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觉醒来,朋友圈已经被悼念佩雷斯的消息刷屏。许多朋友或是发与佩雷斯的合影,或是发与佩斯雷有关的文字,或者书写一段哀悼的文字,以表达自己的痛楚,或者更是表达自己和这位中东历史“见证人”的哀思。

佩雷斯和蔼的笑容和亲切的老者形象,让不少中国人对于佩雷斯印象深刻。佩雷斯本人对于发展与中国的友好往来十分重视,经常会见来访的中国政界、商界和新闻界的访问团,并且与大家分享自己对于中东局势的看法。不久前,佩雷斯还在“佩雷斯和平中心”为效力于中超球队广州富力的以色列球星扎哈维的颁发奖章,表彰其对于中国-以色列体育交流的促进作用。

作为以色列政坛的历史代表,佩雷斯的政治履历并不顺利,尽管早在以色列刚刚建国之时佩雷斯就成为了本古里安身边的重要人物,而且在上世纪50年代末就投身以色列政坛,但是佩雷斯直到80年代中期才真真正正的当上总理,但是一方面在工党内部受到了来自于拉宾的压力,另一方面受到来自于右翼利库德集团内塔尼亚胡的挑战。佩雷斯自己尽管高声呼喊和平,但是人单力微,已经无法改变巴以和平僵局。

佩雷斯的政治履历不顺,更大的原因在于时运不济。当步入政坛之时,以色列左翼的开国元勋们都赫然在列,年轻的佩雷斯只有做“小字辈”的资格;而当佩雷斯资历攒够,可以搏一把工党领导人位置之时,利库德集团崛起,以色列政坛格局被改变;而当佩雷斯终于能够凭借中东和平进程而斩获荣誉之时,内塔尼亚胡等新的政治力量出现,加上巴以冲突愈演愈烈,佩雷斯的左翼主张也无法施展。

政治运气不好,佩雷斯却利用自己灵活的处事手段,在不同的政治时代寻找平衡。佩雷斯曾经主张在约旦河西岸拓展犹太人定居点,但出任拉宾内阁外长的时候,他也成为和平使者。更匪夷所思的是,2005年佩雷斯加入与左翼工党对垒多年的右翼利库德前领导人沙龙所组建的“前进党”。不失时机的灵活应对,使得佩雷斯成为了以色列的政治常青树。

佩雷斯的政治生涯的高光时刻,除了1994年与拉宾和阿拉法特同获“诺贝尔和平奖”之外,就要数2007年之后担任以色列总统职务了。顺便说一句,佩雷斯的总统选举也一样并不顺利,2000年的总统选举输给了卡察夫。若不是后来卡察夫因为政治丑闻而主动辞职,佩雷斯的总统生涯可能还要再等待几年。而担任总统职务的佩雷斯,则将总统——这个以色列政治荣誉虚职——发挥的淋漓尽致。佩雷斯频繁的出席各类国际会议并会见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利用自己的魅力宣传以色列的国家形象,同时佩雷斯也收获了世界范围内对于自己的赞誉。

政治使人年轻,但是佩雷斯的活力不仅限于政治,更在于“创新”。佩雷斯力主成立“佩雷斯和平研究中心”,鼓励和支持各类和平研究项目;以色列的电动汽车产业先驱“better place”也是在佩雷斯的帮助下得以发展;而去世前不久,佩雷斯还兴致勃勃的申请了社交软件snapchat账号,同年轻人一道享受科技带来的便捷与快乐。一个90多岁的老人,活力与热情堪比“老顽童”。

与当今活跃在以色列政坛的领导人相比,佩雷斯有着老一代中东领导人的“正派”和“谨慎”,不说大话,不吹大牛,理性做事,亲切为民。当今天的时代中,政治雷语不断从特朗普、埃尔多安和内塔尼亚胡等领导人口中发出之时,对于佩雷斯的怀念,提醒着我们,别忘记中东政治是从哪儿来,会到哪儿去。

————–

相关阅读:

珍贵照片:政坛“常青树”佩雷斯

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促进和平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佩雷斯:让我们走和平创新之路

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作词歌曲为中国新年送祝福

佩雷斯授予以色列球星扎哈维和平大使称号

逾越节玩“自拍”:老顽童佩雷斯的出埃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