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到底是不是在打仗?这个答案会影响到以色列政府对受巴以局势影响的企业赔偿的数目。过去两周里,超过1000枚来自加沙的火箭弹密集投向以色列,但是目前政府并未将这些定为“战争”。

当战争真的“打到我们家”时,以色列政府会出手帮助,为因导弹和火箭弹袭击而遭遇损失的人提供赔偿,不过当损失不是那么明显时,比如因为战争的氛围导致销售下滑,以色列民众通常就只能靠自己了。

对于从商的人来说,能不能得到赔偿说到底是一场文字游戏。如果有“战争”,政府就会帮忙;如果不到“战争”的程度,那么赔偿可能就不会有了。

尽管以色列连续不断地受火箭弹的袭击,但没有造成大量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尽管周二有一人因哈马斯的火箭弹袭击而死亡,数人受伤,但是大多数的损失都是财物方面的。

而以色列财政部负责判定赔偿对象和数额的财产税部门称,目前即使是财产损失也比预计的少,这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以色列防导弹和火箭弹的铁穹系统。财政部官员称,截至周二,约600人就火箭弹造成的损失向政府索赔。尽管这个数目预计还会上升,但是索赔申请增加的速度远远小于2012年“云柱行动”的头九天,那时以色列也遭受着加沙恐怖分子的火箭弹袭击,情形与现在类似。

但是财物上的损失并非全部。巴以冲突带来的不只是物理上的破坏。当火箭弹飞向本国国土时,人们就没有什么心情花钱消费了,即使出门买东西也不会离家太远,他们不再跑到繁华的购物广场,而是选择在当地的市场买日常必需品。除此之外,人们也不愿去工作,选择呆在家里,而这种情况并不限于靠近加沙地带的以色列南部。在过去一周里,特拉维夫20%之多的人请了病假,不仅因为他们担心自己的安全,也因为他们不放心把孩子独自留在家里。

以色列制造商协会周二晚发布的数据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以色列企业正在面临的问题。该协会成员大多是中小型生产商和企业,根据协会数据,过去九天里所有成员总共因生产力下降和员工缺勤损失了3.45亿谢克尔。根据以色列财政部的信息来源,全国其他企业的数据或将于月末由财政部出版。

以色列连锁超市巨头拉米•利维(Rami Levy)周二晚接受电视采访时说,多家连锁分店近来销售额均有所下降,其中因为阿什杜德遭受袭击最为严重,所以阿什杜德的超市损失最为惨重,销售额下滑了30%之多。不过,利维称在有些地方销售额反而略有上升,可能是人们急着囤货所致。“不过这种上升是不会长久的,”利维补充道,他的员工中也有许多人呆在家里照顾放暑假的小孩。

根据度量组织和非官方评论,以色列零售总体上大幅下降。而Shva,一家以色列信用卡清算中心的数据则更证实了以色列购物广场由门庭若市变得门可罗雀的说法。Shva数据显示,交易额总体下降约18%。

上周,以色列的国土防卫司令部和以色列财政部宣布以色列进入“特殊安全形势”,这不仅指军事上的形势,也指经济上的。根据以色列税务当局和国家保险协会制定的规定,受战争直接影响的个人或企业可就火箭弹、弹片袭击或战争带来的其它影响向政府索要赔偿金。

Misgav保险公司的雅艾尔•戈特利布(Yael Gottlieb)认为,实际上“战争”一词用得不准确,因为宣布以色列处于战争之中意味着政府未来要给出更多的赔偿金。戈特利布说:“如果以色列宣布战争,那么赔偿的范围和数额都会变大,符合赔偿条件的人也会变多。打个比方,宣战后,如果一个人因为战争取消了行程,那么他会得到全额赔偿,如果没有宣战,那付出去的钱可能就无法全数回到手里了。”战争是由政府(国防部、经济部和财政部)宣布,并由国土防卫司令部落实的,不过就像之前发生的冲突一样,目前以色列还没有宣布“战争”。

如果当前形势定为“战争”将有利于企业索赔,“特殊安全形势”则做不到这一点。赔偿金的发放由财产税部门负责,他们会为建筑物和仓库受损造成的直接损失给出赔偿,但是不负责业务上的亏损。以色列财政部于周日作出特殊决定,宣布处于斯德洛特等前线地区的企业会得到诸如销量下降或者合同取消所导致的间接损失的赔偿金,以色列中部地区的企业则没有这个待遇。至于要多久政府才会发放赔偿金,戈特利布说政府已经承诺“及时”发放赔偿。

即使目前的冲突持续下去,升级为战争的可能性也不高。上一次以色列参与的“战争”是1982年第五次中东战争,又称黎巴嫩战争。而2006年以黎冲突、2008年的“铸铅行动”、2012年的“云柱行动”还有当前的冲突都被以色列政府定为“特殊安全形势”。

2007年,以色列最高法院就是否应将2006年以黎冲突定为战争作出判决,法院认为虽然以色列北部商业遭受巨大损失,4000枚导弹落入以色列国土,且以色列国防军在黎巴嫩展开过地面行动,但是政府不能将其定为战争。以色列法律并没有规定地面行动展开与一个具体的法定形势直接相关。最高法院称:“‘战争’一词在许多法律中都有出现,包括基本法,但是对这个词作出的解释则应该依据具体的法律条例和立法环境而定”,也就是说,政府对是否定义为战争作出的决定是不可更改的。

如果法院作出相反的判决,那么政府就要给酒店旅馆、比萨餐厅、服装店、承包商和工厂等所有因冲突而受物质损失的人上亿谢克尔的赔偿,这些损失包括因员工缺席导致生产力的降低,战争氛围导致销量的下降,还有因为战争导致经济活动下滑,以及进一步导致的业务缩水。

戈特利布说,如果政府不负责赔偿金的话,以色列人就要自己保卫自己的财产,确保能从保险公司拿到足够的赔偿金弥补财产和收入的损失。以色列的保险公司十分清楚以色列政府不愿为所有的损失支付赔偿,并且从这些法律的错综复杂中看出了商机,推出应对恐怖主义的保险,而这类保险的确将政府赔偿所涉及不到的地方覆盖了。当然,戈特利布强烈推荐购买这类保险,毕竟她也是保险公司的一员。

“以色列长期和恐怖主义和战争作斗争,我们也知道政府会为大部分损失支付赔偿金,”戈特利布说,“但是也有很多情况是政府所顾不到的,这种情况下恐怖主义保险就很有用了,它和其它保险一样,我们都希望我们用不着买这种保险,但是到了需要它的时候,你会非常庆幸你买了的。考虑到冲突带来的种种风险,谨慎起见还是买保险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