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世界的目光还聚焦在以色列与叙利亚、黎巴嫩、加沙的边境问题时,西奈边境已经成了以色列边境中最活跃的地区。

在边境服役的士兵透露,埃及的毒品走私者(大多是贝多因人)每晚会来到长为125英里(200公里)的边境围墙边上,将装在袋子里的走私货扔给以色列的接应人,由他们将货品转移到全地形汽车(ATV)或是卡车里,然后带回去出售。不过,尽管打击运毒者是惯例,但西奈真正的威胁在于目前正与埃及展开恶战的伊斯兰国组织(ISIS),他们早晚都会盯上以色列。

驻守西奈边境的是以色列国防军的其中一支男女混编部队——狞猫营(Caracal Battalion)。

尽管他们白天遇到的走私者基本上不是恐怖组织,但也根本不太平。一旦撞见以色列军队,走私者就会肆无忌惮地开枪,士兵被迫躲藏,走私者们趁机而逃。

率领哨兵部队的希尔·沙哈尔(Shir Shachar)中尉表示,他们通过围墙上的闭路电视进行监视发现,这些走私者们即便不是每天作案,起码一周也有五次。有时他们作案后以色列军队来不及前往阻止他们。如果走私者们遇上军队,他们就发起一阵枪林弹雨,之后全身而退,像面对狞猫营一样。

不过并非所有的走私者都能毫发无伤。2014年10月,一支狞猫巡逻队在奥尔·本-耶胡达(Or Ben-Yehuda)上尉的指挥下,顶着机关枪和反坦克导弹的炮火前进。本-耶胡达以及一名士兵在战斗中负伤,另有3名袭击者身亡。

沙哈尔表示,有高度警惕心、内心强大的哨兵是部队的第一道防线。他们需要监察边境是否有恐怖主义的渗透活动以及走私犯罪,还要眼睁睁看着其他士兵抗击袭击者和罪犯,却不能直接参与战斗,就像本·耶胡达部队的那次。

沙哈尔说道:“一开始很不容易,最后更不容易。”

狞猫营是目前以色列国防军部队中为数不多的几个男女混编营之一,在一个2000年成立的实验连的基础上扩大,组建于2004年。自2007年起狞猫营就在埃及边境进行守卫。去年,另一支男女混编营——约旦狮子营(Ariyot Hayarden)开始驻守约旦峡谷。还有一支2015年组建的名为“猎豹”的男女混编营将在明年之前驻守以色列南部的阿拉瓦沙漠。

狞猫营副营长沙哈尔·纳奇米(Shachar Nachmi)少校表示,混编营的男女比例大概是35:65。

很快,以色列的两大最长边境——埃及和约旦边境的防守,就要被这些男女混编(大部分为女性)的军营所包揽了。这体现了女性士兵正在逐渐承担起原先戈兰尼旅(Golani)、伞兵(Paratroopers)、吉瓦提步兵旅(Givati)等国防军步兵旅的职责。

近4年内以色列以色列混编部队中女兵数量增长了4倍,并且还将继续增长。2012年,以色列混编部队中女兵的数量徘徊在500人左右,2013年一跃至900人。而当军队组建了约旦狮子营后,女兵数量上升至1365人;去年成立了猎豹营以后,女兵数量超过了2000人,并且很快将达到2100人。

在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加迪·埃森科特(Gadi Eisenkot)的带领下,国防军致力于提高作战效率,打磨成为一支精炼出色的部队。提高效率的一个例子就是在边境地区用轻型作战部队取代重型步兵部队。轻型部队对身体条件和训练的要求都不高,因此能够专注于黎巴嫩、加沙和约旦河西岸那些随时可能危及国家安全的威胁。

以标准较低的作战部队取代训练和身体条件要求更高的步兵部队,此举也是存在争议的。军队对此的回应是,尽管此举对于作战能力有一定的影响,但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有限资源的作用。然而更多的批评还源于更为脆弱和主观的问题,比如士气和团队动力。

同样反对使用女兵的前国防军官员、研究员拉茨·萨奇(Raz Sagi)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被分配到混合编军营的男兵丧失了士气。他们回家后就会立马拿下军营的标签,因为这让他们感到难为情。”

然而,在狞猫营服役的男兵们否认了这一说法。一名男兵表示:“无论是在训练还是边境作战中我都完全信任我的女兵战友们。她们和我们没有不同。我能为她们承担,她们也能为我担当。”

狞猫营的副营长沙哈尔·纳奇米(Shachar Nachmi)少校认同男兵们的观点,表示部队里不存在受性别影响的士气问题。

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士兵表示,他一开始对女兵也持怀疑态度,但通过训练,他惊讶地发现女兵的体能也十分了得。现在他同样认为男女应该一同训练,并肩战斗。

第四支男女混编营部队将在明年组建。部队的名字尚未公布,不过考虑到其它三支混编营部队的名字都是中东的猫科动物,第四支男女混编营部队说不定就叫“黑豹营”。

——————

相关阅读:

刚与柔:以色列女兵的军营生活

以色列召集预备役女兵数量空前

以军将训练女性坦克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