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教育部于周二发布了2013-2014学年的数据。数据显示,以色列2014年仅一半参加全国大学入学系列考试的高中生取得了可从高中顺利毕业的分数。

17-18岁之间的以色列青少年中只有52.7%在2014年获得大学入学证书,与2013年的53.4%相比有所下跌。这组数据包含了所有在1996-1997学年出生的以色列青少年,不管他们入学与否。

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其他国家相比,该比例相对较低,至少可部分归因于极端正统犹太人和贝都因群体极低的高中入学率。

当统计数据只包含高中在校学生时,达到大学入学考试要求的学生升至65.6%,高于前一年的64.2%。

在犹太高三学生中,包括在极端正统犹太学校就读的学生在内,75.1%达到了毕业的要求。但仅有8.6%的极端正统犹太学生在2014年取得了大学入学证书,创六年新低。在入学的极端正统犹太学生中,仅有15.9%获得了足够高的分数。

非犹太学校的总体及格率从2013年的55.5%上升至59%。贝都因高三学生的及格率为47.5%。但当统计结果纳入所有非犹太以色列青少年时,包括未入学的青少年在内,毕业率跌至45.9%。

从性别的角度来看,68.7%的女生在2014年获得了大学入学证书,男生这一比例为61.8%。

教育部部长纳夫塔利•班内特(Naftali Bennett)就统计结果评价道:“要想取得更好的入学成绩不能只靠教育界的努力,还要靠全国的力量。”

“今天的大学入学证书决定了以色列明天的经济。”他说,“我们想要大家明白,教育不是地域的问题,而是动力的问题,而我们会缩小边远地区和城市中心的教育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