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官员称,近日深入加沙采访的数名西方记者由于拍摄到恐怖组织在加以战争中利用平民而受到了哈马斯的骚扰和威胁。部分国际媒体人屈服于哈马斯的威逼恐吓,没有对事件作出报道。对此,以色列官员表示愤怒。

《以色列时报》证实了数起记者遭审问和威胁的事件,包括摄影师在拍到枪手准备从平民区射击火箭弹以及穿着便服作战后,被哈马斯成员接近并受到欺凌,机器也被没收。此外,本来有一位法国记者就另一事件做了报道,但后来该报道在网络上被删除。

耶路撒冷的官员表示,类似事件更加证实了以色列之前的断言:哈马斯并不避讳用暴力来控制流出加沙的信息,恐怖组织会对客观报道此次冲突的加沙地带记者进行威胁恐吓。

“我们完全相信哈马斯会通过强制以及暴力手段限制外国记者在加沙的自由。”一位以色列官员告诉《以色列时报》,“扛着摄像机在加沙四处走动,向人们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没有那么简单,毕竟这里不是纽约或者伦敦。人们不敢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这和问政府军控制的大马士革地区的叙利亚人是否喜欢巴沙尔•阿萨德总统(Bashar Assad)是一样的。”

该官员表示,毋庸置疑,哈马斯对记者使用了暴力,因为他们做出的报道不是哈马斯想看到的。而这也大大限制了记者对哈马斯行动的了解,使得外界对其危害知之甚少。该官员补充道,加沙的西法医院就是其中一个例子。“我们知道楼下就是哈马斯的指挥控制中心,也知道哈马斯的头目就隐藏在那里。所有记者都不得进入楼下的任何地方,只能在楼上拍摄伤亡人员的照片,而那正是哈马斯希望他们拍的照片。”

《华盛顿邮报》7月15日的报道称,西法医院实际上“变成了哈马斯头目的总部,在走廊和办公楼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华尔街日报》中东特派记者尼克•凯西(Nick Casey)在推特上写道,哈马斯将西法医院视为“和媒体见面的安全地带”,但随后该内容被删除。

上周,当地法国《西部报》(Ouest France)的一位记者向法国《解放报》(Libération)讲述了他在西法医院遭遇哈马斯官员审问和恐吓的经历。

“被炸伤的人员源源不断地被送进急诊室,就在离急诊室几米外的门诊病房,(该记者)和一群年轻的哈马斯成员在‘医院划出来的一个小办公室’见了面。”该文章写道,“让人出乎意料的是,他们的穿着都很得体,‘穿着便服,衬衣下别着一把枪,有的还戴着对讲机。’”该记者回忆道,他们命令他把口袋里的东西都掏出来,把鞋子和皮带脱掉,随后他被带到医院的另一个房间,那里应该是他们的指挥办公室。

该记者还有家人住在加沙。他后来被一名哈马斯成员的审问。“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你在做什么?”那个哈马斯成员还问了该记者是否会讲希伯来语以及是否和拉姆安拉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有关系。“那些年轻的哈马斯支持者一直在问:‘你是以色列的记者吗?’”他在文章中回忆道。该记者称他只为法国和阿尔及利亚媒体工作,但最后还是被勒令离开加沙并停止采访。

随后《解放报》网站删除了该文章。网站称做出此举是应该记者的要求。

一位身居要职的以色列官员表示,摄影师由于拍摄穿着便服的武装人员以及从学校向外发射火箭弹的恐怖分子,成为了哈马斯骚扰的常客。“每当来到这里(以色列),他们(外国记者)都会抱怨这里的限制条例和审查制度等等。但现在他们在加沙受了欺负,却因为恐惧连一句话都不敢说,所以他们也只能哑巴吃黄连了。”

无国界记者组织是一个提倡新闻自由和信息自由的组织。上周,该组织发表了一篇关于加沙冲突的长文,强烈谴责了以色列的各种罪行。文中对外国记者在加沙所受的骚扰却只字未提。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