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摩西当时向右转会怎么样呢?

这是一个老掉牙的笑话:如果摩西在经历了40多年的艰难跋涉后,带领犹太人逃出西奈沙漠时向右转个弯,也许今天拥有丰富石油储备的就不是沙特阿拉伯人而是犹太人了。

但是美国一家石油公司相信摩西或许没走错。该公司投资数百万美元,打赌以色列境内确实蕴藏着极其丰富的石油资源,可满足大多数国家的需求。问题就在于那些石油要么深藏于油页岩中,要么就埋在距离淡水资源很近的地方。

9月2日,环保主义者取得了一项重大的胜利。耶路撒冷区域规划建设委员会否决了利用尚存争议的新技术提取石油的试点项目;该技术原计划用于提取耶路撒冷西边的犹太低地(士非拉)油页岩中的石油。但主要担心的问题是,热力采油技术还从未在世界其他地方使用。该技术可将岩石升温至300摄氏度,把页岩中的石油转化成液态。由于以色列整个夏天的关注点都在南部地区和加沙战争上,北部区域规划建设委员会悄无声息地就通过了前往戈兰高地采油的试点项目。

负责戈兰高地石油勘探的以色列Afek 石油和天然气公司表示,一部美国制造的钻井机已在海法准备就绪。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戈兰勘探钻井准备工作最早可于9月28日进行。

北部的希望

9月11日,北部区域规划建设委员会通过了一项在戈兰高地进行勘探钻井的试点项目。该项目涉及区域达396平方公里,从卡兹林向南延伸,约占戈兰高地33%的面积。

根据该勘探项目,Afek可钻取10口采油井用于搜寻石油。勘探专家认为当地石油是常规的液体,而不是在士非拉发现的油页岩混合物。但是,他们也要在挖掘后才知道真相。该公司无法确定具体会发现什么,甚至可能根本就没有石油。

Afek母公司Genie以色列能源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杰弗里•罗奇瓦格(Geoffrey Rochwarger)承认:“我们承担着很大的风险。我们钻井之后可能会发现那是一口干井,里面没有可供开采的石油。”

罗奇瓦格表示,Afek仅在获取石油勘探资格的过程中就将投入约3000万美元的资金,并称自己已意识到可能一无所获。以色列自建国以来,各个能源公司已经在以色列挖掘了530口探井,但还没有在任何一口探井中发现可投入商用的石油。

保持清洁环保

绿色之路环保组织的24名环保主义者上周在特拉维夫政府办公大楼前举行示威活动,呼吁国家基础设施,能源与水务部长西尔万•沙洛姆(Silvan Shalom)(利库德集团成员)停止戈兰高地勘探项目。

绿色之路的发言人哀叹道:“他们正拿我们的水资源在冒险,仅仅是为了一丝采油的可能。”

民众可在为期60天的审批环节中对该项目提出反对,环保主义者和戈兰高地居民对Afek的勘探计划提出了900项反对。

“我们反对的最主要原因是该项目不仅损害人类健康,还会对环境造成破坏。”反对该项目的环境正义组织Adam Teva V’Din的副局长克伦•哈尔珀林-穆瑟里(Keren Halperin-Musseri)说道,“当然,我们最担心的问题就是该项目可能会对加利利海造成污染。哪怕只有一丁点石油泄露,整个加利利海都会受到污染。”

6月19日的一场马拉松会议对大多数反对意见做出了回应,随后北部区域规划建设委员会投票通过了勘探项目。

内务部发言人埃弗拉特•奥尔巴奇(Efrat Orbach)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勘探项目是“完全合法”的,其还征得了国家水务管理局的同意。由于各种繁杂的手续以及护刃行动造成的延期,该勘探项目最终在9月11日得以批准。

环保主义者对北部区域委员会的决定进行了猛烈抨击,称其手段卑劣,直到审核环节已接近尾声才向民众透露大面积的勘探范围。

勘探阶段

那现在呢?

尽管仍有等待审理的两封高等法院请愿书缠身,Afek将于下个月完成必要的实地考察和工作,包括勘察地质情况以及把全部设备搬运到位。该公司最早可于9月28日进行钻井准备工作,具体时间将取决于法院的决定。

第一站的钻探工作将持续两到三个月,钻井深度为1200至2000米。一旦发现石油,Afek将会利用各种技术提取石油,并对该区域商业开采的可能性进行探讨。勘探阶段预计耗时两到三年。

北部区域委员会准许Afek挖掘十口探井。如果该公司在任意一口探井中发现了石油,并计划将其用于商业开采,其将需要进入另一轮审批环节;在此环节中,环保主义者可再次提出反对。

但环保主义者担心一旦该勘探项目在启动后发现石油,他们将无法左右事态的发展。对环保主义者来说,他们的首要目标是在勘探项目启动之前就将其阻止。

Adam Teva V’Din组织的哈尔珀林-穆瑟里说:“(Afek的)目标就是进入下一阶段(商业开采)。我们必须对该阶段进行探讨,分析其将造成哪些危害;如果危害太大,那么就要决定是否还有必要开始该项目。”

她补充道,Afek可在勘探阶段后通过向政府决策者展示其已投入的资金以及政府可从中获得的利益对他们施加巨大压力。

环保政策专家奥尔•凯拉辛博士(Orr Karassin)是犹太民族基金董事会可持续发展委员会的会长,也是反对士非拉项目的领导者之一。他表示:“(取得士非拉项目的胜利给予了我们)极大的满足感。这是对以色列民主、责任政府以及公民参政具有重要意义的一天,尤其是关乎科学而非出于政治考虑的决定。这次胜利也非常具有国际意义。西方国家的油页岩开采技术一直很成功,而以色列是第一个对油页岩开采说不的国家之一,如果不是唯一一个的话。”

“另一方面,我对直到最近才将戈兰高地(勘探)许可证公诸于众这一做法感到惊讶。大家竟然对此一无所知。”凯拉辛说道。

“希望北部区域委员会能够从中吸取教训,并能够再次考虑做出的决定。”凯拉辛表示,“他们要么自己重新做出决定,要么将被迫完成这一工作。”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