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打小闹还是战火重燃?从周五的恢复作战行动可以看出哈马斯在这场危险的扑克游戏中自视甚高,或将使加沙再次陷入混乱。

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在72小时停火协议结束之际向以色列发射了两枚火箭弹,随后又接连发射了几十枚火箭弹。两小时后,以色列发动连番空袭予以回击。

哈马斯的数据表明这场冲突中至少有1898名巴勒斯坦人丧生,以色列称半数以上是武装分子。死难者中约有450名儿童,数千所民居沦为碎石堆,导致加沙四分之一的民众无家可归。

以色列经历了自2006年和黎巴嫩真主党交战以来最惨痛的军队损失——64名士兵阵亡,另外还有3名平民死亡,其中一位是从事农业生产的泰国工人。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间接对话已在开罗举行数天,巴方的谈判团包括哈马斯和其他派系的代表。

但巴以双方对立的要求让埃及的调解工作进展艰难。

哈马斯希望以色列解除2006年开始的对加沙的封锁,否则哈马斯将不会停止火箭弹攻击。以色列则提出重建加沙的条件是加沙的去军事化,哈马斯也必须解除武装。埃以封锁是为了防止哈马斯引进更多的武器。

哈马斯认为解除封锁是其为备受战争折磨的加沙地带所能争取的最小利益。埃及也曾一度关闭拉法边境通道。

国际危机小组南森•思罗尔(Nathan Thrall)表示:“很显然,哈马斯的要求是不会得到满足的。问题是以色列会做出怎样的让步呢?”

哈马斯武装派别卡桑旅坚决要求开放加沙的一个海港以及在加沙建一个国际机场。

以色列是不会同意这一要求的。

思罗尔警告道:“如果以色列同意了,那么所有的船不经检查就可以随意进出。以色列是绝对不会接受的。”他还指出,开放海港只会为哈马斯提供了偷运火箭弹的新手段。

加沙爱资哈尔大学政治事务专家纳吉•查拉布(Naji Charab)表示,哈马斯愿意接受一定程度的妥协,但又要能“不失体面地全身而退”。

伊斯兰抵抗运动在战场上给以色列带来的伤害可能远远超过预期,但现在哈马斯已被逼入死角,还失去了埃及这个盟友。埃及前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领导的穆斯林兄弟会运动和哈马斯有着紧密的联系。但在穆尔西垮台后,开罗痛斥哈马斯,摧毁了哈马斯在埃及边境的地下通道并开始挤兑伊斯兰抵抗运动。

阿里埃勒大学政治学家科比•迈克尔(Kobi Michael)说,开罗成为了以色列在中东最重要的盟友。

他告诉法新社:“埃及完全可以接受加沙民众在重压下屈服。”

“从这个角度来说,以色列可能会对埃及有点失望。因为埃及并没有全力对抗哈马斯。”他补充道。

哈马斯在战场上的成功至少能暂时助长加沙民众对其的拥护,但是哈马斯现在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要向加沙民众证明众多巴勒斯坦人没有白白牺牲。

以色列政府前发言人米里•艾辛(Miri Eisin)向法新社透露,哈马斯想看看以色列会如何反应。

目前以色列只是通过空袭进行反击。本周早些时候,以色列从加沙撤回全部地面部队,目前还没有明显迹象表明坦克部队再次回到加沙。

“如果以色列想要阻止火箭弹袭击,必须出动地面部队,而且必须要占领加沙地带。但是没有人会这么说。”她说。

以色列国防军前反恐首长约拉姆•施韦策(Yoram Schweitzer)表示:“以色列不想进入加沙,不想攻占加沙,也不想深入加沙腹地。”

但如果冲突深陷泥淖,而且双方不能达成共识,“那么以色列必须决定是否要改变政策,进入加沙以发动更大规模的军事行动。”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