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人的一小步可能会成为以色列的一大步。

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实验室里,20位以色列人组成的团队正在建造一个登月器,他们相信,这个登月器会使以色列成为继美国、俄国和中国之后的第四个实现在月球着陆的国家。

这个被称为SpaceIL的计划看起来成功机会不大。这艘三脚六角形的登陆器只有3英尺高,2英尺宽,对于太空旅行来说,它似乎有些弱小。在这个项目的三位创办者中,只有一位持有学士以上的专业学位。SpaceIL项目要和另外17支队伍竞争。谁能够成为在月球着陆的第一艘私人登月器,谁就能够获得谷歌月球X大奖的三千万美元。SpaceIL团队希望能够在下一年结束之前发射登陆器。

但是,尽管面对重重困难,这三位创办者都有诺贝尔奖得科学家的信心。而这一点并不能完全体现以色列的特征。自始至终,SpaceIL项目都是以色列高新技术行业蓬勃发展的典型例子。

三位创办者刚碰面的时候,没有充分准备,也没有资金。为了获得参赛资格,他们克服了以色列官僚机构的重重困难,并希望通过自己和杰出科学家们的个人关系筹集到资金。他们说,他们将会赢得这场比赛,原因不在于自己是最庞大最富有的队伍,而是重新定义了将飞行器发射到月球的方式。

“目前只有几个超级大国能够实现月球着陆,” 创办者之一亚里夫•巴什(Yariv Bash)说, “中国作为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做的事情,SpaceIL项目正在做,而且不以赢利为目的。这个项目的眼光是长远的。”

2007年,谷歌推出了月球X大奖,规则简单明确:要求实现无人月球车在月球着陆,在月球表面移动500米,也就是大约5个半足球场的长度,并且将高清的照片和视频传回地球,第一个实现的队伍将会获得三千万美元。任务必须在2015年年底实现。

一共有33支队伍进行了参赛登记。其他的18支参赛队伍都计划发射像坦克一般的月球车在月球表面滚动,但巴什认为,这样的做法比SpaceIL项目更加昂贵,并且消耗更多的燃料。SpaceIL项目打算在这个任务上花费三千两百万美元。

SpaceIL项目的登陆器,尺寸和洗碗机一样,重量只有300磅,其中三分之二是燃料。这个登陆器不会在月球表面行驶,而是在着陆之后再次升空,跳跃500米。它的导航系统会发挥摄像机的作用,转向推进器将会指引其着陆过程。

“我们带上了摄像机,而不是笨重的雷达系统,所以最好的事情就是多次使用摄像机。”巴什说,“如果能够为我的摄像机写更多的代码,这是能够实现的,代码本身没有重量。”

直到2010年,巴什才考虑参赛。他通过政府官方机构,把SpaceIL项目注册为非盈利机构,并且在2010年12月31日——参赛登记的最后一天——加入到了比赛当中。项目的另一位创办者尤那坦•温尼特劳伯(Yonatan Winetraub)联系上了以色列航空局的负责人本•伊色列(Ben Yisrael),后者给了他们三分钟,在特拉维夫市的太空技术大会上演讲。

那次演讲让他们从大会的慈善家那儿争取到了SpaceIL项目的启动资金,并且成功吸引本•伊色列加入项目的委员会。从那以后,SpaceIL项目得到以色列宇航员伊兰•雷蒙德(Ilan Ramon)的遗孀罗娜•雷门(Rona Ramon)和赌场大亨谢尔顿•爱德森(Sheldon Adelson)的支持,获得款项一千六百四十万美元。

“他们是年轻人,目光长远,体现了以色列的首创精神。”本•伊色列说,“如果是政府向太空发射宇宙飞船,不足为奇,但是一群年轻人,组成一支团队,从事科幻小说般的项目,想要实现在月球着陆,这就不同了,很了不起!”

SpaceIL项目没有像某些队伍一样选择消耗大量财力和人力的方式,但是SpaceIL也不是选择小型化航天器的唯一队伍。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宾州月狮队也在建造一个能够跳跃500米的小型航天器。团队负责人迈克尔•保罗说,像他们那样的小型项目能够完成政府大型的目标,并且拓展太空探索的领域。

“我们创造了一种新模式,能够通过慈善行为来实现太空探索。”保罗说,“我不知道这是否会成为太空探索的主要方式,但是在未来的数十年,这会成为一种极其重要的方式。”

SpaceIL 希望通过课堂传播项目信息,增加太空探索的吸引力。该团队正在投资一项大型的教育项目,在以色列的教室里举办关于这个项目的讲座,并且和以色列的教育部合作,设置关于太空旅行的科学课程。除了要实现月球着陆,创办者们也希望能够点燃下一代以色列人对科学技术的热情。

“我们让他们知道自己也是有能力建造太空船的。” 第三位创办者克夫里•达马里(Kfir Damari)说,“我们想用这个故事来说明科学技术是令人振奋的,如果你是一个科学家或者工程师,你能够对这个世界产生巨大的影响。”

“这是一个关于三个人的故事,他们决定有一天他们将会实现月球着陆。” 他说,“这是一个以色列的项目,它也是关于三个想要实现在月球着陆的工程师的项目。现在,他们正在将这个项目付诸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