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马斯的火箭弹攻击暂时停止了,以军士兵回家了,大多数伤员出院了,然而以色列人还是会感到“护刃行动”的压力——这次是资金问题。

72小时停火协议即将到期,“护刃行动”可能还会继续下去。到上周为止,由于直接的军事花费及非直接的经济影响,这场持续四个星期的冲突给以色列造成的损失大约在25亿到36亿美元之间。

政府并没有透露此次冲突的军事开支数目,各界猜测不一。但是,以色列媒体估计军事开支在12亿到23亿美元之间。战争对经济活动造成的损失大约大13亿美元,其中旅游业损失最大。

上周四,以色列财政部长亚伊尔•拉皮德(Yair Lapid)说:“我们将给南部的居民支付赔偿,并给战士和后备军支付薪水。对于他们,我们不会吝啬一分一毫。他们都是以色列的战士,都值得我们尊敬。”

拉皮德保证不会提高税收。但是他承认必须有资金来填补战争造成的损失,并预测2015年的财政赤字将上升。

下面来看看资金花在哪些地方。

以色列的高价武器

“铁穹”防御系统:该系统由美国资助,是此次冲突中的以色列明星。据以色列国防军报告,向以色列城市发射的火箭弹中,90%被“铁穹”导弹防御系统拦拦截,有效降低平民伤亡人数。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射的3460枚火箭弹,有584枚被“铁穹”拦截。拦截一枚花费为5万美元,总成本为2900万美元,即每天成本100万美元。两周前,美国国会通过一项决议,为“铁穹”防御系统再注入2.25亿美元的资金

智能炸弹:以色列军事技术并没有止步于战场后方。战争期间,以色列轰炸机向加沙发起近4900次空袭,即每天约150次。特拉维夫大学国家安全战略研究所负责军事平衡项目的易夫塔•沙皮尔(Yiftah Shapir)说,为了提高准确度,以色列投下的炸弹很可能配备了计算机和摄像机。

沙皮尔不知道以色列投放了多少枚炸弹,以色列国防军也没有做任何报告。但是沙皮尔认为以色列的导弹可能是以下两种中的一种:联合制导攻击武器(JDAM),由波音公司开发的装载全球定位系统的导弹;塔穆兹导弹,由以色列研发的通过摄像机定位目标的导弹,射程为15英里。

沙皮尔说,若将炸弹的花费忽略不计,以色列空军出击一次成本为1.5万美元,以4900次计算,总成本超过7300亿美元。加上一枚3.2万美元的JDAM或一枚14万美元的塔穆兹导弹,成本则马上飙升。一些以色列批评者指责以色列国防军为节省开支,使用不精确的导弹,造成加沙超过1000名的平民伤亡。

征召后备军

冲突期间,以色列征召了8.2万名后备军。战争开始前征召约4万人,战争期间征召另外4.2万人

由于每个战士得到的偿还金是与其每月的工资挂钩的,所以征召后备军的成本无法准确预算。但是据以色列日报Yedioth Ahronoth估计,每名后备军每天的花费约174美元,这里面包括食物、住宿、制服和武器花费。如若数据准确,每天以色列国防军光在后备军这一项的花费就达近2亿美元,其中还不包括工资偿还金。

对以色列本土的直接打击

除了64名战士牺牲和3名平民死亡外,以色列还有674人在“护刃行动”期间受伤,其中23人是平民。卫生部发言人估计治疗费用将达440万美元。

另外,政府已经收到2500起由轰炸引起的财产损失的报告,预计将要支付1460万美元的费用。房地产交易税收中的15亿美元将用于赔偿薪水损失和财产损失。

经济损失

以色列南部有员工由于火箭弹的袭击而无法正常工作,政府也会给予赔偿。以色列生产商协会估计南部每五名员工就有一名受战争影响只能呆在家,但是该协会无法估计收入的总损失。

由以色列税务局局长摩西•亚瑟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以色列最大的民间损失是13亿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损失。

亚瑟说,战争给以色列所有的产业都造成不利影响,其中遭受最大损失的是旅游业。以色列入境游协会原估计从七月份到2014年年底将有60万游客到达以色列,但如今游客数量可能只有30万人。

总的说来,旅游协会预计,从七月到十二月,旅游观光团项目将损失3.5亿美元。该数字与以色列饭店协会估计的3.75亿美元损失相近。但是游客大量取消入境游将给私人导游带来严重影响。私人导游多依靠夏季的游客赚取一年的生活费。

“这几个月本来是我最赚钱的月份。”今年28岁的吉尔•博思麦说,由于犹太成人礼旅行和基督教朝圣游的取消,他这个夏天将失去四分之一的收入,“两个项目的取消就是一个月的工作都吹了,我整个八月都没有活干。”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