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 是旧金山的一个以色列团队研发的应用,它的功能只有一个:当你点击联系人的名字时,这个应用就会给那个人发送一个“哟!(Yo!)”,意思相当于“嘿”或者“最近怎么样”,没有别的功能。而创造这个应用的摩西•霍格(Moshe Hogeg)和奥尔•阿尔贝(Or Arbel)仅凭这一个简单的功能,就筹得了100万美元。

在以色列创业专家伊兰•兰尼亚多(Eran Laniado)看来,Yo!只是一个小把戏,而且还有些“傻”,但这并不意味着科技投资出现了随时会破灭的泡沫。“当然,在1997-2001年科技泡沫时期,出现了大量不合理的投资,”拉尼亚多对以色列时报说,“但是出现这样的投资并不一定就表明出现了科技泡沫。”

第一眼看上去Yo!就像个笑话,被科技专家罗伯特•斯科布(Robert Scoble)评论为“最糟糕的应用”。从数十家网站的评论来看,斯科布显然说出了不少业内人士的心声。事实上,根据来自硅谷的消息源,Yo!一开始只是一个愚人节的玩笑,只用8个小时就完成编程。在接受美国科技商业网站商业内幕采访时,创始人阿贝尔自己也说Yo!是个“傻主意”。为什么用“yo(哟)”来命名呢?因为“它有着各种含义”,阿贝尔说,“‘嘿’就只表示‘嘿’,但是‘哟’可以表示很多东西。所以这个词最合适,它的用法最广泛。”

显然,很多人同意这个观点。Yo!在苹果App商店和google官方应用商店发布数日内,下载人数已经超过了6万。

阿贝尔说,Yo!是应用极简化的产物。无需填写任何订阅内容,无需撰写文字,也无需选择表情。这个应用设计简单得不能再简单。阿贝尔说:“没有什么好打开的,也没有任何其它分散注意的功能。”

Yo!的单一功能正是它的独特之处,但是这种单一功能现在并不稀奇,拉尼亚多说。拉尼亚多是以色列商业咨询公司BMN!的总经理,和数十家以色列资深科技公司和初创公司合作。“这个应用类似于把Facebook其它功能统统去掉,只留下‘poke’,用户可以通过这个功能和好友打个招呼,又不需要特地发信息给对方。”拉尼亚多说,照这样看来,Yo!仅仅是个小把戏,如果稍加改造,就能更进一步。“人们对这种小把戏很快就会失去兴趣,但是如果这个应用稍加改造,加上别的功能,比如其它交流的方式(表情或者文字),又和Facebook跟WhatsApp没什么区别了。”在他看来,Yo!成为下一个WhatsApp显然任重道远。

因此,拉尼亚多认为,“新互联网泡沫”的终结尚言之过早。诸如Yo!这样的应用居然有人投资,而且还筹得100万美元,这让许多业内评论家开始谴责许多人认为迟早会破裂的“科技投资泡沫”。他们认为,现在的情形类似于90年代后期互联网股价的飞涨,股票上涨的趋势一直持续,直到2000年纳斯达克惊人的涨势彻底停了下来。1999年至2000年3月,纳斯达克上的股票价值翻了一倍,而紧接着的暴跌则让许多科技初创公司和投资商破了产。

Yo!获得的百万投资,以及诸如WhatsApp的应用在近月来出售的价格之高——WhatsApp早前被Facebook以19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让人感觉泡沫危机又一次出现了。“泡沫”一词在无数有关Yo!的文章里出现。但是拉尼亚多认为,科技投资的根本还是没变的。他说,纳斯达克指数“仍旧低于2000年初的高峰,而现在科技产业的市盈率也比历史上低。”

虽然就像当年泡沫时期一样,现在的公司仅仅凭借看上去很傻的想法,就有可能筹集大笔资金,但是这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在以前的互联网泡沫时期,一个初创公司,客户很少,没有收益,也有可能获得上亿的资金。但是现在,大笔的投资通常流向突破性的技术,或者是已经拥有大量用户,或获得大笔收益并拥有行之有效商业模式的初创公司,”拉尼亚多说。WhatsApp就是一个好例子。他补充道,“Facebook收购WhatsApps的同时也获得了4.7亿的活跃用户(是推特的两倍);那些用户非常活跃,并且用户之间具有很强的网络效应。”

“只要这种小把戏获得投资的现象不广泛,并且主要风投不参与其中,也不涉及巨额的资金,同时企业价值的评估基于实实在在的标准,比如活跃用户的数量,或者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等,那么这就不是一个科技泡沫。”不过,拉尼亚多补充道,买家还是要注意风险。“总有一些企业家擅长推销,也总会有不专业的投资者把钱投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