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廉价货币在全球盛行,国债数额增多,如此债务如果放在几十年前,各国财政部长和公司财务主管们必定会被严惩,美国律师李•布赫海特如是说,他也许是这世上最了解国家债务的人了。

“债务/GDP比率是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所创造的财富能否支付债务利息的重要指标,目前欧洲平均债务/GDP比率约为93%,部分欧洲国家甚至超过了110%。”他说,这相当于一个家庭需要支付比收入高10%的信用卡债务,没有一家银行能够忍受这种情况,一个月都不行。

如此看来,以色列在财政上是无可指摘的案例。“以色列的债务占GDP的比例只有约67%,虽然这个数据放在不久前还是会让金融家和投资者皱起眉头质疑,但是今天这样的比例至少比起普遍形势来是健康的。以色列经济表现很不错,对全球投资者非常有吸引力。如果以色列想继续保持这个势头,那么政府开销就得节制,不然会把投资者都吓跑。以色列央行不是美联储,美国也许能侥幸活过来,但以色列不能。”

正是所谓“普遍形势”造成了希腊2009年的严重财政危机,信任危机动摇了整个希腊经济,甚至差点造成希腊政府破产,并迫使希腊大规模地削减投资、工资、福利以及希腊经济中其它隶属“给予”的那部分。布赫海特称,尽管希腊民众生活艰难,但是政府实在别无选择,如果不进行债务重组,削减上述开支,希腊经济形势将会更加严峻,因为银行不会愿意贷出一分钱(实际上是“一分欧元”,因为希腊已加入欧盟并使用欧元。)

布赫海特不仅对希腊的问题了熟于心,对其它十几个国家的问题也了若指掌,包括俄罗斯、墨西哥、菲律宾、伊拉克和冰岛,因为他曾参与设计这些国家的紧急财政援助计划。

布赫海特任职于纽约律所Cleary Gottlieb,自他在90年代中期参与设计墨西哥的紧急财政援助起,至今二十余年一直是国债领域的主力。布赫海特在该律所在特拉维夫为其以色列客户举办的一场活动中向数百位投资者、律师和年轻CEO讲述他喜欢的话题。

墨西哥当年陷入困境时(又是由于不加节制的开销),国家债务危机还很罕见,但是自那以后,它开始变得越来越常见。布赫海特说,似乎全球许多政府官员都觉得他们可以今天借钱来偿还昨天的债务,然后明天又借更多的钱来还今天欠下的债,而且盲目自信地认为这个全球融资偿还债款的“水龙头”永远不会干涸。

布赫海特说,也许现今盛行的超低利率更让政府停不下来。

低利率盛行已经持续数年了,结果是各国政府误认为借入大笔钱款是“安全”的。“如果低利率一直保持,那政府可以还得起钱,一旦利率反弹,利息金额增加,政府就只能从别的地方找钱来还了。”要么提高税率,要么加印货币。布赫海特称,债务缠身的政府往往采用这两种办法来解决债务问题,但这两种方式都对民众有消极影响,他们不得不把更多的钱拿来缴税,或者手中持有的货币因市场上货币过多而贬值,造成通货膨胀。”

目前通货膨胀还不是什么重大问题,实际上过去几年政府甚至报告物价有所下滑,但这样的情形是异常的,布赫海特认为不会持续太久。“事实是,我们都是一项大型实验的一部分。利率能人为降低如此之久,政府借入如此巨额的资金来刺激经济,这是史无前例的。”

weixinqrcode-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