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新技术行业取得了炫目骄人成就的以色列只是一个资源有限的小国,而且还不得不把其中一大部分资源用于军队的建设。以色列空军的情况就是最好的说明。

以色列空军必须让每一分钱都物尽其用,特别是在最好的战斗机和防御系统的成本急速上涨的情况下。以色列空军有一个恰如其名的部队,名为”延伸生命部队”,通过延续旧型飞机的使用寿命来减少开销。

该部队位于以色列中部的108空军基地。它的使命就是确保以色列的飞机和航空电子系统能够装配最新技术,赶上时代变化,保持竞争力。这意味着要对旧型设备开展创造性的工作—对各种类型和时代的飞机进行翻修和升级(部分机型已经服役40年甚至更长时间了),并且对它们进行重新配置,以赶上美国、俄罗斯、法国和其他先进航空航天产品制造国家生产出来的顶级飞机所具备的能力。

108基地指挥员E上校说,要做两方面的工作——将导航、电子设备、通讯、雷达和其他电子系统升级到最新标准,同时翻修和替换飞机上使用过的材料。比如,一架20世纪70年代的过时F-15i”巴兹”(猎鹰)飞机被打造成”一架可以执行现代任务的飞机,变成现代型的飞机。”

以色列空军官员检查飞机内设备。(图片来源:供图)

以色列空军官员检查飞机内设备。(图片来源:供图)

在现在这个”用完就丢”的年代(如果一样东西无法工作了,就把它丢掉,换个新的)已经影响到世界各国的国防设施建设。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色列有很好的理由选择自己的方式。“这种方式便宜得多,”上校E说,“通过维修旧型飞机,我们哪怕没有省下上亿元,也省下了好几百万美元。如果你知道一架目前最好的F35战斗机的价格是1.2亿美元到1.4亿美元,你就会觉得这种方式是很有意义的。”

根据军队规定,上校的全名不能泄漏,士兵们的脸也不能出现在新闻图片上。

上校E的基地处理飞机的电子设备问题,需要深入探索组件、晶体管、保险丝和更多的机密组件的内部情况。有些零件很久之前就停止生产了,要找到新产品并不容易。在许多生产中心,包括国防产品工厂,这些电子设备和独立部件的原装设计和电源早就被弃置在下层地下室,尘封数年了。这些部件都是由机器在流水线安装的,这些部件和其他部件协作形成一个统一的工作系统。当系统出现功能障碍之时(比如雷达设备出现问题),一般情况下, 生产商只需运送其他部件过来。

但是,如果那个部件(或者甚至是整个系统) 已经退出生产了呢?上校E说,这个时候,就该我们部队的数十位工程师和技术人员上场了。“我们经常要进行深入分析,并且要花很长时间修复已经烧坏的电源、锡焊线和保险丝。在许多情况下,连生产商都没有这些部件的规格说明—尽管这个部件还处于生产状态,当然大多数情况下是停产了。”

提交到108基地进行维修的部件(图片来源:供图)

提交到108基地进行维修的部件(图片来源:供图)

“在民用领域,不值得投入精力修复这些小细节,因为大规模生产已使很多东西变得便宜。但是在军用设备领域,情况恰好相反。”上校E说,“系统越新型,越先进,它就越贵,特别是在航空航天领域。”上校E的部队处理过的飞机包括法国达索战斗机、美国F15s/16s战斗机、以色列幼师战斗机、无人机、训练机等等。上校E说:“不管你信不信,我们还有很多道格拉斯A-4天鹰攻击机。”该型号生产于20世纪50年代,早已退出服役。

108基地为以色列节省下多少资金呢?上校E说:“我们从来没有对此做过研究,但我们能够做到只需要两三名人员就能够完成重大升级,其部件只花费了数万谢尔克。”针对某些情况,以色列空军让私人承包商对同类工作进行费用估算。所估算出来的费用比上校E部队的开销即便没有高出几百个百分点,也高出了数十个百分点。上校E说:“你可以从我们完成的项目的数量进行推算。我们大概完成了数千个项目。”

上校E部队的另一个使命是对飞机进行升级,即通过增强系统的能力或者整体替换系统来提升飞机的能力。“在这里我们不能透露过多细节信息,因为我们安装的设备都是非常先进的。”上校E说,“但是你可以想象一下,以色列在航空电子设备、视觉技术、雷达、通讯和其他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就,我们在军队里也使用其中一部分的先进系统。”

上校E说,事实上,目前以色列空军的高级军官们更喜欢使用非全新的设备。“当然,如果美国主动为我们购买一批最先进的飞机,我们不会说不要。但事实是,我们无论怎样都会对设备进行更新。我们很高兴能够对旧型飞机进行设备更新。”上校E说,“我们部队每年会开展约100个重大项目,也会对现存设备进行不计其数的‘小型’修复。”

108基地工程师在检测零件。(图片来源:供图)

108基地工程师在检测零件。(图片来源:供图)

上校E说,另一方面,他指挥的士兵们并不是奇迹创造者。一架已经服役30年的飞机,在翻修之后,能够达到全新的现代战斗机的水平吗? “这不太可能。” 上校E说,“但是,我们对翻修后的飞机的任务执行能力感到很满意。我们的飞机能够完成任何派发给以色列空军的任务。”

“哪怕我们很想,我们不会,也无法和埃尔比特系统公司以及以色列飞机工业公司进行竞争,无论是为了争取合同还是为了人员。”上校E说,“这些公司研发先进的系统,从零开始发展新型的系统。而我们处理的是内部组件,很多情况下,这些组件都是一些‘被遗忘’的设备。我们无法像国防产品承包商一样,在流水线上生产产品。我们升级的每一个系统,翻修的每一部飞机都是有针对性的工作。”

在108基地工作的人数是一项机密(上校E只能告诉我们人数超过100),但该部队每年会收到500个入伍申请。总的看来,每年有20到30个新兵能够被吸纳进入这支部队。上校E说:“我们有一个非常严格的筛选流程,我们只想录用拥有过人的技能和动力十足的新兵。”

该部队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资金。上校E说部队支付给这些他想要录用的人的薪酬不能超出以色列国防军允许的范围。这些薪酬不是很高。他说:“我们全部的员工都是接受了特殊的电子技术训练的工程师和高级技术工作者。” 在如今高科技主导的经济中,这些技能都非常有价值。上校E无法提供能够和私营部门竞争的薪酬。“所以我给他们提供了别的东西——身处前线保卫国家的机会。”

换句话来说,就是动机和奉献精神。“对于承诺服役5年的士兵,我们给的最高月薪是5,500谢尔克。比起他们能够从外面得到的薪酬,这只是微薄的收入。”上校E说,“然而,我们发现,以色列还是有很多理想主义人士。我的工作就是使他们专注于完成任务。这个任务是整个以色列国防军中最重要的任务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