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在数月后,因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又称渐冻症)、瘫痪、帕金森症、多发性硬化症以及脊髓损伤而导致四肢残疾的患者将能通过他们的手机完成打电话、上网、收发邮件、甚至玩游戏等一系列活动。对部分患者来说,这将是从未有过的崭新体验。

该手机发明者奥代德•本-多夫(Oded Ben-Dov)表示,Sesame手机采用了以色列计算机视觉技术和手势感应技术,能够帮助几近瘫痪的患者像正常人一样使用手机。

“我们研发的系统完全由软件驱动,能够在所有安卓手机上运行。”本-多夫向以色列时报透露,“该系统不是一个软件补丁,而是对安卓操作系统进行的彻底再造工程,用户只需通过语音指令或者移动头部就能控制手机。”

该系统能够控制手机所有的感应器和人机交互部件,使其在经过改造的操作系统中正常运行,进而让用户仅通过语音指令或移动头部就能使用手机的全部功能。

尽管该系统能够和所有配置安卓操作系统的设备兼容,但考虑到实际情况中人们往往更喜欢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而不是简单通过安装软件来解决,于是本-多夫及其团队将该系统集成在谷歌Nexus 5中进行整体出售。

该手机的语音指令可用于打开应用程序、拨打电话等。对于通常需要触屏才能实现的功能,该系统可通过识别头部动作实现。因此,用户只需往不同方向移动头部即可。

“我们的口号是‘触屏未必行’,我们的设备甚至都不需要触屏。”本-多夫说道,“尽管今天的科技很发达,但对于那些四肢残疾的患者来说,这是目前唯一可让他们使用标准智能手机的解决办法。”

本-多夫表示,Sesame 成功的诀窍在于其软件式系统。虽然现在其他技术也可以帮助严重残疾患者使用智能手机,但这些技术要么是价格不菲的硬件式设备,要么操作能力有限,只能控制一两个应用程序。通过改造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本-多夫能够为整个设备配置触屏以及手势感应工具,并且成本比其他技术要低得多。

本-多夫说道:“考虑到该手机的技术、为用户提供培训以及手机放置支架(用户使用手机时,该支架立于其头部对面)等成本,我们的初步定价是1000美元。”

尽管该手机的基础系统至少在一年前才建设完毕,但该手机已经开发了几年的时间。

设计Sesame系统的挑战之一就是要确保该设备的摄像头能够跟上用户的动作手势,因为用户在使用该设备时,做出的动作手势繁多且细微,难以捕捉。手势感应并不是新鲜事,以色列已经有数家专门研究该领域的公司,其中最杰出的代表就是PrimeSense公司,微软的Kinect系统就采用了该公司的技术。

“但是Kinect以及市面上大多数手势感应系统都只能识别大幅度动作,用户需要站在摄像头前挥舞双臂或者移动他们的身体才能控制屏幕。”本-多夫说道,开发能够感应精细动作的手势感应界面是一个更大的挑战。

本-多夫表示,另一个难题就是设定手势感应值。“有些患者如四肢瘫痪者可以很好地控制头部的运动,但是其他患者如渐冻症以及帕金森患者可能几乎无法移动头部。我们必须要设计出上述两类患者都能使用的系统。”

该设备已经做好了上市的准备,目前正在生产当中,生产过程其实就是对Nexus 手机操作系统进行再造工程,出货时间定于2015年3月。该公司本周在Indiegogo网站上推出了众筹项目,并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募集到3万美元,实现了融资目标。“我们现在获得了数位天使投资人的投资,他们对我们的设备非常感兴趣。我们也和全球各大技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以及高管保持着联系,他们给了我们精神和物质上的我们。”本-多夫说道。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Sesame手机以Google Nexus手机为载体,但该公司和谷歌不存在合作关系。“我们选择Nexus 5手机是因为其质量好,兼容性强。我们和谷歌没有建立正式的合作关系,但如果谷歌有意向和我们合作,我们肯定会和他们进行对话。”

此外,Sesame正在开发一款可供所有开发人员使用的软件开发工具包(SDK),“比如,愤怒的小鸟的制造商可以将头部动作感控工具整合进自己的产品中。”本-多夫说道。显然,该系统有着许许多多的用途,如通过该系统,用户无需使用双手就可浏览新闻网站。而当用户忙着用双手揉面时,可通过该系统使用烹调应用等等。但出于道德和成本等多种原因,本-多夫更希望专为残疾人市场服务,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医学专家表示,美国约有500万人口患有某种形式的瘫痪,而根据我们的预测,其中的100万至200万患者可直接从该设备中获益,而世界其他市场至少存在1000万位潜在顾客。”

那些数据足以成为残疾人市场的商业典范,但对于本-多夫来说,那些数据还有着更深远的意义。“我们本来就应该这么做。今天市面上的支持技术主要是为残疾人士提供工具,却没有真正帮助残疾人士实现自主活动。”

本-多夫表示:“作为首批帮助残疾人士实现自主活动的产品之一,该手机也是首款可供残疾人士自主使用的智能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