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西尔•比利尔斯(Cecile Blilious)是Impact First Investments的联合创始人和管理合伙人。她的愿景是借助以色列这个技术大国以往的成就服务于全球社会和环境事业。换言之,她想把这个“创业大国”转变成“影响力大国”。

比利尔斯说:“我们可以把以色列在成立初创企业、创业创新和研发方面所取得的成功,带到社会事业领域。”以色列应该看看全球的医疗保健、教育、贫困人口和环境所面临的挑战,“打造和以色列技术一起能在全球应用的技术解决方案。”她说。

影响力投资是全球发展趋势。影响力投资者将资金投入企业、机构和基金,除了获得经济回报,还能对社会和环境产生影响。人们认为应该通过慈善捐赠来解决社会和环境问题,影响力投资的出现是对这一观念的挑战。社会影响力投资者认为他们在赚钱的同时也能推动这些崇高事业的发展。

全球影响力投资网提供的数据显示,去年,银行、养老基金、保险公司和金融机构在全球的影响力投资约150亿美元,管理总额超过770亿美元的的影响力资产。GIIN调查的全球影响力投资者中,近90%表示其投资的财务表现符合或超过预期,19%表示非常突出。几乎所有受调查的投资者反映影响力表现符合或高于预期,有27%表示非常突出。

比利尔斯说,大多数企业的主要动机在于股东利润。她于2011年在荷兹利亚设立了Impact First,此前为荷兰一个家庭基金会管理影响力投资。但对于影响力投资者来说,利润和社会使命都是公司DNA的一部分,也是他们其中一条底线。

“实际上影响力投资者把利润和社会使命合二而一。”她说,“所以投资者不只有一条底线,他们所有的决策过程都将基于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在获取利润的同时实际上也在解决某个社会问题。既要获得丰厚利润,也要产生深远影响,二者之间不应该有任何妥协。”

有时候服务于某个群体可能无利可图,这让一般企业望而却步,然而那些致力于服务这些群体的影响力投资者却能找到方法,既提供服务,又能获得盈利。“在某些情况下,关键在于不走寻常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解决。”

在以色列,尽管有很多迹象表明影响力投资业兴起,但仍处于起步阶段。“今天的千禧一代想让他们所做的一切服务于其目标。”比利尔斯表示,企业家也经常想做“更深层次的、具有更多内涵和更高目标的事情,而不仅仅想赚钱。”即使那样,他们仍然想获得经济上的成功,所以影响力投资实际上是“双赢局面”。

以色列其他机构也在进入影响力投资领域,比如the 8200 Social Program和the Pears Program for Global Innovation。前者是前以色列情报精英组织8200部队成员成立的社会影响力企业加速器,后者致力于通过基于技术的解决方案和资金可持续解决方案来增加以色列对国际发展的贡献。

Impact First已与以色列最大风投基金Pitango的社区风投部成为合伙人,并与微软和梅奥医学中心展开合作,力求募集超过2000万美元来扩大其投资范围。

Impact First已投资的项目包括可穿戴设备AngelSense和初创企业Intendu。AngelSense用于监测自闭症儿童的安全和健康,Intendu开发了旨在让所有人都能使用和负担的大脑康复软硬件。

Impact First利用全球影响力投资评级体系(GIIRs)评估其投资的企业对社会和环境的影响。

“创造一个新行业需要很长时间。”比利尔斯说,“只有完全确定投资项目不错,我们才会进入市场。”在以色列创造影响力投资业意味着“建设整个生态系统”,她说,那意味着把投资者、企业家和政府全都吸纳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