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以色列和亚洲国家之间的了解逐渐加深。以色列初创企业开始在东方寻找资金和发展伙伴,同时,亚洲企业和投资者蜂拥至以色列,收购企业和技术,甚至“拉拢”在中日韩建了工厂或者将公司迁移至中日韩孵化器的企业家。

中日韩三国是在以色列表现最活跃的国家,其中中国在科技领域的活跃度尤为突出。不过,最近新加坡也开始有所行动。

以色列加速器Start-up East的首席运营官诺亚(Noa Muzzafi)表示,他们正致力于在以色列和新加坡之间建立技术交流的桥梁,为以色列企业家创造能到新加坡实现想法的机会。同时,新加坡实习生也有机会在以色列初创公司工作。诺亚认为,这种交流“对双方都有好处,因为他们可以互相了解学习,也更有可能取得成功。”

Start-up East希望在以色列和新加坡之间建立一种可以持续发展的关系。去年11月,由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拉莫特技术转移公司运作的基金获得淡马锡(Temasek)500万美元的投资。淡马锡是一家由新加坡财政部监管的市值达2000亿美元的投资公司。2013年,新加坡电信公司和Amdocs合作,成立了一个创业项目,以色列的企业得以在世界上最大和增长最快的市场立足。

诺亚表示,和亚洲的其他地方一样,在新加坡获得成功最关键的是理解当地文化。

“我们向企业家传达的其中一个观念就是要和合作伙伴建立‘良好的关系’,这是一个亚洲概念,指的是商业人士可以互相信任和依赖的人际关系。这种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深化,不仅在商业会议场合,在社交聚会上也是如此。”她说。

“以色列人通常没有什么耐心,有时候,对他们来说,花时间和精力来发展关系是很难的一件事,不过这种付出很值得。”她补充道。

Start-up East在以色列、新加坡和亚洲其他地方都有实习项目,为企业家提供学习这些技能的机会。Start-up East还在以色列和亚洲举办了很多社交活动,此外,亚洲的企业家可以通过“创业冒险”项目到以色列初创企业进行为期两到四周的参观旅行,和行业领袖、导师、投资者以及风险投资人见面,体验当地文化,学习以色列的科技项目成功的经验。

,诺亚说,以色列企业家愿意失败的精神是很多亚洲企业家没有的。

阿迪利•李(Adry Lee)说,新加坡人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他说自己是一个连续创业家。“亚洲人缺乏创业精神。新加坡人很难像以色列人一样,跳出思维局限,提出创新的想法。政府已经斥巨资为企业家建立孵化器和加速器,但项目的效果比他们预期中的差。”

诺亚说,政府不能做的可以由私人团体来完成,而且必须由私人团体完成。

“以色列人和亚洲人,尤其是新加坡人,真的有很多共同点,我们可以互相学习。”她说,“从他们身上,我们可以学习如何在不同的文化中取得成功;从我们身上,他们可以学习创业技能。这是一个很好的合作模式,是天作之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