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饮料公司SodaStream首席执行官丹尼尔•伯恩鲍姆(Daniel Birnbaum)在采访中说,公司正考虑关闭其在约旦河西岸Mishor Adumin地区的工厂,并将工厂的业务转移至以色列内盖夫,但他同时强调,外界对其工厂地点的批评并不是影响决定的因素。

伯恩鲍姆对以色列财经媒体The Marker的记者说,SodaStream公司的任何决定都是出于经济考虑。他说:“欧洲对约旦河西岸产品的联合抵制与此决定无关。”

SodaStream公司和以色列政府签署协议,将把工厂建在以色列南部的内盖夫沙漠,这一切表明转移工厂的决定是出于商业考虑,而不是受政治因素影响。近几十年来,以色列一直致力于提升企业在荒芜的内盖夫沙漠的投资建厂数量

SodaStream公司成为“BDS运动”的“热门”目标。“BDS运动”即联合抵制、撤资和制裁以色列运动,在约旦河西岸和/或以色列生产的产品都遭到抵制。SodaStream经营取得成功,又众所周知是以色列制造的产品,并且厂址位于约旦河西岸,以色列针对巴勒斯坦的政策遭到抗议,而SodaStream公司也因此成为抵制者的目标。

SodaStream软饮料公司在以色列设有八家工厂,在全世界共有22家。位于Mishor Adumim的工厂是SodaStream在以色列设立的第一家工厂,共有1300名员工,其中950名是阿拉伯人(包括450名以色列人和500名巴勒斯坦人),350名是以色列犹太人。公司方面称员工的工资和福利和同行业的员工在同等水平,并且并不歧视不同种族和国籍的人,这些都得到了员工的证实。SodaStream公司的首席运营官约西•阿扎扎尔(Yossi Azarzar)说,公司为巴勒斯坦员工争取到以色列工作许可证,他们可以自由地在工厂和家之间往返。

伯恩鲍姆声称公司的决定和联合抵制无关,这似乎值得怀疑。然而,今年SodaStream气泡水机的销售额下降了15%到30%,15%的误差是分析师对原始数据的不同分析所致。SodaStream的股价表现更是不佳。2014年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的股票价格下跌了35%左右。

但是专家称并不是联合抵制导致股价的下跌。

SodaStream公司最大的市场在美国,约占其收益的三分之一。然而,在美国的销售额却骤然下跌,公司因此遇到困难。股市及金融研究网站Seeking Alpha的专家称,许多分析师近期推荐投资者购买SodaStream的股票(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有谣言称公司将被收购),但是“投资者似乎没有意识到SodaStream公司的利润正以惊人的速度下跌的事实。虽然SodaStream现有用户可能再次购买其产品,但是很明显公司无法再扩大其客户群。”

分析师称,SodaStream公司销售额的下降和“BDS抵制运动”没有关系。SodaStream气泡水机销售成绩佳,在此类产品中引领先锋,这是近几年没有一家美国公司考虑涉足的领域。一些遭受严重打击的竞争者,包括可口可乐公司也开始向SodaStream公司学习。今年早些时候,可口可乐公司购买了美国绿山咖啡公司(Keurig Green Mountain)10%的股权。这家公司的著名产品是单杯式咖啡机和胶囊式咖啡机。可口可乐公司还打算自行研发与SodaStream气泡水机类似的冷饮系统。分析者认为,两家公司联合将产生巨大营销力和市场占有率,这让投资者对SodaStream股票望而却步

面对此类竞争,一般公司会推出新的产品以扩大市场占有率,或通过促销和降价来吸引新的消费者。但想要这要做,SodaStream公司必须改进技术及削减成本以获得打营销战的资金。SodaStream公司不久将和可口可乐公司竞争市场份额,而公司的股价和利润却不断下跌,因此为获得所需资金,SodaStream必须尽可能地削减成本。

在这种情况下,SodaStream公司只能关闭Mishor Adumim工厂,并将公司搬到位于贝尔谢巴Lehavim地区新的流水作业工厂。公司还打算合并Lehavim其他工厂的生产。公司在以色列阿什克伦设有另一工厂,在国外还设有几家小型工厂。伯恩鲍姆在采访中说,将生产转移到Lehavim地区有利于公司合并经营并削减成本,更有效率地生产高质量的产品。

除此之外,将工厂搬至Lehavim地区还可获得由以色列政府提供的数百万美元的补贴,这也是SodaStream将工厂搬至内盖夫的另一原因。在2012年签署的协定中,SodaStream同意在新开发的以丹工业园区设立生产厂房,预算造价为2.8亿谢克尔(7800万美元)。根据经济部的文件,工厂预计雇用约1000名员工。作为回报,SodaStream公司将获得20%,即6000万谢克尔(1600万美元)的补贴。SodaStream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约有1400名员工,其中900名在Mishor Adumim工作,因此,为了满足条件,SodaStream公司必须雇用多一倍的员工或将厂址移至内盖夫。

销售额下降和竞争激烈使前一方案在近期内不可能实现,因此关闭Mishor Adumim工厂成为唯一方案。讽刺的是,反以色列运动将目标瞄准SodaStream公司的Mishor Adumim工厂,而因为工厂关闭而遭受损失的将是数百名巴勒斯坦员工。

建立新厂后,这些巴勒斯坦员工将被内盖夫的贝多因居民代替。2012年签署的补贴协议中,以色列贝多因人城市拉哈特(Rahat)的市长法耶兹•阿布•萨因班(Fayez Abu Sahiban)说,SodaStream工厂“将成为内盖夫的经济引领者,拉哈特的居民将有更多的就业机会。工厂将大大降低拉哈特人民,特别是贝多因妇女的失业率。”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