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索里克(AP)-面对有史以来最干旱的冬季,以色列做出了前所未有的反应——不采取任何措施。

以往的干旱往往伴以慷慨激昂呼吁节约用水的公益广告,而人们却对这次的干旱一笑置之。由于大规模海水淡化项目的实施,这片终年干旱的土地摇身一变成为中东地区含水量最丰富的国家。

以色列水务局海水淡化部门的负责人亚伯拉罕•腾内(Avraham Tenne)表示:“即使是在降雨量最稀少的年份,我们也能满足用水需求。这是一场伟大的变革。”

美联社——通过解决水源匮乏问题,以色列用几年前难以想象的方式使该地区的转变成为了可能。但对技术的依赖也带来一定风险,包括以色列关键基础设施易受袭击等危险。

以色列位于中东的心脏地带,是地球上最干旱的地区之一。一般以色列只能依靠每年冬天短暂的雨季来补充有限的供水量,而降雨量仅能满足以色列一半的用水需求。去年冬天降雨量满足的用水需求更是远远小于一半。

腾内指出,近几年来以色列把保护与发展水资源相结合,加上建设海水淡化工厂,填补了用水缺口,90%的废水得以回收供农业再利用。

自2005年以来,以色列已经开设了四家海水淡化厂,第五家在今年晚些时候也将投入运行。目前,以色列约35%的饮用水来源于海水淡化。明年该数据有望超过40%并在2050年达到70%。

索里克海水淡化厂位于特拉维夫以南约15公里(10英里),是海水淡化未来发展的一个缩影。

伴随着隆隆的声响,庞大的淡化装置生产出以色列约20%的城市用水。该装置首先利用两条2.5米宽的管道把附近地中海的海水引入,然后通过先进的过滤膜把海盐滤除,最后快速大量制出干净的饮用水。含盐废水,亦称卤水,在排回大海时能被迅速吸收。该淡化装置在去年底开始运作,长度几乎达六个足球场的总和。

阿夫沙洛姆•费尔伯(Avshalom Felber)是以色列IDE海水淡化技术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也是索里克海水淡化厂的负责人。他表示,索里克是世界上“最大的,也是最先进的”海水淡化厂,每天生产的淡水多达624,000吨。该海水淡化厂的生产成本是世界上最低的,意味着该厂能满足一户普通家庭每年300到500美元的用水需求。

“作为抗干旱的解决方法之一,海水淡化证明了该技术能为以色列带来好处。” 费尔伯说,“可以这么说,从实行海水淡化项目开始,以色列就已经实现了用水自给自足。”他补充道,满足国内的用水需求后,以色列可以把重心放在农业、工业和城市规划的长期发展上。

由水而起的争端曾经引发过战争,而寻求共享水源的划分方案一直都是巴以和谈核心问题之一。

本古里安大学海水淡化专家杰克•吉尔隆(Jack Gilron)表示,现在以色列应该利用掌握的技能去解决区域性水环境问题。“最终大家的用水需求都能得到满足,从而可以防止不必要的冲突的发生。”

以色列已经开始朝那个方向迈出了小步伐。去年,以色列签署了一项协议,与约旦合作建立海水淡化厂并向巴勒斯坦人们销售富余的水。以色列可以利用先进的海水淡化技术,通过运输净化水或者修改现有分配以增加巴勒斯坦人共享自然资源的份额,向干旱的约旦河西岸地区供水。

环保组织中东地球之友在以色列的负责人基顿•布朗伯格(Gidon Bromberg)说:“结合以色列废水再利用的领先技术,海水淡化代表着难得政治机会。”布朗伯格补充道,根据二十年前签订的临时和平协议,以色列控制80%的共享资源,而巴勒斯坦只有20%的份额。一个更公平的协议能消除造成巴以关系紧张的关键因素,从而打开解决其他问题的新通道。但随着上个月最近一次和谈的失败,双方在近期几乎不可能在任何核心问题上取得进展。

布朗伯格还表示,海水淡化不是一剂万能药。海水淡化工厂需要消耗大量能源,约消耗以色列10%的总发电量。他接着说道,海水淡化装置对更广泛的地中海地区产生的实际影响还有待考察。许多国家包括塞浦路斯、黎巴嫩和埃及等都正在使用或正在考虑使用海水淡化装置。

费尔伯表示,卤水排回大海时造成的影响很小。但布朗伯格坚持认为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仍需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深度依赖海水淡化也会带来潜在的安全隐患。导弹袭击或其他威胁将可能导致以色列大部分供水系统瘫痪。这个威胁对海湾地区的阿拉伯国家来说更为严重,他们超过90%的供水都由海水淡化而来且其地理位置与以色列的竞争对手——伊朗更接近。

索里克海水淡化厂保卫森严,城墙高耸,监控录像头以及警卫时刻戒备。为避免受到网络攻击,该厂没有联网,而是采用了一种专门的服务器。但和其他关键基础设施一样,该厂易受导弹袭击。在2006年的一场战争中,黎巴嫩真主党军队就试图袭击以色列的一个发电站。

腾内承认,“以色列很脆弱”。但他也表示,敌人后方的基础设施也同样不堪一击。“我希望大家足够理智对待,不要做出破坏基础设施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