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海尔•齐诺维斯基的母亲那代人普遍把教师作为自己的职业,而过去14年来,齐诺维斯基一直在以色列蓬勃发展的高科技行业中,为超正统犹太女性就业的未来扮演着“先驱”的角色。作为首批获得计算机技术学士学位的超正统犹太女性之一,齐诺维斯基目前是一名外包程序员,她用“死板、重复以及绝非人人适合”来形容自己的工作,工作时间很长,经常需要完成千篇一律的任务。

但齐诺维斯基算是幸运的了,能找到一份薪酬不错的工作,帮助她远离超正统群体普遍面临的严重债务问题,虽然她很多邻居都在高科技领域工作,但领到的工资远低于世俗犹太人可接受的标准。

虽然有数千名超正统犹太女性任职于高科技行业,且该人数将继续上升,没有官方数据记录超正统和世俗犹太人之间薪酬差距的严重程度,但这种现象不仅广为人知,还普遍存在于像Matrix公司这样的企业。该公司莫顶伊力特和贝特谢梅什办事处的软件开发和质量保证部门聘请了700多名超正统犹太女性员工,公司官网上一篇文章称这些员工的“素质很高,和以色列中部的人力资源成本相比,更能吸引注重节省成本的顾客。”

沙斯党议员伊扎克•瓦克宁上个月在议会财务委员会的一次讲话中表示,虽然“超正统犹太人迫切希望进入职场,但他们是最贫困的群体。”他以自己的女儿为例,在Matrix公司工作的她每月领取5600谢克尔(约合1500美元)正常“超正统犹太人工资”,而她的世俗犹太女同事却能领到8800谢克尔(约合2300美元)的工资。工资的多少是按照不同群体进行配置的,完全没有考虑员工的不同专业水准或教育水平。

超正统犹太女性遭遇的待遇不公反映出高科技行业整体的薪酬不平等。中央统计局的数据表明,男性员工的平均月薪为1.58万谢克尔(约合4100美元),而女性平均月薪为8771谢克尔(约合2300美元),此外仅有三分之一女性进入公司管理层岗位。

然而,总体工资差距是超正统犹太社区一个敏感的话题,其中超正统女性员工的工资竟比世俗犹太男性和女性低了整整40%,令人震惊。很多人担心站出来维护自己同工同酬的权利会被解读成有违谦逊或忽略家庭。

齐诺维斯基解释道,更糟糕的是,很多人认为这种争辩会让自己成为罪人,被斥为“现代”或“追逐名利”。

她表示,“在超正统犹太人的世界里,工作不是美德”,很多领着最低工资标准的超正统犹太职业女性要么是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当成了印度廉价外包中心的本土替代品,要么就是在面对该问题时遇到进退维谷的文化难题。

过去十年间,超正统犹太女性已经开始填补空缺,进入编程、软件开发以及技术企业和其他对技术要求不高的低端岗位。即使是在那些待遇不公现象广为人知的企业,还有很多人表示喜欢那里稳定的工资和灵活的上班时间。因为她们的工作时间以项目截止日期为准,而不是以办公室上班时间。而作为妻子和母亲,她们的时间安排本来就已经非常紧凑,所以她们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协调自己的工作时间,早早开始每天的生活,确保能够准时赶上下午的拼车回家,晚上哄孩子睡觉后再在家用电脑完成她们的工作任务。

高科技行业的超正统犹太职业女性是在创业国度发挥着关键作用但往往又被大家忽视的主力军。以色列的人均创业率比任何一个国家都高,最出名的是具有高度创新精神以及大都是由男性领导的企业,如基于GPS的导航应用位智,在2013年以约10亿美元的价格被谷歌收购。

中央统计局的数据表明,即使在不那么出名的企业中,高科技职位也是以色列最赚钱的工作,该行业招聘的员工超过28万人,薪酬约为国家平均工资的两倍。

一直致力于增加超正统女性就业机会的前政客瑞凯莉•伊本博伊姆(Racheli Ibenboim)表示,虽然以色列政府自称超正统犹太女性的就业率很高(79%),但政府把她们安置在薪酬最低的职位,包括高科技行业,这种做法对她们摆脱长期贫困几乎毫无帮助。

和大部分同事不一样,她们没有服兵役,因而也没有机会接触军队的各种高科技部队的人力资本关系网以及接受相关培训,超正统犹太女性在世俗犹太人占主导地位的职场申请工作时还需面对文化歧视的问题。

伊本博伊姆表示:“员工对超正统犹太人感到害怕,因为他们觉得超正统犹太人会破坏集体的动力,会停下手头的工作祈祷,还会每年生一个孩子。”

奥兰•辛格尔解释道,她们在实际生活和经济活动中确实会出现上述情况。辛格尔在特拉维夫拥有一家高科技企业,通常把低端编程工作外包给超正统犹太女性。除了大概每年请一次产假外,大部分员工在深夜或周六安息日都无法工作,而跨国客户恰恰可能在这些时候需要他们的服务。更重要的是,由于她们在宗教学校接受教育时,数学、英语或科学课程较少,因此她们在完成工作时会遇到一些挑战。

但说到最后,聘请超正统犹太女性对公司不无好处。她们表现出了忠于公司、求知若渴以及友好互助的品德,她们乐于帮助同事克服困难,所有这些品质在变化无常以及个人主义大行其道的高科技行业都是非常难得的。

他解释道:“她们非常值得信赖,有着极其崇高的职业道德。我相信这是因为她们了解自己所在的真实经济处境,让她们能够真正地珍惜现在的收入。”

女性在近几年才开始争论捍卫自己职场价值的问题,而大批超正统犹太女性企业家也为此在专业学术机构如施特劳斯学院制定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该学院女子部门负责人里夫卡•耶鲁斯拉夫斯基表示,今年秋季有望迎来500新生,而2013年最开始招生时仅有37人,新生将入读计算机科学和生物技术等专业,学习如何在高科技或其他行业推销自己。

课程包括帮助她们润色简历以及获得在实验室实习的机会,他们将在实习过程中直接接触自己的专业,此外还将获得以后找工作时所需的推荐信。

虽然部分超正统犹太人仍在谴责女性步入世俗高科技职场是抛弃传统价值观的做法,但耶鲁斯拉夫斯基表示很多人也逐渐把施特劳斯学院视为最坏打算中最好的选择,因为该学院保留了男女分隔的管制方法,还在课程中融入了宗教学习。

“该学院旨在让女性有一份收入,让她们的家庭活得有尊严。”耶鲁斯拉夫斯基在结束一天繁忙的工作后边做饭边对笔者说,“我觉得这一代人正在慢慢明白女性完全可以在 扮演好超正统犹太人角色的同时对自己的技能和价值有充分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