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当前正值暑期旅游旺季,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爆发的严重冲突对旅游业造成了直接影响。加沙恐怖分子正马不停蹄地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射程远至海法郊区,将以色列大部分地区都纳入了攻击范围。按照现在的情况,如果游客还有出游的兴致,唯一“安全”的度假去处是北部的加利利和戈兰高地。本文撰写之时,这两个地方仍在射程之外。

然而,旅游业官员表示,以色列人和外国游客都没有这个心情了。经过近一个月的紧张形势、加沙火箭弹袭击和以色列空袭之后,国外的团体组织和个人已经开始取消前往以色列的行程,表达了他们对当前出行安全的担忧。

即使如此,以色列旅游官员表示,目前不管是以色列还是国外都尚未出现大规模的行程取消,但本周国内外的暑期预订都出现直线下降之势。

其中,取消行程的欧洲游客是通过德国最大的旅游公司——国际旅游联盟集团(TUI)预订旅程的。TUI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出于对当前安全形势的考虑,公司已经取消了全部7月31号之前前往以色列的行程。TUI在未来三周会联系已预定的游客。该公司表示:“那些已经预订行程并付款的游客可以延迟或改变旅行计划,公司不会收取额外收费。”

加沙的火箭弹和导弹袭击对以色列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但本周袭击力度的加大重重打击了以色列的旅游业。周一晚上,一艘载有2700名游客的德国游艇受到了火箭弹碎片的撞击。该碎片是在以色列铁穹防御系统在半空摧毁一枚哈马斯火箭弹后落下的。虽然铁穹防御系统能够阻止火箭弹击中目标,那些炮弹在半空被摧毁时产生的碎片在某些情况下是非常危险的,比如就有被摧毁的火箭弹碎片落在阿依达迪瓦号的甲板上。

该公司在声明中表示,乘客没有任何危险,但是“根据专家的首份评估,在旅客甲板上发现的细小微粒很有可能来自防空导弹。我们很遗憾阿依达迪瓦号上的游客亲眼目睹了这起事件。我们向所有游客保证,会把阿依达邮轮上乘客和船员的安全问题放在最优先的位置。”

几乎所有欧洲国家,包括德国在内,都已经发布了旅行警告,建议本国公民应离加沙、约旦河西岸以及耶路撒冷的阿拉伯人居住区至少50公里。

美国也发布了数次旅行警告,敦促本国公民要注意安全,避免前往“动乱地带”。周四晚,美国发布了一则“为需要离开加沙地带的美国公民提供帮助的紧急警告”。在以色列可能向加沙发动地面行动之前,美国国务院力劝包括志愿者、教师以及双重国籍人士在内的美国公民做好撤离准备。

冲突发生在任何时候都不是好事,但当前其对旅游业的影响尤其恶劣。特拉维夫一家旅行社的老板摩西•米兹拉希(Moshe Mizrahi)表示,夏季是入境旅游的高峰期,这就意味着价格会变得更高,因此这个时候的廉价团体游客较少。“从酒店以及目的地的选择可以看出,大多数游客都是来自美国、英国和法国的犹太人。反正他们无论怎么样都是想来以色列的,除非形势变得非常糟糕。”他说,旅游业官员担心的是战争过后带来的影响。“很多旅行团都选择在冬天前往以色列,特别是圣诞节期间,并且会提前数月预定好酒店。因此如果战争再延续几周的话,这些旅行团会选择别的旅游目的地。”

以色列航空公司El Al和Israir都在周三宣布,允许乘客推迟或取消航班。El Al在一份声明中称,“考虑到目前的安全形势,El Al将允许持有7月18号周五之前离开以色列机票的乘客取消航班或者延迟离开日期,但延期不得超过6个月。其中,乘客不需支付任何取消费以及更换航班费。另外,希望提前飞往以色列的国外乘客也不用支付更改航班的费用。”有以色列和欧洲数条航线的Israir也宣布了类似的措施。本古里安机场照常运作,官员表示该机场目前运作正常。

在以色列有校区和项目的外国大学似乎也一切照常。犹他州的杨百翰大学在耶路撒冷橄榄山设有教学中心,其在周四表示:“学生、教职员工以及中心的其他工作人员今晚在耶路撒冷听到袭击范围加大的防空警报后,进行了短暂的躲避。以色列铁穹导弹防御系统在耶路撒冷郊区拦截了数枚导弹。该中心所在的东耶路撒冷并没有成为导弹的袭击目标。当晚在中心的防空洞短暂逗留了10分钟后,学生就恢复了正常活动。”

该大学在声明中表示,“中心周边地区很平静。学生将继续他们的学业并按计划在周六进行课外活动。耶路撒冷中心的行政及安全部门将在近期做出有关周日及其以后活动的决定,并将继续密切留意安全问题。”

定期来访以色列的组织还包括青年使团,如Birthright (Taglit)犹太青年访以项目的团体。Birthright项目的发言人表示,目前只出现了少量的行程取消,今年夏天将仍有90个团队,共超过3500人前往以色列。《犹太周刊》报道称,取消行程的组织之一是圣约之子青年组织(BBYO),尽管参加此次长达一个月旅行的高中生已经在周三到达了纽约的肯尼迪机场,并已经做好登机准备,最后还是取消了行程,使得本周原定抵达以色列的两个团队都没能到来。

TLW黑客营的负责人沙伊尔•以撒(Shaiel Yitzchak)表示,但是一旦到了以色列,不管是来自国外还是移民社区的孩子,都喜欢“跟着大众走”。TLW黑客营位于耶路撒冷中心地带,也没能逃脱哈马斯袭击的魔掌。通过该黑客营的训练,青少年能够进行计算机编程、黑客行为以及开发“古怪但有趣”的项目。家长对当前形势表示担忧,但以撒表示他们已经“习惯了军事演习”。家长唯一的要求就是该黑客营能采取一切必要的防范措施确保孩子们的安全。

他表示,防范措施包括教育部下令要求的限制外出,如计划为营员开展的户外野营旅行。“我们被勒令取消野营活动,因此只能组织学生在靠近楼宇受保护区域过夜。”以撒说,“但是斯德洛特(靠近加沙)在袭击的威胁下生存了近十年,他们的日常生活也并没有因此而停滞,因此我们也不必叫停所有活动,不能白白浪费一个孩子的好奇心,或是社会前进的动力。”

到目前为止,以色列人暂时不会改变他们的暑期旅行计划。米兹拉希表示:“以色列人一般对警报都有免疫力。埃拉特的主要夏季旅行胜地和北部都还未受到波及,所以并不会有太多以色列游客取消行程。”然而,随着以色列国防部开始召集4万名后备军人,酒店方面预测至少有一部分已经预订房间的游客会取消或至少会推迟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