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以色列科技和空间部一名高级官员透露,以色列高校在2014学年共筹得17亿谢克尔(4.3亿美元)研究经费,与上一年相比增长9%,但和高校维持正常科研所需的费用相比仍相差甚远。

该部门首席科学家努里•伊米亚教授表示:“以色列研究人员正和世界各地的同行争夺来自顶级基金会的资源,而他们能够从这些机构获得赞助则证明了以色列高水平的科研工作。”

“从中也可以看出,以色列没有为基础研究设立足够的预算。高新技术能为整个经济带来积极的影响,而基础研究是高新技术发展过程中至关重要的奠基石。”她补充道。

以色列中央统计局上周发布的年度报告显示,该笔资金主要通过以色列国内外的私人研究基金会、企业基金会以及私人基金会筹得,流向七所以色列高校。

但这笔经费并不是平均分配到每所高校;最大的“赢家”是获得4.64亿谢克尔(合1.16亿美元)的希伯来大学,比2013学年增加7000万谢克尔。其他高校分配的经费依次为特拉维夫大学获得3.72亿谢克尔(合9300万美元),魏兹曼科学研究所获得2.87亿谢克尔(合7200万美元),以色列理工学院获得2.42亿谢克尔(合6200万美元),本古里安大学获得2.04亿谢克尔(合6200万美元),巴伊兰大学获得1.05亿谢克尔(合2600万美元),海法大学获得7800万谢克尔(合1950万美元)。

总的来看,该笔外部经费的54%用于科学研究,10%用于医学研究,16%用于建筑和工程研究,4%用于农业研究,还有15%用于社会科学研究。希伯来大学在社会科学方面筹得的经费最高,社会科学包含教育、法律、心理学,以及科学和医学类研究等领域。魏兹曼科学研究所则是计算机研究、物理以及生物领域的最大资金募集方。

“希伯来大学高水平的科研工作是其能够从外部机构筹集大量经费的原因所在。”国家研发委员会主席艾萨克‧本-以色列教授说,“以色列高校筹集的资金总额证明以色列的科研工作得到了尊重,但同时也令人担忧,因为高校需要通过外部资源筹集研究经费的事实表明以色列政府没有为科研工作提供充足的资金。”

伊米亚教授也赞同这一观点。她表示,以色列高校出现经费荒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开展科研工作需要的费用越来越多,而缺少经费会大大拉低科研工作的质量。

上海指数被公认为是最可靠的教育机构排名之一,“以色列高校今年在其中的排名出现了倒退”。以2014年的排名为例,希伯来大学在全球最好的高等院校中位列70,和2013年相比下滑11名。此外,魏兹曼科学研究所、特拉维夫大学、巴伊兰大学和本古里安大学的排名全都有所下滑(以色列理工学院的排名出现轻微上升)。

随着以色列最新一轮大选落下帷幕,新政府将在接下来的几周组建完毕。政府官员理应重视学术科研经费荒这一问题,伊米亚教授如是说。

她表示:“该部门的职责之一就是帮助高校从外部基金会以及通过加强与外国院校和政府的联系筹得更多资金。”这些措施都能帮助缓解问题,但归根到底,以色列高校的科研项目是以色列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