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中国复星集团以2.9亿谢克尔全资收购以色列国宝级护肤品牌AHAVA,完成了中国企业对以色列日化品牌单笔交易额最大的收购;今年9月,这笔收购完成了最后交割。这项让中以两国投资界瞩目的收购案被媒体和企业反复提起,而复星方面却极少出面表态。在上周一举行的第五届中以高科技创业峰会期间,主导此次收购的复星集团投资总监何逸舟接受了专访,详细讲述了这笔历史性收购案的细节和他眼中的中以合作。

“我们寻找可嫁接中国中产阶级消费动力的产品”

2015年夏天,何逸舟得知以色列死海护肤品牌AHAVA正在出售,便立即与集团负责人飞往以色列进行收购协商;同年8月,AHAVA的所有股东与律师共十人飞往上海与复星方面进行沟通,双方在一天之内用11个小时便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并签署了投资收购框架协议。2016年1月1日,双方结束了漫长的谈判和调查,达成了收购协议。

“我记得特别清楚,在2015年12月31日,我们双方所有人坐在谈判桌前确定条款。23点59分时,条款走到了最后一条,我需要最后做出决定。在众人的‘起哄’下,我难掩激动的心情,当即同意,这时时间刚好跳到2016年1月1日。我们就以这样难忘的方式度过了新年。”何逸舟回忆道。

近年来,复星集团着力打造其消费品版块竞争力,收购了希腊Follie Follie、亚特兰蒂斯酒店等一系列时尚与消费品牌。AHAVA此次接棒,成为复星集团收购的第一个外国化妆品企业。

“我们看到了中国中产阶级兴起。他们消费能力非常强,更关注精神与层面的愉悦。因此这些企业将为集团带来更多收入。”何逸舟说道。在复星集团进行的前期抽样调查中,中国中产阶级普遍对死海概念、以色列高科技概念和纯天然概念十分认同。因此,复星也正着力打造AHAVA的“轻奢”定位。

2016年11月14日,何逸舟与以华通集团董事长林丹枫女士(左二)、中国驻以色列大使詹永新(左一)与以色列住房与建设部部长尤阿夫·加朗特在第五届中以高科技创业峰会上合影。(图片来源:以华通)

2016年11月14日,何逸舟与以华通集团董事长林丹枫女士(左二)、中国驻以色列大使詹永新(左一)与以色列住房与建设部部长尤阿夫·加朗特在第五届中以高科技创业峰会上合影。(图片来源:以华通)

今年10月,AHAVA中国首家体验店在位于上海核心位置的K11商场开业,顾客可在店内体验死海产品,并扫码订购。何逸舟表示,为充分开发中国市场,复星聘请国内外知名化妆品公司与电商公司经验丰富的营销人员加入管理团队,同时复星将继续并购其他与AHAVA有协同效应的化妆品公司和研发中心,将AHAVA打造成多元化的化妆品公司。

谈及AHAVA的收购,何逸舟流露出难以掩饰的自豪:“这是一个很‘性感’的、可以嫁接中国动力的项目。”何为性感?“能符合中国中产阶级消费动力的优秀以色列产品、技术、服务或生意模式都是性感的、可以嫁接中国动力的。”他说道。近年来,复星在其日化版块青睐那些行业第一、领域内独一或有独特性故事或垄断资源的企业,而这些优势在AHAVA的品牌中都得到了体现。

“来以色列的中国人很多,但是很少有人真正懂得以色列柔软、温柔的一面。希望我们可以保护以色列的这一宝贵资源,将AHAVA品牌带到中国,带向全世界。”何逸舟说道。

“我们不用惯性思维复制成功”

众所周知,复星集团崛起于产业运营,近年来着力于投资。尽管旗下品牌众多,但复星涉足日化时间尚短,且全资收购国外化妆品品牌更属首次。对此,业内对复星收购AHAVA后的经营能力存在一定争议,认为复星对AHAVA的管理经验和产业运营能力不足。

“既有的化妆品牌在国内的发展都是重金投入,且五年内无法实现收支平衡。这种模式是否适合我们,要打个问号。无就是有,我们不会用惯性思维复制成功。” 何逸舟反驳道,“AHAVA是目前极少数由中国企业全资控股国际化妆品牌,身份特殊,所以我们对它在中国有一套全新的打法,这是其他中国化妆品公司所没有尝试过的。”

“化妆品牌的全球经营是同一盘棋,我们与AHAVA的以色列团队是合作关系。尽管现在企业由中方控股,但双方一直在协作进步,战略与落地方面我们其实非常依赖以色列团队。”何逸舟介绍,为了带动AHAVA以色列团队的积极性,集团对其实行了期权激励机制,带动以方一同开发全球市场。

复星对AHAVA的收购模式为全资收购,并成立中方全资子公司运营。其优势在于可以风险自控,但劣势也非常明显:复星需要承担全部风险。家大业大的复星将如何把控这一尺度?对此何逸舟表示,投资前企业必须做好预判,清楚自己的产业整合、运营和落地能力是否达到了一定水平。“再有就是企业家精神。如果管理层只是以一种打工者和职业经理人的身份操作,只注重短期绩效,企业很难发展壮大。只有把企业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用心经营,才可以获得发展。”他说道。

“中以合作的‘泡沫’有时是好事”

复星集团对AHAVA的全资收购可谓开启了中以投资合作的新时代。作为收购的主导者,何逸舟两年前因为偶然的机会来到以色列。发现了这里的投资潜力后,他开始深耕以色列市场。

“不同于中国和欧洲的大企业,以色列这个创业国度的企业从诞生起就是为了出售的,因而会有很多连续创业者,这一点与中国是绝佳的契合。中国的市场在做蛋糕而不是抢蛋糕,如果中国企业收购以色列小而美的企业并进行嫁接,其价值和净利润在中国容易翻很多番。”何逸舟说道。

然而中以企业之间由于文化、习俗等诸多差异,此前包括复星在内的多家中国企业的投资收购都遇到了障碍。对此,何逸舟也在峰会上以复星为例分享了经验和教训。

“复星曾经以之前的标准要求以色列方的高管跟投,后来发现这并非以色列的常态,且容易引起不信任感。所以尊重对方习惯非常重要。”何逸舟说道。此外,他还表示,尽管中国人思维中投资框架协议只是一个框架,不甚在意,但以色列企业对此十分看重,若制定时疏忽,后期修改十分麻烦,所以建议中国企业不要把投资框架协议制定得太过详细。

2016年11月14日,何逸舟在第五届中以高科技创业峰会上进行主题演讲。(图片来源:周奕凤/以色列时报)

2016年11月14日,何逸舟在第五届中以高科技创业峰会上进行主题演讲。(图片来源:周奕凤/以色列时报)

商务合作中的文化差异和信任鸿沟更是每个投资者都会遇到的问题。在多数中国投资者眼中,以色列商务人士“先做生意后交朋友”。不同文化背景下,中方是否应该摆脱中式热情?何逸舟不以为然:“虽然犹太人很直接,但犹太文化跟中国文化相近,喜欢祝酒,喜欢吃饭时谈生意,这其中有些东西是共通的,人跟人的感觉也是相互的。所以如果能与以方先建立信任感,这种更有人情味儿的商业合作会让对方对你更放心。”他直言,经过此次收购,自己与AHAVA的股东已建立了深厚友谊。

自两年前起,中以之间的合作经历了快速增长期,“以色列创业国度”这一概念也使得中国投资者蜂拥而至。面对这一浪潮,很多人忧心忡忡地表示,过快的繁荣容易导致泡沫,中以合作将在几年后迅速崩溃。何逸舟对此看到了不一样的一面。

“投资有两个关键点。首先,投资考验的是渠道,并非所有的投资人和投行都可以发现最好的标的,这需要投资者在目标市场上进行多年积累和深耕,当你的声誉达到一定水平时,别人有好机会第一个就会想到你;其次,对投资甄别的眼光和能力很重要,所以当某些领域已经成为一个潮流时,我们不会去跟风,因为首先它们已经有泡沫了,其次我们并没有足够强的渠道优势。所以,泡沫有的时候是好事。”

“我是个有情怀的人”

在2016年9月20日举行的第16届中以科技投资高峰论坛“走向以色列”(GoforIsrael)上,何逸舟代表复星集团接受了“走向以色列GoforIsrael投资成就奖”。在许多人眼中,何逸舟的名字已经与复星集团和AHAVA紧紧地绑在了一起。

“能以这种方式被认可很荣幸。复星的成功之处应该在于,我们所投资的企业确实在中国市场上得到了发展。例如,以色列飞顿医疗激光公司(Alma Laser)被复星收购后,中国已成为其主要市场之一;尽管现在AHAVA在公司规模上仍是中小型企业,但在以色列人心中地位很高,而且这类消费品更容易走入寻常百姓家。所以,我们对提升以色列的文化和魅力有很大帮助。” 2013年,复星医药以2.4亿美元收购了以色列医疗器械生产商飞顿激光医学公司95.6 %的股份,完成了中国企业对以色列公司的第一笔大型收购,也开启了复星在以色列市场的投资进程。

“以色列市场小,但是只要产品好、服务好、质量好,消费者喜欢,能享受到愉悦,我们便可以帮助他们在中国市场上进行销售,这其中将会有很大的商机。”何逸舟表示。

以色列如今已成为中国的新兴投资热土。从两年前初次发现以色列潜力的激动,到如今在以色列市场上的如鱼得水,何逸舟一直对中以合作保持着乐观的态度,并认为这一刚刚开始的趋势将以高增速延续。

“我是个有情怀的人。我在以色列深耕并非因为公司指派,而是主动要求的,因为我看到了以色列市场上跨境套利的机会。两年前我从上海来以色列的飞机上几乎没有中国人,而现在不同了。就两年,太快了,我见证了整个历程。我很自豪能参与这一难得的潮流,以色列的技术加中国的大市场仍然大有可为。我还将继续保持这种激情。”何逸舟如是说道。

——————

相关阅读:

复星全资收购以色列护肤品牌Ahava

第五届中以高科技创业峰会举行 海法市长欢迎中国企业进驻

复星医药投资以色列医药科技企业