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目前在西非蔓延的埃博拉疫情,莱斯利•罗贝尔(Leslie Lobel)博士并不像其他人那么吃惊。此次疫情的爆发是埃博拉病毒自1976年在刚果(旧称伊扎尔)发现之后最严重的一次。罗贝尔是一名病毒学家,就职于内盖夫本古里安大学,他带头研究能治愈这种疾病的药物,而这次疫情爆发在罗贝尔的意料之中。

此次疫情在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几内亚和尼日利亚的爆发说明了对罗贝尔团队研究药物的迫切需要。罗贝尔团队在过去十二年中一直致力于对乌干达埃博拉幸存者自然免疫系统的研究。

埃博拉病毒能在人与人间通过体液传播。感染了埃博拉病毒的患者通常会在与病毒接触后8到10天内开始出现症状。初期症状与流感相似,但是50%的患者会出现体内出血。很快人体深处的血管就会开始破裂,导致病人血压变得极低,对内脏造成损害。在过去爆发的疫情中,60%到90%的病毒感染是致命的。

“这次疫情爆发是必然的。”罗贝尔说。从3月至今,埃博拉疫情已经导致超过1600人死亡。

罗贝尔认为全球化和气候变暖是导致本次埃博拉出血热爆发的因素。因为这两个因素对蝙蝠的自然栖息地造成了影响,而很多科学家认为蝙蝠正是埃博拉病毒的载体。

普遍认为,人类和猿猴是因为食用了沾上蝙蝠口水或粪便的食物,或者是用手触摸过蝙蝠粪便后直接擦眼睛或嘴巴而感染上埃博拉病毒的。

罗贝尔说:“实际上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蝙蝠是埃博拉病毒的源头。蝙蝠的确已经证明是马尔堡病毒(另一种出血热病毒)传染源,但还没证明是埃博拉的。”

“但是蝙蝠很可能就是。因为蝙蝠通常不会飞很远,也不经常与人类接触,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这次埃博拉疫情爆发范围比较有限。”

罗贝尔早在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求学时便对埃博拉病毒产生了兴趣,2002年,他移民到以色列,现在因为科研每年会去东非五次。

他和联合研究负责人维多利亚•叶维尔斯基(Victoria Yavelsky)博士一起与美国军方和乌干达病毒研究所合作,希望能利用人体单克隆抗体找到长期免疫的方法。

和美国军方的紧密合作对罗贝尔的研究十分关键,因为本古里安大学的科学家不能在以色列研究埃博拉病毒。世界可以用来研究埃博拉病毒的高防护实验室屈指可数,而以色列大学中并不具备这样的研究条件。

罗贝尔团队的目标是研发出被动免疫疫苗,包含免疫系统所需的预制成分,这些成分能够立刻起效,抵抗病毒。

“这要比美国军方目前正在研究的主动免疫疫苗起效更快,目前美国军方已经研制出疫苗并且在猴子身上起效了,”罗贝尔说,“主动免疫疫苗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见效。”

罗贝尔目前正在跟进120名乌干达埃博拉幸存者的情况,其中一半的人在十多年前研究开始时罗贝尔就一直跟进。罗贝尔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取得这些幸存者的信任,因为在他们的文化中,医疗人员是非常可疑的,有些人甚至认为医生才是埃博拉病毒的传染者。

罗贝尔团队在乌干达的研究离不开高效的物流和社工系统。

目前,罗贝尔正密切关注西非疫情。此次疫情传播速度比以前更快。罗贝尔认为这是因为爆发的地区是西非,能让病毒自然消亡的隔离措施无法在西非有效实行。

“这次疫情很不妙,因为过去疫情爆发都只局限在中非,而中非的安保很好,当地的警察和军队可以控制人员的流动。”罗贝尔说。

可惜罗贝尔团队目前还未能制成疫苗,以应对这次埃博拉病毒的爆发。但是罗贝尔相信自己的团队能在三到五年内研究出包括疫苗和相应疗程的“鸡尾酒”疗法,一旦研制成功,疫情爆发时就能马上应用。

“我们会成功的,只是还需要时间。”罗贝尔说。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