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行业曾一度遵循严格的现金交易,而现在这一行业也不得不进入到现代金融领域当中。这意味着钻石行业将接受支票、信用卡和银行转账等支付方式,并且需要在大型或者不寻常销售的情况出现之时上报有关部门。一直以来,钻石行业主要依靠的是双方互信和个人关系,而现在的转型需要人们做好心理调整。

本周生效的相关条例规定,在和零售客户进行的宝石交易过程中,以色列钻石交易商不能接受超过75,000谢克尔(21,000美元)的现金。同时,在和其他交易商进行批发交易的过程中,交易商必须向有关部门申报金额超过50,000谢克尔(14,000美元)的交易。

另外,钻石交易商必须把任何看上去“可疑”的交易上报相关部门。根据发布此项条例的以色列议会宪法和司法委员会,所谓的“可疑”交易是指那些“没有经济意义的交易” — 比如买方在宝石交易中过分让利。此外,“可疑”交易还包括“沙特阿拉伯、约旦、埃及、摩洛哥和其他国家的居民进行的交易,或者是和恐怖分子以及恐怖组织进行的交易,以及和一个过度注重自己个人隐私的客户进行的交易。”然而,该委员会并没有对合理的“注重”的程度给出明确定义。

这项新发布的条例是对先前反洗钱相关法规的进一步升级。此前相关法规仅限制一般商业交易的现金额度不能高于20,000谢克尔。那些规则没有在钻石行业实施。时至今日,宝石交易仍无需任何申报。

钻石行业的政策收紧反映了以色列经济领域中对现金使用加强限制的整体趋势。今年6月,由以色列总理办公室主管哈勒尔•洛克(Harel Locker)率领的特别委员会建议对现金使用加大限制,其中包括禁止个人和个人之间超过15,000谢克尔的现金交易,以及禁止企业和企业或者个人和企业之间超过7,500谢克尔的现金交易。在限制实行的最初阶段,这个金额将会下降到5,000谢克尔。其他措施包括要求能够兑现的支票金额不能够超过7,500谢克尔,并且“强烈鼓励”以色列人在所有的交易当中都使用借记卡。

作为独立商人的钻石零售商和交易商,理应每月或者每两月向税务部门申报销售额,但是目前此类要求对个人交易进行申报的政策尚未出台。针对未能申报的处罚程度由罚款到刑事检控不等,因为此类交易不但可能被认为是金融犯罪,还可能被认为是违反了安全法,而定罪标准取决于“客户”的身份。

那么,这究竟是意味着数百年钻石交易传统的终结,还是为反洗钱战役填补了一个重大漏洞呢?这取决于你提问的对象。依据经济部发言人米基•列维(Mickey Levi)的说法,这项新的规定“加强了针对那些未曾赋税的钱款的规定,并且切断个人用来隐藏非法钱款的另一个通道。”

不难理解,钻石商人们对此显得热情不足。钻石交易所网站上一幅命名为”达成交易“的图片展示了传统钻石现金交易的场景:在交易双方握手时,其中一方手里还拿着一叠百元美钞。

由于未申报的收入难以追踪,所以很难准确估计在以色列经济中流通的未经记录的资金有多少。世界经济合作及发展组织(OECD)的近期研究表明,7%的经济活动都是未经申报的,而其他的一些研究则声称这个数字接近20%或者更多。

位于巴黎的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在最近的一项报告中指出,在比利时、以色列、印度、中国和美国的钻石交易商均有参与为包括税务骗子和恐怖分子在内的不良分子洗钱的活动。该委员会说:“钻石市场的封闭和非透明的本质、钻石的高价值以及官方部门缺乏行业专家,这些特点使得钻石行业容易被犯罪分子所利用。”

因此,有这样一个可以追溯到数百年前的传统,至少社会上是这样认为的,那就是钻石交易商们都属于一个小型封闭的团体,他们在信任的基础上,以高额现金购买宝石,而不需要签署合同。但是,现在看来,这一传统可能将不复存在。

莫蒂•贝瑟(Moti Besser)是以色列钻石交易所的主席,他代理着数百个钻石交易商。对于他来说,钻石交易传统终结注定是令人不快的。这项新规则“是一场真正变革,我们很多人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来适应这个变化。”他补充说,“我们大概需要一年半左右的时间来执行这项新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