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你是正在找工作的年轻人,还是想寻求新的谋生手段的成年人,你现在只需要关注信息技术安全领域,这是尤金•卡巴斯基(Eugene Kaspersky)告诉我们的,他是网络安全领域的教父之一。“目前网络安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面临更多危险,而且解决措施也更复杂。这一领域有很多工作要做,但可惜没有足够的人才,所以需求只会越来越大。”卡巴斯基周一在特拉维夫的活动上告诉几百位观众。

卡巴斯基是网络安全公司的负责人,公司以其名字命名。他的成就之一是在2012年发现Stuxnet病毒。这种病毒通过攻击控制核武器的PLC(可编程序逻辑控制)自动系统对伊朗的核武器进行攻击。不止一位分析人士将Stuxnet病毒的创造和运用归咎于以色列的电脑工程师。当然,以色列否认与其有关。

Stuxnet病毒在两年前是独一无二的,但如今它只不过是一个普通攻击程序。在过去几年,病毒软件被疯狂开发,他们袭击基础设施、数据采集与监视控制系统(这是自动低层次电脑系统,可以控制机器、交通系统、加油站、公用设施系统等等)、安全装置以及其他重要目标。

这么多攻击基础设施的软件被开发,究其原因,是黑客近几年来的发展。这支在网络犯罪世界组织有序的队伍,着实令人担忧。“过去,网络罪犯是那些试图侵占服务器的电脑怪人,而不是职业犯罪分子。他们会被警察的出现或多或少吓到。”卡巴斯基在特拉维夫大学网络研究中心举办的一场大型国际网络安全会议中说道,“新一批的犯罪分子进行网络袭击不是为了好玩,也不是要宣扬黑客行动主义来树立政治观点,甚至不是为了盗取信用卡的信息。他们或他们的雇主都是惯犯,参与的都是严重的案件。”

以前发生过的案件包括:黑客成功袭击自动取款机,从中窃取钱财。“他们根本不需要费事去盗取信用卡或银行卡信息来获得现金,他们袭击的是ATM机。他们直接打开取款口,能偷多少就偷多少。”卡巴斯基描述的另外一个案件是关于在港口窃取安全系统的密码来使非法货运能顺利通过安检。最近的一个例子,卡巴斯基说,“黑客们在安特卫普港改变安全协议,在货物被检查时,装有可卡因的纸箱自动申报。”还有一个可能性目前还没有发生,但随时可能发生:囚犯或他们的同伙篡改监狱电脑系统从而打开监狱的大门,放出大批犯人。“如果他们试图这么做,没有理由说他们做不到。”卡巴斯基说。

更大的威胁是像Stuxnet这样的恶意间谍软件一旦进入网络空间,迟早会落到那些有组织的黑客犯罪团伙手中,这样此类团伙的力量就会更大,他们会肆无忌惮地攻击安全系统。卡巴斯基发出警告说,“政府之间用来相互窃取秘密的恶意间谍软件并不新鲜,也不出奇。但是如果犯罪分子控制了这些软件,局面一定比目前难控制得多。”

在展示中,卡巴斯基具体阐述了多种可以用来解决或减少这种日益增长的威胁的方法。但是,如果没有合格的人才来展开工作,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我们既然是在教育机构做演讲,我就更想强调预防中教育的作用,我们尤其需要培养专业人才来开发拯救整个社会防御系统的途径。”卡巴斯基说,“我已经在这行干了25年。但我还是睡不着,晚上一躺下就担心现在的状况或者可能发生的更糟的状况。”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