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通讯社——在由世界富裕国家组成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中,以色列有着最高的贫困率,收入不均严重程度位列第四,在社会服务支出最低排行榜中位列第七。

社会经济智库陶布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上周就以色列经济和社会发布年度政府工作报告,以上是报告得出的部分结论,总体来说前景黯淡,喜人数据寥寥无几。

以下六项数据呈现了以色列(总体)令人堪忧的经济现状。

超过五分之一的以色列民众未摆脱贫困。

2015年,22%的以色列民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其中三个以色列儿童中就有一个是贫困儿童。2011年,以色列贫困人口占21%,略少于2015年的数据,但仍是经合组织中贫困率最高的国家。经合组织由世界多个最富裕的国家组成,陶布中心将其用作以色列在报告中的对比标准。

超过四分之三的超正统犹太男性和阿拉伯裔以色列女性没有工作。

截至2011年,仅20.9%的超正统犹太男性和22.6%的阿拉伯女性进入职场。低就业率和高出生率使得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和超正统犹太人成为以色列最贫困的两个群体。

陶布中心的研究指出,阿拉伯裔以色列女性没有工作通常是因为受到留守家中的文化压力和缺乏获得工作的机会。很多超正统犹太男性选择学习《托拉》,靠政府救济金而非参加工作维持生活。

“超正统犹太政党想为他们的政党争取更多拨款,为自己的群体获取大量资金。”陶布中心执行董事艾维•韦斯(Avi Weiss)向犹太通讯社表示,“你给了他们钱后,他们就待在家里无所事事。”

经合组织仅三个国家的收入差距大于以色列。

2011年,以色列税后收入差距仅低于土耳其、智利和美国,在总收入方面表现略佳。其中,陶布中心大部分最新数据都选自2011年。

陶布中心将收入不均归因于2007年的大幅降低收入税,当时的本意是刺激就业,结果反而降低了税收,加上以色列的高额国防开支,社会服务分得的资源少之又少。

“以色列缩小收入差距的成效不如其他国家。”韦斯说,“和欧洲国家相比,我们的缴税负担相对较小。如果政客真的想缩小收入差距,其中一种方法就是征更多的税。”

在过去25年中,以色列有24年的生活成本高于经合组织平均水平。

以色列民众2011年走上街头抗议生活成本的事实与数据相符。

与经合组织其他成员国相比,以色列在日用消费品上的花销更大。陶布中心表示,食品价格尤其昂贵,因为食品制造商之间的竞争力太小,进口率很低。而其他大量进口商品和拥有健康竞争的行业,如家具,价格一直维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

自1975年起,以色列高科技生产率增长66%。

韦斯把以色列称为“双经济记”。

虽然以色列的服务和低技能工人生产率低于平均水平,但以色列龙头产业如高科技生态系统的表现十分抢眼。服务行业生产率自1975年以来鲜有增长,而高科技产业生产率飙升了66%。但高科技和其他高产行业仅占以色列经济的三分之一。

以色列近60%的工作岗位或将让位于计算机化。

除收入差距和贫困外,计算机化也是以色列和其他国家面临的挑战之一。和美国一样,以色列大部分工作岗位可在未来20年实现自动化。收银员和电话销售员等工作岗位被计算机化取代的风险极高,与此同时,如果自动无人驾驶汽车开始上路驾驶,公交司机也可能失去他们的工作,但医生、社工和创意从业人员可能还是安全的。

韦斯表示,以色列应解决面临的就业问题,通过为超正统犹太人和其他群体提供培训,帮助他们进入劳动市场,在需要高级技能的岗位工作,而这些岗位或能在未来数十年推动以色列的经济发展。

“你不可能在一个已经不再需要他们的领域对他们进行培训。”韦斯说,“那样他们的工作不会持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