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当选以色列总统的鲁文•里夫林反对巴勒斯坦建国。这个观点和现任总统的观点相矛盾,一定程度上,也和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的观点相抵触。至少内塔尼亚胡曾经公开宣称支持两个民族建立两个国家的观点。

在过去的几年里,西蒙•佩雷斯在和其他世界领导人的会面上反复申明说,“目前除了两个国家的方案,没有其他可行的办法。”这样的观点多少平衡了两任内塔尼亚胡政府的强硬作风。现在这位受民众爱戴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的总统位置被一个反对“两个国家”这一解决方案的人所替代,而且国际社会希望看到巴勒斯坦建国,也把和平进程陷入僵局归咎于耶路撒冷,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色列该如何在这个世界前行?

一些分析人士担心,国家首脑的观点和政府首脑的观点如此悬殊,这可能会给以色列带来严重后果。但是,其他人指出,总统干预政策问题的权力是有限的。更为重要的是,里夫林不大可能公开反对政府的立场。

政治传播学专家加迪•伍尔夫斯菲尔德(Gadi Wolfsfeld)教授说,“比起佩雷斯做的好事,鲁文•里夫林会引起更大的危害。” 一位不断公开表明和平非常必要的总统几乎不会引起国外的关注,但是一个宣称反对两个国家同时支持建设定居点的总统,却必然会登上世界媒体的头条。”

他说,坏消息比好消息传得更快更广。以色列应该展示一个和巴勒斯坦人有意达成公平的和平协议的形象,任何破坏这个形象的话语都会被国际媒体和世界各国视为坏消息。

“以色列和国际社会90%的问题都在于国际社会认为以色列政府没有为和平做出足够努力。”伍尔夫斯菲尔德说,“如果里夫林说一些挑拨性的话,那么我们将陷入更大的麻烦。”

左派《以色列国土报》的资深记者阿里•沙维特(Ari Shavit)认为里夫林不但是以色列的总统而且将会是“大以色列”的总统。沙维特写道:“他会利用总统的职位推进他支持的西岸定居点项目和他笃信的一国方案。”他预测说,“里夫林会毫不迟疑发出声明,并且行动起来阻挠任何想要分裂土地的行为。”

但是里夫林并不只是反对“两个国家”解决方案。在他担任以色列议会议长的两个任期中,他并不畏惧和右翼力量对抗,比如反对他认为是歧视性和不民主的立法,这为他赢得了许多朋友,甚至包括以色列左翼人士。

民意调查者和政治分析师米切尔•巴拉克(Mitchell Barak)说:“他对两国解决方案有意见,但他并没有被广泛认为是一个极端民族主义者。”他说,这个新当选的总统对和平进程的观点并不是出于对阿拉伯人的痛恨,这可以由他的投票记录和他担任议长时的主张可以证明。阿拉伯人和世界人民也基本上知道这些。

连《以色列国土报》的编辑部也对里夫林表示支持。在周二的竞选之前,编辑部支持里夫林和前最高法院院长达利亚•多纳竞选总统。上周,一篇社论这样写道:“多年以来,里夫林反复宣传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合作的必要性。作为以色列议长,他向阿拉伯派系伸出援手,这和他右翼的同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之前的以色列议会中,他反对民族主义立法浪潮,并且在利库德党的初选中为这个立场付出代价。他一直都坚持独立的观点。”

在这个背景下,值得一提的是,以色列的总统职位很大程度上只是一个仪式性的角色,在战争与和平的问题上没有多大的权力。没有人比西蒙•佩雷斯更加热衷于提倡两个国家的解决方案,但是在七年任期当中,他还是未能使以色列签署任何和平协议。

有一些分析人士预测,左翼的佩雷斯不会和右翼的内塔尼亚胡政府对抗,里夫林也不会。

以色列民主学会的创会主席阿依•卡蒙(Arye Carmon)说:“佩雷斯曾有过不同的观点,但是他的表达方式是沉稳而且有所保留的。他没有越过职位的界限,他把自己做的事情都向总理汇报,也不做任何未经总理同意的事情。”

卡蒙评论说,里夫林也很可能不会干预政治。“我认识他相当长一段时间了。他极其拥护民主。我很怀疑他是否会在总统官邸发表那些关于巴勒斯坦的观点。”他说,“我的猜测是,他会一直尊重民主选举出来的政府做出的决定。”

他推测说,这个即将上任的总统的大部分精力都会投到国内问题,比如强化民主、改善治理和倡导更多包容和团结。

里夫林自己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呢?在最近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的中,里夫林阐明他不相信“两个国家”的方案能够解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冲突,但是保证他自己不会干预政府关于和平和其他问题的政策。

“我不会干预以色列议会的决定。以色列议会议员将会决定以色列的边境问题和在和平方面采取的政策。总统就是要发挥桥梁作用,促成辩论,舒缓紧张气氛和减少摩擦。”他说,“总统无法决定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以及阿拉伯世界的相处。”

在接下来的七年里,里夫林将有机会证明他确实不会涉足政治和政策制定,而是将自己的精力集中在他承诺要做的事情:凝聚分立的社会,并且宣传社会价值,改善教育和宣扬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