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原因不明,但近年来自闭症像流行病一样在美国儿童中蔓延开来,据专家预测,甚至到了每150个八岁儿童中就有一个自闭症谱系障碍(ASD)患者的地步。

多伦•索梅尔(Doron Somer)和内里•本-阿扎尔(Nery Ben-Azar)都体验过家人患上自闭症的滋味,也和其他所有人一样对自闭症的各种“为什么”有诸多疑问。索梅尔向《以色列时报》表示,但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们决定重点研究自闭症的“什么”,如“面对自闭症,我们能做点什么”。

“保证自闭症儿童的安全是我们研发AngelSense设备的主要动机,该设备专门用于追踪自闭症儿童,甚至当他们长大成人后也可使用。”

抚养自闭症儿童最大的难题之一就是保证他们的身体不受伤害。和所有孩子一样,自闭症儿童天生也有好奇之心,也想出去接触世界,但很多孩子却以走失而告终,美国国家自闭症协会把该行为称为“游荡”。父母表示,超过三分之一走失的自闭症儿童无法说出自己的名字、居住地址或电话号码,三分之二险些发生交通事故。此外,六个走失的孩子中就有一个沦为性侵犯的受害者,而且很多自闭症儿童走失后就和家人天人永隔了;相关数据表明,自闭症儿童的死亡率是非自闭症儿童的10倍,其中95%都死于溺水。

2014年纽约发生的一起悲剧让许多纽约人深刻意识到上述不幸的事实:14岁自闭男童阿凡特•奥肯多(Avonte Oquendo)遭碎尸后遗体惊现纽约东河。奥肯多离开其位于长岛距东河不远的学校数周后,人们才发现了这可怖的一幕。此前,长达数周的搜索工作一无所获。

索梅尔解释道,因此即使当自闭症儿童在室内,在学校等相对安全的环境,也应把时刻记录他们的行踪作为当务之急。“但现实中却没有适当的工具能够实现这一目标。现有的解决方案都存在重要缺陷,而这正是我们研发AngelSense设备的原因。”

AngelSense设备是一个微型追踪器,可附在孩子衣物的任何地方,但建议放在孩子不常注意的偏僻位置,如前面的口袋或腰带等,从而降低他们试图拆除该设备的可能性。该设备包含GPS芯片、手机网络连接系统、摄像头和麦克风,当孩子活动时,所有这些工具都会不间断运行。

设备拍摄的照片、记录的位置及其他活动会自动上传至一个服务器,父母可在服务器上实时查看孩子的动态,他们的智能手机还可接收通知,随时告诉他们孩子的精确位置。包括该设备在内,AngelSense提供的追踪服务每月费用为150谢克尔(约合40美元)。

市面上有很多GPS追踪器,其中部分是专为追踪孩子而研发的,少数产品还自带摄像头和麦克风。但AngelSense追踪器具备多项专为满足自闭症儿童需要而设计的功能。索梅尔表示,例如,这款可附在孩子衣物上的设备只能通过一把由父母保管的特制钥匙打开。

索梅尔表示,“你不能给自闭症儿童带上手表”,而很多面向孩子的GPS追踪器都制成了手表的形状。“单单是手表的出现就会对自闭症儿童造成过分刺激,他们会把手表甩掉,迅速将其毁坏。”

然而,AngelSense设备最重要的创新之处在于该设备能从建筑内部和车辆内等发送定位信息。“其他GPS追踪器只能生成地理围栏即虚拟地理边界,当孩子离开特定地理区域时会发出警报。”索梅尔说,“但这不能为自闭症儿童提供真正的帮助,因为他们即使是在认定的‘安全’区域也会遇到麻烦。通过AngelSense设备,孩子一活动父母即可收到提醒,因此他们可以在线查看孩子是否出现在学校建筑物中不该出现的某一区域。”

该系统通过可分析个人动态的高级算法实现了上述功能。“GPS分析通常用于导航,通过各种应用测定和分析用户应如何从一个地点到达另一个地点。”索梅尔说,“但大家都知道,由于定位卫星存在视距限制,GPS只能在户外运行。为了我们的追踪器能够有效运行,我们必须保证我们能在室内追踪孩子,而孩子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室内度过的,要做到这一点又必须借助高级大数据分析系统,这无疑是我们解决方案的核心组成部分。”

AngelSense设备现在拥有数千用户,最近其中一个用户反映的事例表明了个人追踪分析的重要性。“我们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个小女孩在坐校巴时受到父母追踪,但追踪器显示校巴已在路旁停留了很长时间。”索梅尔说,“父母在调查后发现他们的女儿被校巴司机强暴了。如果没有AngelSense设备提供的实时活动追踪,他们永远也不能发现类似事件。”

AngelSense还能帮助自闭症儿童的父母组成互相支持的圈子,甚至还能借此机会赚钱。“很多抚养自闭症儿童的家庭都感觉受到了孤立且备受折磨,因为他们必须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照顾孩子上。”本-阿扎尔说,“由于无法参加工作,部分家庭还陷入了财政困境。例如,我姐姐是一名专业咨询室,但为了照顾她患自闭症的儿子,她不得不把工作辞了。”

为了解决上述两个问题,AngelSense为使用该设备的父母设立了援助中心,把作为该公司消费者的父母聘为员工。本-阿扎尔解释道:“我们选择了部分最精通技术的用户,让他们了解该设备的来龙去脉,于是现在他们能够接听其他父母的来电,为他们提供帮助和指导,教他们使用AngelSense设备,甚至还能为他们提供建议,解决和他们孩子相关但与设备无关的特定问题。”

他补充道:“我们的目标是创建一个帮助父母的社区,成为自闭症儿童相关信息首选资源以及为那些想要或需要重新工作的父母提供就业机会。”

对索梅尔和本-阿扎尔来说,帮助自闭症儿童和他们的父母纯粹是出于个人原因。和本-阿扎尔一样,索梅尔家里也有一个自闭症患者——他儿子。“我儿子伊塔玛尔今年18岁了,但他永远都像是一个三岁的孩子。”索梅尔说,“他在不断长大,我们也知道不可能永远把他留在我们身边,我们也不可能一直照顾他。孤独症儿童和成人很容易被人利用,实际上我自己的儿子也曾在一位本应照顾他的护工手中遭受虐待。”

像伊塔玛尔这样的孩子长大后将何去何从?其中很多人都会进入团体之家,而那里提供的护理资源非常有限。但也有很多人会继续留在家里,被孤立起来,因为他们成年后根本没有适合他们的项目。索梅尔表示,通过AngelSense设备,像伊塔玛尔这样的孩子就有了更多选择。

但在他们帮助其他人的过程中,索梅尔和本-阿扎尔偶然发现了一项可为他们带来滚滚财源的技术,即首个可在室内运行基于个人分析的GPS追踪系统,或将引起零售商、购物中心店主、地铁运营公共交通系统以及其他领域的兴趣。“我们知道该技术有着巨大的潜力,而我们也已经和美国一家大型企业就我们技术在这方面的应用展开洽谈。”

但索梅尔和本-阿扎尔目前更希望能集中精力帮助自闭症儿童。AngelSense设备有着巨大的市场,而且还在不断扩大。该设备在过去一年半以来一直在以色列试行。今年早些时候也首次在美国进行了展示,现在已拥有数千美国用户,而且所有用户都是通过口口相传赢得的。

如今,AngelSense已准备好展翅翱翔,考虑到该产品市场现在的估值达到400万美元,而且每天都在增加,索梅尔相信该公司将能在明年年底之前获得10万用户。索梅尔表示:“我们把对这些孩子的帮助看作是一种人性的呼唤,我们也很为我们的工作感到自豪。”

“此外,不论在何地,研发自闭症儿童产品都是一项非常艰巨的工作。如果我们成功了,我们在将来肯定能在简单的工作上取得成功,如追踪消费者在购物中心的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