佩该项目幕后人的付出。”269组织创始人萨沙•布霍尔(Sasha Boojor)表示:“人们不吃动物当然最好,但这不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现实。这项研究每年可以结束数千亿动物无缘无故而遭受的痛苦。”2012年,在特拉维夫举行的动物权益保护抗议活动上,他因用一块烙铁在自己身上印出其组织的名字而出名。

布霍尔补充道:“如果人们吃培养肉,我一点意见也没有。我自己吃培养肉也没问题。”

但也有活动分子发出小心被SuperMeat迷惑的警告。

“SuperMeat没有改变我们想要改变的心态。” 阿拉伯-以色列组织The Vegan Human创始人莎贝尔•巴鲁坦(Sharbel Balloutine)表示,“我们想要的是同情,是正义。这才是真正吸引我参加素食运动的原因。”该组织与犹太人合作,推广纯素食主义和动物权益保护。

SuperMeat背后的科学人才纳米亚斯是公司里为数不多既吃素又吃肉的人之一,他向犹太通讯社表示,他的工作动力源于他爱吃的炸肉排。那是以色列的一种主食,但他表示现在炸肉排正变得越来越不安全。

“小时候,我吃的是我妈妈和我奶奶烹饪的食物,而我希望我的孩子可以吃到同样的炸肉排。”他说,“这是我研发培养肉技术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