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以色列每届政府持续执政的时间并不长,但至少议会大厦的运行正变得越来越具可持续性。通过实施每个房主都会采取的环保措施,以色列政治的大本营近来也逐渐成为了世界上最环保的议会。

以色列议会在3月29日启用了议会大厦及其周边建筑屋顶占地4560平方米的太阳能发电板。尽管这1500块太阳能板是议会最明显也是最核心的环保措施,但其并不是到目前为止议会为节约能源采取的唯一措施。绿色议会项目始于2014年一月,包含13个不同的生态项目,花费达700万谢克尔(合180万美元)。

“今天是一个圆梦的时刻,因为八年前我们曾有个把议会打造成环保议会的梦想。”联合阿拉伯名单党议员兼议会环保党团会议主席多夫•柯宁在其穿过议会大厅前往太阳能板揭幕仪式时告诉各位记者。

该太阳能板可提供450千瓦的电量,比最有力竞争对手德国柏林国会大厦以及澳大利亚堪培拉国会大厦的发电功率还高,能满足以色列议会大厦一成的用电量,每年可节约30万谢克尔。相比之下,以色列当前仅有2%的用电量是通过可再生能源提供的。

加上其他能源节约措施,该太阳能板有望能够满足议会大厦三成的能源需求。该太阳能板的造价为240万谢克尔,由其发电节约的费用有望能在八年内抵销建造成本。

而柯宁走过的大厅和整栋大厦的照明设备也已被换成节能LED灯。

作出这些改变的地方主要是议会大厦较为老旧的部分,这些建筑早于1966年就开始使用,因此必须对其进行改进。而大厦相对新建的部分于2008年开始使用,是根据更为先进的建筑标准建造的。

例如,悬挂着马克•夏卡尔画作的著名走廊四周的老旧玻璃近期被换成了隔热双层窗户,该走廊就是先前的建筑。而后来新建的建筑可利用自然光和太阳辐射在冬天期间供暖,窗户上还设计了遮阳蓬,用于阻挡夏季烈日的照射,使建筑内部在一年的其他时间内保持凉爽。

尽管以色列是出了名的创业国度,也因研发和出口尖端技术而闻名世界,但为议会大厦研发进步环保方案却出乎意料地费了一顿功夫,主要的难题是对议员和议会大厦工作人员的环保再教育。

“此事关乎组织文化的改变。”议会总干事罗恩•普洛特表示,“在大选休会期间(2015年一月至三月中旬),我们对不同部门的35位工作人员进行了关于可持续性的深度课程培训。”

该为期一周的高级课程主要围绕环境伦理、环境法以及环境经济等课题展开,在此之前,全体议会工作人员还必须参加可持续性主题工作坊。

绿色议会项目可持续性协调员塞缪尔•查延博士说:“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时代,但我们要改进的不仅仅是议会大厦,还要对议会工作人员和议员产生影响。如果我们想为世界其他国家的议会树立榜样,那么每个人都必须参与进来。”

普洛特表示,并非所有议员都欢迎这些改变。但他们似乎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来熟悉该环保项目,这意味着他们要习惯各种细节,如用玻璃水杯代替委员会办公室的塑料水瓶以及三升和六升双容水箱抽水马桶的安装(旧式马桶使用的是冲水量为九升水的水箱)等。

当室内人员全部离开时,所有的照明设备和空调会自动关闭,甚至连未关闭但无人使用的计算机在收到警报后也能远程关机。当前20%经议会使用的纸张都是通过回收利用获取的,而且所有材料都是双面打印。

更值得注意的是,议会正在利用电子信息传输系统代替纸张。现在议员人手一部电子平板,而且议会全体会议大厅每个座位的电脑屏幕也正在升级。以前议员只能用该屏幕对提案进行投票,现在他们还能通过其获取法案以及其他议会事务的各种信息。

“部分议员可能更喜欢纸质资料,但他们不可能再收到用白纸黑字印出来的大笔年度预算了。”普洛特边说边用两臂比划出大概三十公分的文件厚度。

“这些文件将会存到一个可插入议员电脑的闪存盘中。”他说。

绿色议会项目还包括优化议会大厦大片花园的灌溉系统以及更换大厦空调系统的水泵。海法大学的专家打算在安息年后为议会大厦建立一个绿色屋顶(用植被覆盖屋顶)。届时,该绿色屋顶不仅可用于研究,还能推动议会大厦的节能工作。

现在议会餐厅的就餐人员需要按照要求将可回收利用的废弃物倒入不同的垃圾箱,而不久之后他们可能会被要求将剩饭剩菜中的有机废弃物倒入特殊容器中。议会代表目前正和耶路撒冷市政府进行合作,将议会餐厅的有机废弃物运至废料处理场用于制作肥料,而不是运到垃圾填埋场进行填埋。

“我们提前九个月完成了该项目的第一阶段,并且计划半年后开始第二阶段。”普洛特说。

“我们会把第一阶段省下来的每一分钱都投入到第二阶段中去。我们希望能在五年后收回我们的全部投资金额。”他补充道

议会已和欧洲南部和非洲多个国家议会签署环保研究合作协议。

“如果一直只有以色列议会大厦成为世界上的环保建筑,那我们的目标就没有达成。”柯宁说。

“我们的议会现在是世界上最进步的议会之一。我们希望政府部门、私营企业和其他国家的议会也能效仿我们的做法。”他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