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领域的企业在招募顶尖人才时,会试图用诸多福利来代替他们当前无法提供的经济报酬。其中备受欢迎的选择之一就是股票期权,不仅可让员工认购公司股份,还能激励员工更加努力工作,推动公司走向成功,因为这样他们的股权才能有所值。

由于公司仍属私有,即使是盈利企业,这些期权也无法交易,但并非每个人都等得起。对那些急需钱的员工来说,以色列次级基金(ISF)可以助他们一臂之力。以色列次级基金专门购买上述不能交易的期权,等待交易时机的到来,该机构已将这一业务发展得相当成功。

作为一家完全私有的机构,以色列次级基金没有公开资产负债表,但其第二个基金ISF II已顺利进入1亿美元融资的后期阶段,明显可从其中看出公司正在盈利。

以色列次级基金合伙人之一德罗尔•格拉斯(Dror Glass)(其余两位合伙人为尼尔•林切夫斯基(Nir Linchevski)和什穆埃尔•希洛(Shmuel Shilo))表示:“次级基金业务正逐渐成为重要的投资渠道。作为业内资深人士,我们一直非常擅于在以色列或世界其他地区寻找可为我们投资商带来高回报的投资机会。”

除向技术员工和高管收购个人股票和期权外,无论他们出于何种原因出售,以色列次级基金还从想要退出投资的风投基金或天使投资人处收购企业的少数股权,成为风投基金和私募股权机构的有限合伙人,开展结构性交易,为现有基金提供资金。

格拉斯表示,如果一家前途光明的科技创业的副总裁想卖掉自己的股份,这完全不能说明公司出现了问题。“和股份相比,人们有一万个更喜欢现金的理由,其中大部分都是个人原因。”

格拉斯表示,当然,在购入股票或期权前,以色列次级基金会先做足功课,以确保合理利用资金,并能获得应有的回报。

“ISF II是我们继ISF I成功之后成立的第二个基金,其中ISF I直接和间接持有100多家私有企业的股份,并且已经实现30笔退出交易。”

以色列次级基金持股企业(持有部分企业的大量股份)实现退出的有:被谷歌收购的位智、上市的SolarEdge技术公司、被Covidien有限公司收购的SuperDimension、被苹果收购的PrimeSense、被IBM收购的WorkLight以及最近被索尼公司收购的牵牛星半导体公司(Altair Semiconductor)。

格拉斯表示:“近年来,以色列次级市场发展迅速,且仍在加速发展。以色列基金和科技企业在过去十年获得的300多亿美元投资已在以色列创造出一个潜在价值达数亿美元的次级市场。今天的企业在上市或被收购前私有的时间更长,且发展了非常重要的业务。因此,在实现退出的前几年内,企业家和投资商对流动资金的需求越来越大。

格拉斯说:“以色列次级基金旨在成为企业家、高管和投资商在退出前几年内的首选流动资金供应商,并成为本机构投资企业和基金的长期金融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