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马斯从加沙向以色列发射的大量火箭弹并没有对以色列人们造成严重的生理伤害,但给他们心理上带来的伤害不容小觑。一项新研究表明,深夜不断响起的警报声以及多次跑防空洞会掏空人们的精力,使其在早晨无精打采。

特拉维夫大学的研究人员检测了睡眠中断对人们的影响。该研究是在最近以色列和加沙的冲突之前进行的。研究人员发现,夜里惊醒数次给人的健康带来的伤害和彻夜不眠是一样的。特拉维夫大学心理科学学院的阿维•萨德(Avi Sadeh)教授表示,该研究“表明,尽管其他方面表现正常,但警报导致的夜间惊醒会导致注意力不集中以及负面情绪的产生。

随着火箭弹如雨点般落在以色列的城市,红色警报随时可能响起,包括深夜期间的几个小时。正如最近几周以色列南部人们的睡眠不断受到干扰,该警报还会吵醒已经在安全室或防空洞里熟睡的人们。萨德表示,睡眠中断给人们带来的伤害远远超过预期。萨德说:“在过去50年,睡眠研究着重于睡眠不足的问题,而常见的夜间觉醒对健康的影响却往往被忽略了。”

萨德研究患睡眠障碍的儿童和成人已有数年时间,还就这个课题写了一本书。他说:“之前从未有人研究过夜间觉醒对个人的日间敏捷度、情绪以及认知能力的影响。许多先前的研究找到了之间的某种联系,但都没得出一种因果关系。我们是第一个郑重声明夜间觉醒会对认知及情绪带来危害的研究。”该研究刊登在《睡眠医学》期刊的最新一期上。

火箭炮袭击线附近的居民远不是唯一的受害者。萨德表示,不仅仅是全国紧急情况出现才会引起睡眠中断。“许多父母的睡眠经常会由于外在因素而受到干扰,如被夜间婴孩的啼哭吵醒。” 萨德补充道,睡眠中断的时间不会太长。“夜间觉醒的时长相对较短,仅为5-10分钟,但却破坏了自然睡眠的节奏。”

该研究表明,自然睡眠节奏的破坏足以引起人们的坏情绪。特拉维夫大学心理科学学院的学生志愿者在家通过活动记录仪监控自己的睡眠模式。该记录仪形似手表,可监测到志愿者何时处于清醒以及何时处于睡眠。参与研究的13位志愿者都有着稳定的睡眠模式。实验第一晚,他们可以享受8个小时的睡眠;但第二晚,他们开始受到各种各样的干扰——被电话吵醒4次,并在醒来后的10-15分钟被要求完成一个简短的计算机任务才能继续睡觉。

第二天早上,研究人员通过调查问卷和计算机任务对志愿者的敏捷度、集中度以及情绪进行了评估。评估结果出乎萨德及其团队的意料,其团队成员还包括特拉维夫大学研究人员米海尔•卡恩(Michal Kahn)、希姆里特•弗里登逊(Shimrit Fridenson)、路特•莱勒(Reut Lerer)和亚伊尔•本-哈伊姆(Yair Ben-Haim)。仅仅经历过一晚的频繁干扰,学生的集中能力就大大下降,表明“遭受睡眠障碍后的表现明显差于经历正常睡眠后的表现。”

志愿者的情绪也变得非常低落。“与控制睡眠后的情绪相比,经历睡眠不足或持续性觉醒后的志愿者的抑郁情绪、疲惫感以及头脑混乱度明显加重,并出现精力不足的现象。”该研究表示,“因此,根据干扰的程度,碎片化睡眠或多或少会和睡眠不足一样给人们带来伤害。”

由于这是第一次进行该类型研究,萨德将其当成一次实验项目。该研究的作者表示,若要探索“自然”(睡眠者自发觉醒)和“诱发”(睡眠者由于外界因素觉醒)觉醒的区别、行为需求对觉醒者的影响如父母需要应付哭啼的幼儿和额外睡眠能否补偿前一天晚上的睡眠不足,则仍需进行进一步研究。

然而,由于将夜间觉醒问题引入科学评估,该研究具有重大意义。“我们的研究只展示了一个受干扰夜晚带来的影响。”萨德说,“但是,我们知道这些影响可以叠加。新手父母连续数月在夜里要起来3-10次,因此他们付出的功能代价是巨大的。除了睡眠中断带来的生理影响,父母会经常对他们的小孩发火,过后又会对这些负面情绪有罪恶感。”

萨德解释道:“我希望我们的研究能引起科学家和临床医生对夜间觉醒的重视,并认识到个体忍受频繁夜间觉醒所付出的代价。”

数以百万计的以色列人在空袭警报声及其制造的混乱中夜不能寐,一夜能醒来好几次。虽然该研究并不能给人们送去多大的安慰,但至少他们现在知道,早上昏昏沉沉、脾气暴躁的,不只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