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正在寻找埃博拉治疗方法的科学家把目光投向了烟草,希望借此合成埃博拉疫苗所需的抗体。这就意味着他们或将和以色列率先利用烟草合成重组蛋白的CollPlant公司进行合作。

美国数家公司利用烟草成功合成Zmapp。该药物是一种“混合剂”,是目前唯一可用于治疗埃博拉的药物。CollPlant创始人及首席科学家奥代德•舒斯约夫教授(Oded Shoseyov)表示,尽管CollPlant没有参与该药物的研发,但其是利用烟草进行大规模人体细胞培养的专家。他在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透露:“我们是全球首家利用烟草进行大规模生产人体蛋白并获得欧盟销售许可的公司。”

Zmapp由圣地亚哥Leaf Bio公司和马普生物制药公司在多伦多Defyrus有限公司、美国政府以及加拿大公共卫生局的帮助下研制而成,其研发人员表示,该药物“由三种在烟草属植物中培养而成的单克隆抗体混合制成。该药物结合了三种抗体最有效的成分,是最为理想的混合剂。”

Zmapp的研发人员表示,该药物在去年一月份被确定为可能的治疗方法。随后,其被用于治疗利比里亚数名感染患者,治疗结果不一。约有6名患者试用了该药物,大多数患者得以获救。尽管动物试验获得了喜人的结果,但该药物还未启动人体临床试验。

然而,Zmapp是全球治疗埃博拉最为有效的药物,至少目前是这样的。问题是,现在没有足够的剂量用于临床试验。该药物由KBP公司(Kentucky Bioprocessing)利用烟草合成。在生产过程中,首先将埃博拉病毒注入烟草内,使其与烟草基因进行重组,形成烟草病毒;随后烟草将做出反应,产生抗体消灭病毒;最后,抗体将被提取并注入患者体内,使其痊愈。

CollPlant是首家利用烟草进行大规模人体组织培养的公司。“该生产方式并不是我们独创的,但我们的技术是发展最成熟的。”舒斯约夫说道。一般来说人工胶原质是用从动物身上提取的物质做成的,通常是猪或者牛。而CollPlant利用纳米技术在烟草中培养人体胶原蛋白,为骨骼以及关节修复所需的胶原蛋白提供了一种更好的培养方式。

在骨折的情况下,胶原质是固定在夹板中的骨头连接部分的重要因素。如果缺少部分骨头,人体就无法替换或者修复它。在这样的情况下,医生通常往损伤处添加人工胶原质。这样能够将里面的成分固定在特定位置,让人体用这些植入的胶原质完成修复。

从从动物身上提取的物质做成的人工胶原质并不总是十分有效。这些动物的基因密码和人类的基因密码不同,使得这些在伤口修复过程中植入人体的胶原质不能完全发挥效果。结果就是伤口没有完好愈合。从人类尸体上获得的胶原质能够更加有效地保证伤口和骨头得到恰当的修复,但是它只能够从捐献者中获得,所以供应是有限的。

这家位于雷霍沃特的Collplant公司的解决方案能够生产出真正的人体胶原,能够生产出最适合人体的材料,而无需依赖尸体。该公司的技术就是将人体胶原质植入温床内的烟草植物,确保它们远离食物链。经过生物工程改造的植物将会模拟真正人体蛋白的自然合成过程,生成型前胶原质,即是胶原质的前体。这些从植物中提取的型前胶原质将经过技术加工重组为Collplant人工胶原质产品。

“烟草拥有很强的生物质能,能够快速生长。在两个月内,一株6英尺高的植物就能长成。”塔尔说,“我们的技术能够轻易控制生产过程,我们知道这些植物的叶子能够产生多少的胶原质,并且能够控制生长强度。烟草的叶子都很大,能够承载很多的胶原质。”

CollPlant进入该行业已有六年的时间,在利用烟草大规模培植复杂人体组织领域拥有最丰富的经验,舒斯约夫说道。“虽然现在有些公司也能利用烟草生产胰岛素,但胰岛素仅仅是单一蛋白质。相比之下,胶原蛋白要复杂得多。生产胶原蛋白时,需要对五个人体基因进行重组,而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据我所知,只有CollPlant才能做到这一点。”

就其本身而言,CollPlant已做好伸出援手的准备,在生产过程中为Zmapp生产厂商或其他组织机构提供帮助。舒斯约夫表示,其实他们是需要帮助的。“我们对他们很了解,他们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们一直和他们保持着定期交流;该领域的研究人员非常稀少。”

CollPlant在该领域的经验或将成为药物治疗多个领域的重要财富。通过植物特别是烟草培植胶原蛋白、抗体、蛋白质以及其他人体组织是大势所趋,舒斯约夫说道。

“投资对‘上游’的开发环节和‘下游’的试验以及生产环节都有着重大意义。”他说道,“目前,为了生产该药物,制药公司需要在无尘室中配置各类仪器和设备,费用高达1亿美元。此外,这些生产设备需要获得各种政府许可证以及授权书,因此,从开始研究到生产药物的过程可长达五年。仅建造用于药物试验的温室花费就高达50万美元,另外,政府也无需过多监管。”

“此外,该药物的研究人员在研究过程中无需特别防范细菌和病毒的扩散,因为人类病原体无法在植物体内寄生。因此,研究过程不用抓得太紧,研究人员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解决问题上。越来越多研究人员和企业利用该技术研发各种治疗方法,而我相信,每个人都能从中获益。”舒斯约夫补充道。

舒斯约夫对Zmapp的制造商建议道:“放手去做。生产该药物就好像种植西红柿和生菜一样简单,而整个世界都在等待着该药物的到来。”

weixinqrcode-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