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阿拉伯人最近在社交媒体发起了一项运动,抗议政府提出的“犹太国家”法案。艺术家海赛姆•查尔斯和萨那•迦玛列仿照官方印章设计了一个标志,上面带有希伯来语“二等公民”的字样,四周是“以色列国”几个字,还有以色列的国徽烛台和橄榄枝。

这个非官方的印章图在以籍阿拉伯人的Facebook主页迅速传播,他们把印章图设为头像,以抗议新法案。

查尔斯接受阿拉伯以色列新闻网Al-Hayat的采访时说:“一个朋友建议我们设计贴纸,以抗议新法案。我们大笑,告诉他:‘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等着一个新的国家印章印在我们额头上。’这就是我们想到要设计这个印章的原因。”

周日,内阁批准了一系列由右翼议员起草的措施和法案,定义了以色列的“犹太国家”属性并在法律中体现犹太特征。

以色列高级部长齐皮•利夫尼和亚伊尔•拉皮德威胁说,如果下周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推进这项法案,他们将退出联合政府。

周二,前利库德集团主席和前议长、现任总统鲁文•里夫林也批评了该法案。周三,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表示,他支持以色列议员反对这项法案。

有批评者认为,这项法案保证了所有以色列的公民享有平等的权利,但将会进一步疏远以籍阿拉伯人和以色列社会的距离。

哈宁•马佳得里今年25岁,是特拉维夫大学阿拉伯文学系的学生,也把她的头像换成了“二等公民”的印章图。

“这是点子非常好。”她说。她创建了一个广受欢迎的Facebook主页,主要教以色列犹太人讲阿拉伯语。“这个做法很具戏剧性,印章就印在你的脸上,颇具带动性,这从某种角度来说具有积极意义。而且我也认同它想表达的观点。”

马佳得里说,Facebook的活动力量有限,没办法直接带来什么改变,但能吸引媒体的关注进而影响决策者。“这比议会成员在台上演讲一整天有用。”她说。

“我认为,以色列阿拉伯人没有在议会的阿拉伯成员身上寄托很大的希望。”她说,“在我们看来,他们不具有任何影响力。”

马佳得里说,她的阿拉伯朋友对拟定的新法案反应都很平静。“这又不是早上醒来突然知道颁布了一部新法律。这只是把我们一直在经历的事情正式写进法律而已。在此之前,犹太国家的概念只存在于政府政策和《独立宣言》里。以色列成立以来,就因为以色列是犹太民族国家,阿拉伯人总是被划分为二等公民。”

朋友的反应基本上都是“我们什么时候不是二等公民吗?”或者“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她说。

运动的联合发起人萨那•迦玛列在Facebook贴出了一张自己的照片,盖上了新印章,标题是“庆祝我得到旧的(但官方的)身份认证:二等公民!”她还添加了表示相同意思的希伯来语标签。

与马佳得里不同,她对通过Facebook运动改变现状不抱希望。“我没有期望通过这个印章取得什么成果,我只是想调侃一下这个法案。”周二,她接受阿拉伯以色列新闻网站Panet的采访时这样说道,还在Facebook发布自己的猫的黑白照,上面盖有这个蓝色的印章。

值得注意的是,标志上“二等公民”字样是用希伯来语和英语而不是阿拉伯语书写的。在以色列这样一个公民身份和多数种族联系越来越密切的国家,此举可以看作是对犹太社会的强烈不满和失望。

“我们这样做是为了反映政府的倾向和现实状况。”查尔斯对Al-Hayat说,他是特拉维夫大学性别研究学的学生。“我们并不在意这样做在政治上是不是正确的。”

weixinqrcode-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