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一项通过老鼠实验的研究表明,大麻中的一种化学物质可帮助人们对应对创伤后应激障碍

回忆起一场创伤性事件经常会再次重创受害人。比如,过去几个月,火箭弹防空警报响彻以色列,如今一声汽车鸣笛则可能会导致受防空警报创伤的人们产生新的创伤后应激障碍。

该研究中,曾经受过创伤,但被注入大麻的老鼠在经历创伤提醒后不会产生有关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新症状。这一结论是研究人员在与那些未被治疗或者未被注射抗抑郁剂的老鼠比较后得出的。

老鼠对待压力和创伤的方式被认为和人类非常相似。这项随机对照研究的研究者将结论发表在《神经心理药物学》上,他们称该研究通过大麻醇治疗手段向创伤后应激障碍治疗又迈进了一步。大麻醇是一种影响精神的成分,通常存在于大麻中,人体内也会自然产生。

“我们的研究表明,人类大脑中恐惧电路的连通性会在受到创伤后会发生改变,大麻醇的作用是预防这种改变的发生。”海法大学的心理学家埃立特•阿库拉夫(Irit Akirav)博士说,他和他的博士生Nachshon Korem共同开展这个项目。“本研究有助于在未来开展人体的实验,以寻找合适的方式在创伤事件发生后避免应激障碍的产生。”

据以色列医疗协会称,约9%的以色列人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而且该比例在一些高危人群中更高,如战争中的士兵、前线人员、囚犯和攻击中的受害者。患者表现出衰弱无力、脑中重复出现受伤景象、对创伤事件记忆的回避或麻木,以及反抗或逃跑反应。

在此前的研究中,阿库拉夫发现在创伤性事件发生后,立即给老鼠注射大麻醇可减弱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病症。其他研究者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并继续验证了大麻醇在保护患者免受创伤诱发事件的负面影响方面的作用。

在研究中,受过电击的老鼠重新被放在电击环境下,以唤起其对上次经历的回忆。这些老鼠被注射过大麻醇,WIN 55,212-2,两小时之后并未呈现新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如回避创伤诱发事件、易惊悸、对伤痛更加敏感或大脑中的快感中枢伏隔核不活跃。

研究中使用的大麻醇是人造的,和大麻中引起人兴奋的主要成分四氢大麻醇有类似的效果。

此外,实验中的老鼠还被注射了精选的五羟色胺摄取抑制剂舍曲林。该物质在治疗人类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病症方面效果有限。被注射的老鼠的创伤后应激障碍仅比未注射这一物质的老鼠稍微弱一点。

为了弄清大麻醇是如何祛除创伤后应激障碍,研究者观察了老鼠的大脑。那些经历了创伤和创伤诱发事件的老鼠大脑中和情感相关的受体的表达有所增加,两受体分别是大麻醇受体1和糖皮质激素受体,研究显示这两种受体在应对压力方面发挥着一定作用。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