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地区,无论你走到哪里,都会看见色彩缤纷的墙壁,上面是彩笔书写的口号和文字,有的还画着政治家的肖像。

加沙一共有180万人口,被困于此的年轻人把涂鸦当成一种重要的自我表达和反击的工具。

加沙夹在埃及和以色列之间,后面是地中海。自出生以来,他们就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一小片狭长的土地。

在南方,墙上写满了反对埃及关闭拉法赫过境点的言论。

在北方,年轻人谴责以色列士兵阻止他们通过埃雷兹边界。

面对着以色列的轰炸和无止境的葬礼,忍受着羞辱和压迫,他们普遍感觉到强烈的压抑感和无力感。

这些心情只能通过墙上和小巷里那些色彩鲜艳的口号发泄出来。

“在墙上涂鸦的时候我感觉到了自由。”纳因姆•萨姆森说。他今年25岁,留着长胡子,戴着黑色无檐小便帽,穿着白色牛仔裤和超人T恤。

“我们想告诉大家,这里的人热爱生活,也已经受够了死亡和毁灭。” 萨姆森说。

加沙其他的许多艺术形式和涂鸦一样,永远离不开政治这个话题。

有一面墙上画着巴勒斯坦一些知名人士的巨幅肖像。

其中有一个是标志性人物亚西尔•阿拉法特。他发起了法塔赫运动,2004年离奇死亡。他旁边的应该是谢赫•艾哈迈德•亚辛,发起了抵抗法塔赫运动的哈马斯运动,同年被以军炸死。

另一位艺术家画了一幅M75。M75是加沙制造的火箭,射程约80公里。今夏,加沙和以色列爆发了为期50天的战争,M75射到了耶路撒冷和特拉维夫地区。

2014年11月21日,加沙墙上的涂鸦。(图:AFP/MOHAMMED ABED)

2014年11月21日,加沙墙上的涂鸦。(图:AFP/MOHAMMED ABED)

1987年,第一次巴勒斯坦起义爆发。自那时起,加沙的墙壁慢慢被政治文字覆盖,或呼吁罢工,或公布下一次示威活动的相关事宜。当时,激进分子甚至会在墙壁上记录以色列空袭的日期和受害者(或者称为“烈士”)的名字。

在加沙,把涂鸦作为政治工具不算什么新鲜事,菲耶兹•阿尔-萨尔萨维说。他不但画画,有时候还会雕刻一些东西。

“涂鸦是一种成本不高的艺术形式,这种方式让你很容易和别人沟通。”他说。

贝塞尔•阿尔-玛曲思在加沙的高档地段经营着一家艺术画廊,认为涂鸦也是一个相对安全的传达信息的方式。

“把想要说的写在墙上是让人看到的最简单的方法,也不会给自己带来太大的危险。分发小册子需要大量的时间,甚至可能让你丢掉性命。但写在墙上的东西可以保留很长一段时间,有机会被每个人都看到。”

早期,涂鸦都是草草地乱画,现在不一样了。年轻人创造出极具活力的图案,吸引了路人赞赏的目光。

今夏战争期间一所警察局被炸毁,其前方的墙上画着一个孩子举起紧握的拳头,下方写着“自由”两字。

对穆萨•阿布•达夫来说,涂鸦的精神就是自由。

“我学涂鸦因为它是自由的一种形式。它允许你表达自己,谈论你居住的地方,特别是加沙,一个一切都毁了的地方。”这个20岁的街头艺术家说。他穿着宽松的牛仔裤,T恤上是“雷鬼音乐之父”鲍勃•马利的头像。

“我们需要表达我们的感受。”

“以色列人欺压我们,他们包围了加沙,阻止我们去旅行。所以我决定在加沙的墙上把这些事情写出来,让大家知道我们在经历着什么。”他说。

weixinqrcode-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