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新社——以色列海军退役军人阿米•丹尼尔(Ami Daniel)指着电脑屏幕,向大家解释他跟踪的船只本该被拦截和搜查的原因。

该船只在利比亚托布鲁克港附近航行,在距离海岸1.6公里开外停了四天未入港,随后往西向米苏拉塔航行,而该船只以前从未到过米苏拉塔。

接着该船只又在希腊近海等了四天未入港。

他表示,且不论船上有什么,可能是毒品、武器或人,船只的最终目的地可能是欧洲海岸。

丹尼尔表示,在当今人口走私引起世界深切关注的时候,其公司Windward能够注意到此类可能成为漏网之鱼的可疑海上行为。

去年10月,意大利海军遇到类似情形,拦截了一艘载有20吨大麻的货船。

丹尼尔说:“我们试图解决的首要问题是让外界知晓海洋上发生的事情,这与我们对世界的理解存在巨大的差距。”

一直以来,欧洲都意识到其长达65000公里的海岸线存在海上走私的威胁,而丹尼尔将欧洲海岸线称为“后门”。

世界上90%的贸易都是通过海洋进行的,即使是检查全部集装箱中一小部分的货物,对港口来说也是不可能的事。因此,他们试图缩小范围,只查看船只名单。

但研究机构EuroCrime负责人西尔维亚•乔蒂(Silvia Ciotti)解释道,随着北非动乱和利比亚社会瘫痪,走私网络在不断利用动荡局势的同时也变得越来越复杂,而大洋彼岸成千上万难民涌入欧洲又使得当地资源捉襟见肘。

乔蒂表示,那些走私分子在帮助孤注一掷的移民和难民偷渡进入欧洲的同时,还走私违禁物品。

她说:“有时是毒品,有时是武器。不管是什么,他们都能走私。”

数据丰富,信息不足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欧洲试图改善其协调能力,制定一项信息共享的公共政策。

但大量数据很容易遭到篡改和出现错误,包括船只在任意指定时刻的所在位置,其位置是由船只自动提供的信息。

丹尼尔表示,超过一半船只悬挂所谓方便旗进入欧洲,像巴拿马等国家几乎无需经过任何检查即可登记,约1%的船只以完全对不上号的身份在航行。

乔蒂表示,安全部队通常只能依靠线报和特定船只的信息。正如丹尼尔所言,欧洲有着“大量数据,但信息却不足”。

丹尼尔在以色列海军服役期间了解到了信息安全服务的不足,他表示,由其退役后创立的Windward能够填补这一空白,不仅可提供船只的即时和深入信息,同时还能对船只所有权和航行历史进行检查。

如果船只出现异常活动,如关闭雷达或进入危险港口,该船只将被标记。

虽然不是唯一一家提供此类解决方案的公司,但至少Windward有一个大名鼎鼎的支持者: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局长大卫•彼得雷乌斯(David Petraeus)最近对该公司进行了投资,但具体投资数额未披露。

随着对伊朗的制裁有所放松,该公司还利用其技术对伊朗石油运输进行追踪。

丹尼尔说:“其中一个主要创新点是通过观察船只活动来获取情报——你可以随时查看所有船只来发现可疑行为,而非只是想要调查的船只。”

《起诉海盗》(Prosecuting Maritime Piracy)一书的编辑之一迈克尔•牛顿(Michael Newton)表示,即使有了此类数据,抓捕走私分子仍受到一系列因素的限制,包括不同国家的不同法律。

但他也表示,若有证明不法行为的明确证据,将能加快拦截进程。

联合国一份报告指出,海上行动难以实施,因此通常需在船只停靠码头后执法。

报告表示:“但一旦成功,海上拦截行动通常会比陆空行动截获更多毒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