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体外预先设定或医生远程操控按剂量给药的体内微型芯片或将成为用药领域新的大事件,以色列梯瓦制药公司也跟上了这一潮流。

该公司上周宣布与美国微芯生物技术公司(Microchips Biotech)建立合作关系,通过微芯生物技术公司植入的微型芯片向患者注射梯瓦制药生产的药物。这是微芯生物技术公司与外界的首项合作,也是首次试图把受争议的技术转化成商品。

对部分人来说,无需按量配给即可自动给药的体内芯片将引起道德和安全问题,但该芯片对老年人和其他经常忘记服药的人来说是个完美的解决方法,患者甚至无需记住服药这件事。

其他人群包括担心数字设备和科技对隐私造成进一步破坏的自由意志主义者和反对植入芯片的基督教徒则可能会对上述两个公司的做法感到惊恐万分。

然而,体内给药的赞同者和反对者都将不得不接受这一现实:在将来某个时候,医生也会建议他们植入根据预设剂量进行体内给药的芯片。

梯瓦制药全球研发中心总裁兼首席科学家迈克尔•海登(Michael Hayden)表示,“对那些不能忍受注射给药、需要自己定时注射药物或医嘱严重影响病情的患者来说,植入微芯真的是数字科技和医药以及未来患者用药的分水岭。”

美国研发该技术的微芯生物技术公司生产一种由微型芯片阵列组成的设备,可储存数百治疗剂量的药物。该公司表示,医生可在诊所轻易为患者植入独立包装的密封给药设备,可储存数百剂药物,使用时间长达数月甚至数年之久。

每列芯片含有数毫克的特定药物,可通过由患者或护理人员控制的应用,根据预先设定的计划或实时自动精确释放药物剂量。

最后一点是许多网络自由和隐私推崇者担心的一大问题:谁能保证黑客不会侵入现在的体内无线网络或蓝牙通信系统篡改药物剂量——或许会以此作为高科技勒索或敲诈手段?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罗伯特•法拉博士(Robert Farra)表示,那是非常不可能出现的情况。他帮助研发了该医用芯片,现任微芯生物技术公司首席运营官。

“外面的人无法改动植入芯片的程序。”法拉在最近一次采访中表示,“必须在皮肤接触的距离内才能与植入芯片进行通信。此外,我们还对芯片进行了安全加密,可防止有人试图破译或干预通信。”

上述言论无法消除阴谋论者的疑虑,他们把微型芯片视为政府控制民众的一种新手法,也无法让基督教徒满意,他们视微型芯片为“末日”来临的征兆,认为当世界末日到来时,一股可怕的力量将会释放到人间,让人类饱受“苦难”折磨,直至耶稣再临人间。

其中“兽印”就是苦难的一部分,没有兽印就无法融入社会。许多原教旨主义基督徒相信,植入微型芯片或许就是“兽印”,将被用于控制民众。

然而,微芯生物技术公司表示该系统有望得到广泛采用。该公司表示,芯片植入不断在为骨质疏松患者输送甲状旁腺素的人体研究中得到验证,而且医生和患者可通过无线通信对该系统进行全面操控,调整药物剂量。

此项基于微型芯片的技术最初由麻省理工学院的顶级研究人员罗伯特•兰格博士(Robert Langer)和迈克尔•J•西马博士(Michael J. Cima)研发。

根据合作条款,梯瓦将以股权投资和技术使用费的形式向美国微芯生物技术公司支付3500万美元,反过来梯瓦将准许该系统向患者的特定病灶给药。如果试点项目效果令人满意,梯瓦公司随后可选择扩大项目规模,应用到其他数个治疗领域和梯瓦持有专利证书的传感应用中。

随着项目的推进,微芯生物技术公司将获得按进度发放的研发和商业资金以及未来产品销售的特许权使用费。如果梯瓦公司将来研发出了任何一种新的治疗药物,该公司还将获得产品研究经费,研发与新药物相匹配的产品。而梯瓦将负责第二和第三阶段的临床研发和监管申报。

“我们非常激动能和一个看到我们技术潜力的公司合作,改变为患者给药的方法,有望提高医嘱完成程度,极大改善药物效果。”微芯生物技术公司首席执行官谢丽尔••布兰卡德(Cheryl R. Blanchard)表示,“我们希望能与行业内的众多企业进行合作,利用我们的技术实现各种治疗用途和治疗处于不同发病程度的疾病,而这是我们与业内企业的首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