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日,以色列国防军和“伊斯兰国”(ISIS)的武装人员发生了短暂交火。当时戈兰高地叙利亚控制区域内的武装人员向以色列控制区域发动袭击,并在袭击中使用了迫击炮弹。以色列国防军戈兰尼旅(Golani Brigade)随后还击,并派空军支援,最终摧毁了对方武装人员的车辆,致4人死亡。据报道,这4人是与“伊斯兰国”有关联的“耶尔穆克烈士旅”成员。

虽然“伊斯兰国”已经成立多年,但是同以色列直接交火还是第一次。28日,以空军又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境内的一处军事目标实施打击,以回应此前发生在戈兰高地的以军遭袭事件。

从“伊斯兰国”成立以来,尽管其宣传机构不断发出针对以色列的攻击号召,但是真正对以色列形成威胁的袭击事件还未发生,针对以色列军事目标的直接攻击更是前所未有。此次袭击事件,也标志着以色列终于与“伊斯兰国”正式“交火”。而“伊斯兰国”对于以色列的威胁是否会持续存在,更是引发了广泛的讨论。

应当看到,以色列确实是包括“伊斯兰国”和其他伊斯兰极端组织或恐怖组织意识形态中重要的“敌人”和“恶魔”,攻击以色列成为了几乎所有伊斯兰极端组织的重要合法性来源。而在叙利亚内战持续的背景下,以色列在戈兰高地上的军事存在也成为了“伊斯兰国”得以发动攻击的理想目标。

但是从2014年“伊斯兰国”成立至今,其对于以色列的威胁并不显著。一方面,在戈兰高地的边界上,以色列国防军严阵以待,而在控制线另一头,尽管叙利亚国防军大体上已经失去了实际控制权,但是乘虚而入的“支持阵线”等极端组织武装却屡屡和以色列情报机构“传出绯闻”,而戈兰高地边界地区也保持了相应的平静。

另一方面,尽管存在着传统上的巴以冲突,但是“伊斯兰国”在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地区的渗透却并不成功。尽管从2015年开始,包括耶路撒冷老城在内的地区就已经出现了“伊斯兰国”威胁要发动袭击的传单,但是真正由“伊斯兰国”策划的恐怖袭击活动却并未发生。而不少民调显示,巴勒斯坦地区的民众尤其是穆斯林对于“伊斯兰国”的反感很强烈。“伊斯兰国”所秉持的极端伊斯兰教义和残忍的虐杀行径使得绝大多数巴勒斯坦人认为“伊斯兰国”是穆斯林的“耻辱”。

从政治现实看,无论是在约旦河西岸,还是在加沙地区,巴勒斯坦民众中都几乎没有“伊斯兰国”可以扎根的基础。约旦河西岸严密的以色列军事防护系统使得任何恐怖袭击的策划和实施都非常困难,而无论是控制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还是控制加沙地区的哈马斯,都并不欢迎“伊斯兰国”染指自己的控制区。因此,若干认同“伊斯兰国”极端教义的巴勒斯坦极端分子很难掀起大的恐怖袭击波浪。

从根本上说,“伊斯兰国”所谋求建立的跨国界跨种族跨身份的“伊斯兰大同世界”与巴勒斯坦民众所追求的民族独立和建国完全背道而驰。因此尽管“伊斯兰国”在中东其他地域不断肆虐,但是在巴勒斯坦民众中间却很难得到真正的认同。

以色列和“伊斯兰国”之间尽管爆发了一定的冲突,但是从根本上讲,以色列并不受到“伊斯兰国”的严重威胁。以色列完备的情报网络以及强大的国防军实力使其有能力维护边界和停火线的稳定,保证国内的安全;而“伊斯兰国”与巴勒斯坦民族独立事业之间理念上的矛盾使得巴勒斯坦民众对于“伊斯兰国”并不认同。以色列面临“伊斯兰国”的威胁仍然极其有限。

——————

相关阅读:

博文 | ISIS 下一个攻击目标有可能是以色列吗?

以色列国防部长:不担心“伊斯兰国”威胁

“伊斯兰国”与以色列反恐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