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国度以色列不仅研发了在计算机、医疗、环境科学、神经科学以及其他众多领域的新科技,还创造了一种新的投资方式,实现了投资民主化,“可让普通民众获得2.5万美元或5万美元的投资机会,从而在下一个MobileEye或位智出现时抢占先机。”全球最大众筹平台OurCrowd首席执行官乔恩•梅德维德(Jon Medved)说。

“众筹不仅为投资者开辟了一片投资新天地,在给初创企业带来新型融资方式之余,还能让他们以全新的方式进入为他们提供大量资金、帮助他们发展的圈子。”

而好戏还在后头。梅德维德补充道:“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前来以色列寻求越来越多的技术,这就形成了滚雪球效应,该现象会刺激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创建公司,随之出现更多的技术研发,带来更多创新技术。”

梅德维德是以色列高新科技领域最重要的人物之一,自2012年起执掌OurCrowd,但他已在以色列科技行业拥有数十年的工作经验,是一个创建和关闭了众多科技企业的连续创业家。进入OurCrowd后,梅德维德把以色列科技带到了一个新高度,他也因此在周二被以色列议会授予Bonei Tzion大奖(锡安建设者)。

梅德维德和其他五位移居以色列的英国移民还受到了移民组织Nefesh B’Nefesh的赞誉。他们每人将获得1万美元的奖励,以表彰他们“在各自领域树立的楷模作用, 向世人证明迁居以色列的犹太移民也能为以色列和我们民族的成功实现历史性进步以及作出具有历史意义的贡献。”Nefesh B’Nefesh主席约书亚•法斯拉比(Yehoshua Fass)说。

梅德维德在一次独家访问中向《以色列时报》透露,众筹融合了他生命中的三个主题。“我第一次来到以色列是在1980年,此前我在美国学校的犹太事务局工作,是高校的活动组织者。我通过宣传犹太人移居以色列的重要性,提高在美犹太人对以色列的意识,最终我被自己的“宣传”感化了,移居到了以色列。”

“我一直对科技很着迷,是创业国度的首批拥护者之一。”梅德维德说,“我可以非常自豪的说,在索尔•辛格(Saul Singer)和丹•赛诺(Dan Senor)写出以创业国度为名的著作很久之前,我就充当了他们的顾问。而且我还是连续创业家,创建了众多公司,其中有些已被收购,而有些还在运营。”成立于2007年的视频应用企业Vringo就是其创建的公司之一,八年后仍保持着强劲发展的步伐。梅德维德表示,他的第三个爱好就是与科技紧密相连的创业。

梅德维德的三个兴趣爱好都糅杂在众筹模式中。合格投资者(具有特定的最低净值要求)可通过众筹加入基金,用相对较少的资金投资前景广阔的科技公司,而不是像天使投资人或风投机构一样对科技公司进行数百万美元的投资。

“我已在世界各地发表过数百场关于以色列、科技以及创业的演讲,每次都免不了会收到数十张名片,让我‘为他们寻找一笔交易’。 小型投资者也只能用这种方式参与‘下一个大事件’。 中小投资者都渴望进入以色列投资领域,我意识到这个领域有着很大的需求。”

幸运的是,当时正是为小型投资者创建新型投资模式的好时机,美国刚刚实行了一项投资法规(《工商初创企业推动法》的部分内容,又称JOBS法案),可允许初创企业通过社交媒体、印刷资料、邮件或其他方式公开向“合格投资者”(拥有超过100万美元流动净资产或年收入超过20万美元的个人)融资。

梅德维德和数位合作伙伴筹集了部分资金——“其中大部分资金都用在了法律服务上,因为我们想确保我们没有触犯法律”,并最终找到了一些愿意尝试新型未知投资模式的公司。

“我们刚开始和七家公司进行了合作,他们当时竟然觉得我们是在开玩笑。”梅德维德说,“我们和他们签署了条款协议以及就投资合同进行了磋商,连一个子儿都没有筹到。”但不久之后,众筹就从‘奇怪’的模式变成了融资的好方法,甚至成为了更胜一筹的融资方式。

梅德维德解释道,但众筹帮助的不仅是投资者,初创企业也能从中受益。“我们的投资者非常活跃,而我们也鼓励这一现象。去年我们在世界各地举办了约200场活动和会议,让我们的投资者和初创企业保持联系。我们公司的投资者非常重视自己扮演的角色,而我们会把从这些活动中获得的好建议反馈给我们的企业家。对我们来说,众筹不仅关乎资金,还关乎一个投资圈子的创建。”

仅成立两年的OurCrowd已通过合格投资者向68家公司投资1.1亿美元的资金——梅德维德说到一半突然表示:“等一下,我们昨天刚和一家企业签署了投资协议,所以现在是69家”,投资领域包括网络安全、医药科技、农业技术、大数据、机器人技术、金融科技以及物联网等等。

目前,OurCrowd投资的公司中有80%是以色列企业,而剩下的大部分都是“以色列亲戚”公司即总部位于美国的美以合资企业。

但越来越多和以色列毫无关联的企业也开始联系OurCrowd,试图进入全球最大众筹平台,而梅德维德对此也欣然接受。“当然,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但也将帮助他们在科技领域加强与以色列的联系。我们非常自豪能够在耶路撒冷管理这些企业的融资。这对我来说是犹太复国主义的极好范例。”

正如一大波涌入以色列设立分公司和进行收购的跨国公司,“我们现在也正处于黄金时代,毫无疑问,以色列作为世界科技巨头的重要性是跨国公司前来以色列的主要原因。”虽然部分人士抱怨跨国公司“偷走”了以色列人才,创造的大笔财富也流向了海外,但梅德维德却看到了不同的一面。“过去两年,我们实现了价值100亿美元的退出,其中一半是并购交易,一半是在世界各地证券交易所进行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而过去几个月,我们又出现了新的机会:私募股权基金发现了以色列这个市场,正在四处寻找商机。”

OurCrowd本身就和跨国公司建立了广泛的联系和合作,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再加上以色列科技行业的不断发展,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公司与其建立更加密切的合作关系。梅德维德表示,OurCrowd新上任的总裁安东尼•迪切里斯(Anthony DeChellis)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此前曾担任瑞士信贷旗下美洲私家银行首席施行官,在瑞士联合银行领导私人财富管理部门,还在美林证券公司担任过多个领导职位,包括欧洲私人银行业务经理。“他的知名度很高,可以去任何一个公司任职。但他想进入OurCrowd,和我们一起在以色列工作,因为他看到了我们的潜力。”

梅德维德补充道,这股潜力正呈方兴未艾之势,在达到顶峰之前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交易规模越来越大,2014年的平均退出规模是2008年的八倍,而且还会持续增大。这是因为下一代能带来巨大改变的技术如大数据、机器视觉、网络安全、物联网以及其他硬技术领域正是以色列的拿手好戏。虽然我们现在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我相信这只是我们科技旅程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