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专业学生丹妮特•佩莱格(Danit Peleg)决定使用3D打印机来设计和打印她整个毕业服装设计系列,而在此之前她对3D打印机一无所知。

不出所料,当她提出这个想法时,她所在申卡尔设计与工程学院的教授无不对此表示怀疑。

但尽管佩莱格没有赢得申卡尔学院的最佳毕业作品奖,关于佩莱格服装系列的视频已获得超过100万次的观看,观众都对这五套可放入洗碗机清洗的橡胶服装啧啧称奇。

“我想‘好吧,这是一个很好的设计,但我没有赢。我不在乎。’”佩莱格本周在她工作室回想当时的情景表示,“后来开始在媒体上产生影响,然后我意识到‘嗯,这是一个大事件。不是只有我觉得这会吸引大家的眼光。’”

丹妮特•佩莱格(图:Danit Peleg LinkedIn)

丹妮特•佩莱格(图:Danit Peleg LinkedIn)

佩莱格的设计是对能否使用家用而非工业3D打印机打印可穿服装的测试。

她让五个模特穿上用网状打印材质制成的全套服装走秀,只在透视装中加了内衬,包括五双红色细高跟鞋。

整个制作过程花费了超过2000个小时的时间,需要使用软件和打印出A4纸大小的材料,这是小型家用3D打印机能打印的最大尺寸的基础材料。佩莱格剪出不同的图案,用胶水把各块材料粘在一起,而不是用针线进行缝合。

从寻找合适的材料到了解设计元素,佩莱格花费了一定的时间学习如何使用3D打印机打印出自己所需的材料。她很快意识到此前从来没有人用3D打印机制作服装,因为现有材料都是由硬塑料制成的,无法穿上身。

当佩莱格发现比其他材料更柔软、更有弹性及更耐用的FilaFlex弹性纤维时,决定采用这一由西班牙制造的材料,而生产该材料的公司同意向她提供数卷材料。

佩莱格最终使用了自己的Witbox3D打印机,但刚开始的时候,当地两个设计实验室的全体3D创意人员都非常慷慨地帮助她启动该项目。

“那是一个有很多极客的实验室。”佩莱格开玩笑道,“我真的很喜欢那里的活力和人。他们非常好奇,想看看我有怎样的想法。”

其中包括来自阿弗拉(Afula)的极端正统犹太人雅尼夫,他帮助佩莱格做了无数3D打印软件方面的工作,但从不求名利和回报。

佩莱格从来没设计过鞋子,更别提要编写一个计算机程序把这些材料打印出来了。当时佩莱格想让她的模特从头到脚穿上用3D打印机打印出来的材料,于是她联系了一个在网上向她免费提供鞋子材料的人。

3D打印的红色高跟鞋(图:Zahava Presser/Times of Israel)

3D打印的红色高跟鞋(图:Zahava Presser/Times of Israel)

“因此加入这个群体很有趣。”佩莱格说,“因为(一个设计师)可能正在做着一些会对其他人带来真正帮助的事情,所以他们总是很相信其他人,也能互相学习。”

为了鼓励和帮助其他设计师使用3D打印机,佩莱格在Reddit上按步骤发布了整个制作过程。

这并不是佩莱格第一次在她的服装设计中应用科技。

去年,她制作了一条用LED灯显示心形图案的裙子。该裙子与电话号码相连,她鼓励观众“发信息给裙子”,对其进行评价。当人们发送好评信息时,裙子上的灯光会亮起,构成一个心形;反之灯光则熄灭。

她今年的项目则向当代艺术家和设计师如荷兰服装设计师艾里斯•范•荷本(Iris van Herpen)看齐,荷本曾用工业3D打印机打印出个人服装,而且“一直都是佩莱格灵感的源泉”。

佩莱格说:“我觉得我们将看到更多服装设计师使用3D打印机。”在她的构想中,十年内网上购买可供打印的材料将成为现实,人们打印自己的服装将成为普遍现象。

“设计师不再需要跑到中国生产服装。”佩莱格预测道,“到时候他们只需设计好款式,把服装模型发布到网上。”

以色列设计师Dani Peleg工作室里的3D打印服饰(图:Zahava Presser/Times of Israel)

以色列设计师Dani Peleg工作室里的3D打印服饰(图:Zahava Presser/Times of Israel)

至于穿上3D打印的服装,佩莱格承认她的服装系列仍停留在概念阶段。

“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不喜欢在日常生活中穿上橡胶衣服。”她说,“但我敢保证如果使用棉布,这些服装会好得多。几年后,我们放进打印机的材料可能会变成涤纶,到时穿起来就舒服多了。”

就目前来说,佩莱格的梦想是开第一家售卖可打印材料的网店。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拥有家用打印机的人还不够多,而且打印速度太慢,不实用。

“以后打印速度会快得多。”佩莱格说,“我们也会找到更有用的机器。服装领域将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