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太糟糕,每个人都憎恨犹太人。

至少读完由以色列犹太人大流散事务部于本周发布的国际反犹主义报告后,人们会产生上述想法。这份长达26页的报告堪称2015年全世界犹太人经历事件及犹太群体发展趋势的即时记录,展示了犹太人的黯淡前景。

然而该报告作者、犹太人大流散事务部抵抗反犹主义主任尤盖夫•卡拉桑提(Yogev Karasenty)在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称,无论前景黯淡与否,“这就是犹太人面临的现状”。

卡拉桑提称该报告是在反诽谤联盟、总部位于特拉维夫的打击反犹主义协调论坛、特拉维夫大学当代欧洲犹太研究坎特中心等机构的数十份报告的基础上得出的。

报告指出了当前犹太人面临的三大趋势,即激进伊斯兰主义激增、反犹主义与反以主义混淆和欧洲极右翼政治力量崛起,这些都是去年反犹主义事件增多的主要原因。

2015年1月初在巴黎Hypercacher洁食市场发生了一起备受关注的恐怖袭击,法国出现大范围的谴责反犹主义的声音,但仅仅几周后,邻国丹麦的哥本哈根一座犹太会堂就成了恐怖枪击案的目标。

卡拉桑提称这些发生在西欧、“攻击目标几乎都是犹太人”的袭击案均由激进穆斯林分子制造。这些穆斯林均出生于欧洲,并已获得欧洲国家国籍。

该报告还用数页篇幅阐释了欧洲社会中激进伊斯兰主义与犹太群体的碰撞。

卡拉萨桑提强调:“有必要提醒公众的是,这些恐怖分子并非移民或难民,而是欧洲本土居民。这些事件本质上是欧洲穆斯林公民对欧洲犹太公民的攻击。”他还称这些恐怖分子是欧洲教育体制的产物。

卡拉桑提还澄清道:“我们当然也担心那些来自反以或反犹倾向国家的移民的威胁,但现在他们仍在为生存问题发愁,至于以后会怎么样是以后的事情。”

以色列反诽谤联盟代理主任卡罗尔•努里埃尔(Carole Nuriel)告诉《以色列时报》记者,她无法对该报告做出直接评论,但根据2014年反诽谤联盟在全世界102个国家和地区的调查,西欧55%的穆斯林有反犹情绪。

努里埃尔称:“众所周知,欧洲的反犹人口比其他地方多。”此外她也强调,目前尚无充分证据证明欧洲新移民和难民有反犹主义倾向。

谈到未来,努里埃尔认为:“我不是预言家,无法做出预测。我们知道欧洲犹太人害怕被定义为犹太人……我们知道犹太人的未来不甚光明,也希望欧洲各国政府的种种措施可以消解目前的困境。”

努里埃尔以法国政府为正面例子为各国提出了建议。

“我真心认为法国当局知道法国犹太人群体的重要性。法兰西共和国的成功便是法国犹太群体的成功。”

努里埃尔认为打击反犹主义需要多层面的努力,比如反偏见的教育、立法与执法、公众意识(如法国总理马努埃尔•瓦尔斯与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言论不当时公众对其进行谴责),以及反对网络反犹主义。她认为法国早已将这些措施付诸实践。

犹太人大流散事务部官员卡拉桑提称赞了法国政府的诚意,但担心这些做法“无法保护每一个犹太人”。他认为法国政府应将其宽容教育同国家价值相结合:“法国政府多年来忽视了穆斯林群体,连德国总理默克尔也认为德国应加紧对其长期移民的教育。”

尽管2015年法国犹太人移民以色列人数创8000人的历史新高,卡拉桑提称这些移民仍然同其他法国公民一样高度团结。他提到了两个例子,一是Hypercacher市场及《查理周刊》恐怖袭击案后推特上发起的“我是犹太人”(jesuisjuif)运动,二是最近法国犹太人拒绝摘掉犹太小圆帽“Kippa”的浪潮,他们称摘掉圆帽等于向恐怖分子妥协。

该报告还记录了犹太人与各国政府和机构展开合作的积极成果,尤其是对反对“抵制、撤资、制裁运动”(BDS)请愿活动的积极保护。

然而目前对反犹主义的基本定义还存在争议。以色列犹太人大流散事务部及多数离散犹太人组织的定义中都认为,指责以色列所作所为比种族主义更甚的行为就是反犹主义。

卡拉桑提称:“如今我们越来越认识到,反以主义是邪恶之人的幌子,是反犹主义之人的借口。”

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本周二称:“目前的反犹主义针对的是作为个人的犹太人,作为集体的犹太人,以及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他们对犹太人的执著抵触、对以色列的坚持攻击压倒了一切理性判断。”

然而反诽谤联盟代理主任努里埃尔却强调并非所有对以色列的攻击都含有反犹主义。

她认为:“除非是以反犹主义为幌子,否则我希望所有对以色列及其政府的批评都是正当合法的。一旦批评的声音中混入了反犹主义情感,其正当性就有问题。”

一切似乎都是关于主观评价的争论。

努里埃尔认为:“反犹主义与反以主义间的界限不甚清楚,由于没有典型的反犹主义声明,两者之间存在灰色地带……反诽谤联盟曾就此多次讨论究竟哪些行为算反犹主义。”

然而随着互联网及社交媒体的快速普及,任何声明都变得更加有害了。

以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为例,2014年反诽谤联盟报告称93%的巴勒斯坦地区居民有反犹情绪。努里埃尔称传统的反犹主义已经慢慢演变成“更加复杂的”反以主义。

她评论道:“众所周知,社交网络在散布反犹主义情绪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当今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可以成为‘病毒’,想让更多人听从于你,你就必须将自己的观点广为扩散。”

以色列教育部部长、现任犹太人大流散事务部部长纳夫塔利•贝内特在该报告的序言中写道:“我们作为以色列国的代表,作为犹太人民的中心,不允许也不接受这种现实。我们绝不允许世界上任何国家放任其国内的犹太人遭受攻击、以当犹太人为耻。”

卡拉桑提也表示,离散犹太人事务部正致力于寻求政府内的跨部门应对方案,包括追踪全球反犹主义事件以查明事实、采取相应外交手段等多种已有措施。

他认为:“当前的趋势引人警醒,我们必须要采取一些措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