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ax明亮清爽的办公室与其他以色列高科技公司相差无几,除了有一位拉比在仔细检查办公室的设计是否适合超正统犹太女性在那里工作。

该公司位于特拉维夫附近的霍隆市,共有约20位超正统犹太女性员工,是以色列聘请超正统犹太女性的几家公司之一。如今,以色列宗教群体中越来越多女性进入职场,负责养家糊口。

Comax为周边地区大型超市研发的计算机程序大多出自超正统犹太女性员工之手,她们都是贝内贝拉克编程学校的毕业生。贝内贝拉克社区距离该公司约10公里,居民主要是超正统犹太教徒。

超正统犹太教徒人口约占以色列总人口的11%。

他们严格遵守宗教和传统的生活方式,超正统犹太男性的主要职责就是研习宗教教义,而不是出去工作。

超正统犹太人家族庞大,劳动市场参与率一贯偏低,在以色列最贫穷的群体中占了很大比例。

但自2000年以来,超正统犹太女性的劳动市场参与率攀升了30%。现在,75%的超正统犹太女性进入职场,与全国女性就业率相符。

智库以色列民主研究所去年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超正统犹太女性的能力越来越强,她们在自己的社区也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今年27岁的梅拉夫是Comax客户关系部的主管,有两个小孩,一个4岁,另一个9个月。

和大部分超正统犹太教徒的妻子一样,她也戴着假发。她们不能在公共场合露出自己的头发,但梅拉夫同时也过着现代职业女性的生活。

她说:“我丈夫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他帮忙照顾孩子、做饭,送孩子到托儿所和幼儿园,所以我才能按时上班。”

和许多超正统犹太男性一样,她的丈夫也是全职研究宗教,而梅拉夫很乐意负责养家糊口,希望“工作越久越好”。

专门研究超正统犹太群体的社会学教授梅纳赫姆•弗里德曼(Menachem Friedman)表示,由于家庭角色的“不正常分配”,超正统犹太妇女总是需要同时工作和照顾多个孩子,确保她们的丈夫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宗教研究。

他表示,近年来,儿童保育、教育和宗教机构行政人员等招聘超正统犹太女性的传统领域已经饱和,迫使求职者把目标转向世俗行业。

弗里德曼说,这必然会产生文化影响。

“即使他们声称在非宗教环境下工作的超正统犹太女性不会受到影响,但这是不可能的,只是迟早的问题。”

超正统犹太女性严格遵守“端庄”的教规,按照规定穿着浅色长袖衣服和裙子。

她们不能与不是她们丈夫或近亲的男性独自相处。

她们是家庭的支柱,肩负着抚养孩子、管理家务和赚钱的责任。

弗里德曼表示:“她们捍卫着超正统犹太群体强加的高尚理念,即超正统犹太男性研习《托拉》,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们真的赞同这一说法。”

“尤其当她们在一个非宗教环境中工作,而且意识到她们家庭分工异常的时候。”

大量高科技企业受到国家大笔补贴的激励,选择雇佣超正统犹太人。这一举措旨在鼓励超正统犹太群体进入职场,而不是依赖福利生活。

此外,超正统犹太员工愿意接受低于平均水平的工资,以换取适合他们生活方式的工作条件。

超正统犹太人占Comax员工的近三分之一,同时占计算机程序员的90%,因此高管团队不得不对工作场所进行改造。

Comax联合首席执行官伊兹扎克•比尔(Yitzhak Bier)正统犹太人的身份对此有所帮助,虽然不是超正统犹太教徒,但还是熟悉犹太宗教律法。

比尔的合伙人莫迪•弗伦克尔(Moti Frenkel)表示:“我们开业后,一位拉比来做了彻底的检查,特别是确定所有门都是玻璃门,这样男性和女性就在封闭的房间里不会单独相处。”

由于超正统犹太人的高出生率,Comax需要招聘足够的员工,以便员工频繁休产假,由五位超正统犹太女性来填补两到三个全职岗位。

27岁的塔利亚是公司的另一位超正统犹太女性员工,包着头巾的她表示:“他们非常配合……让我可以来工作。”

她还表示,Comax理解错综复杂的犹太宗教饮食法、宗教节日的庆祝和家庭的需求。

“当我们需要留出时间陪孩子,他们也能理解。”

比尔表示,超正统犹太员工信任他。

他举了一个例子,一名超正统犹太女性员工在赎罪日前给他发了一封邮件,请他原谅她在过去犯的错误。

他说:“我完全明白她想要的是什么,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犹太教徒。”

“我回复道,根据超正统犹太教的传统,我会原谅她三次,这件事就这么了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